第1章 一只小鹿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5字
  • 2022-03-16 12:53:18

泾城的九月暑意犹在,经过几个月的酷热灼烧,哪怕到了夜里,余温依然焦灼沉闷。

程微月和父母住在市中心的汀兰胡同,在歌舞升平的繁华闹市中,素净到了拙朴的程度。

房子是旧时风格的四合院,门口还挂着橘色的灯笼。

母亲赵若兰出去和闺蜜打牌了,程父程存正捏着毛笔,在书房练字。

程存正当了一辈子的大学教授,一举一动都颇有几分威严在。

他目光看向拎着包准备出门的程微月,眉头皱起来,沉声道:“大晚上的出去做什么?大学还没毕业,心就野了?”

程微月生了一张很漂亮的脸,若放在古代,便是稗官野史口中的祸国殃民。

尤其那双妩媚灵动、又大又圆的杏眼,眼角微微向上勾,眸光总是湿润润的,瞳孔又大又黑,像是猫儿。

灯光下她没有化妆,巴掌大的鹅蛋脸,唇色嫣红,脸色粉白细腻。只扎了一个马尾,额角的碎发垂落下来,更添了几分柔美。

简直比旁人精细化了妆还要夺目。

可明明长了这样一张恃美扬威的脸,脾气却偏偏好的一塌糊涂。

此时,她步伐一顿,看向程存正,语气轻轻软软的:“爸,我出去找赵寒沉。”

程存正的表情马上缓和了。

显然,他对赵寒沉很是放心。

程存正挥挥手,嘱咐道:“出去玩注意安全。”

之后便低下头继续写字了。

程微月站在马路边上,看着赵寒沉在十分钟前发短信:“玉衔十二楼。”

赵寒沉说的玉衔是市中心的会所,寸土寸金,消费高昂的叫人咋舌。赵寒沉在那里有自己的私人套房,最好的视野,最好的风水。

程微月捏着手机上了计程车,向司机报了地址。

车子开出去没有多久,就开始下雨了。

“这倒霉催的天,姑娘,你带伞了吗?”司机师傅是个憨厚的中年男人,他看着程微月那颇为漂亮却又未施粉黛的脸,好心道:“那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一个女孩子去那里,可要注意安全。”

程微月脸上露出几分羞赧来,她抿了抿唇,“我去找男朋友的。”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看了程微月几眼,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能在玉衔消费的人非富即贵,很明显,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因为美貌,被纨绔子弟看上的故事。

萍水相逢,司机师傅也不好说什么,默默开车了。

“姑娘,到了。”司机把车停在了路边。

玉衔那中式复古装修的门面,典雅又有底蕴。

程微月快步跑进去,还是被雨淋湿了。

她额角的碎发湿漉漉的,粉色的卫衣上都是大雨留下的深色水痕。

她从门口走到电梯,一路擦肩而过的,都是精致漂亮的美人。

这样的地方,最不缺美人。

赵寒沉身边,更不缺。

她这般想着,精神有些恍惚,直到电梯“叮”的一声打开,才回过神。

程微月不是第一次来玉衔了,她拿出赵寒沉给她的磁卡,刷了卡按下十二楼的按钮。

十二楼只有两间VIP套房,一间是赵寒沉,在左手边。

走道幽长,暗香浮动,整个走道是一整片的落地窗,低头能看见泾城最繁荣的夜景。

程微月步伐匆忙,却还是看见右边那从来清寂无人的房间,有灯光从半掩的房门中流泻出来。

借着那些灯光,程微月看见一个男人站在角落,微微斜着靠着落地窗,身高优越,目测有188。

他侧对着自己,一身黑色的西装,拿着手机的手指骨分明修长,手腕的颜色很白。程微月能隐约看见他利落的下颌线和侧脸优越的线条,这气质,真是说不出的疏冷干净。

像是白皑皑的山上的雪。

又像是锦绣烧成灰的那一丝浮华。

神秘、矜贵、慵懒。

她驻足太久,以至于男人似乎略有察觉,似乎有看向她的趋势。

她慌忙收回视线,一头扎进包厢里。

而走道尽头,男人拿着手机,听见电话那头的魏厅尧在喊自己:“京惟,怎么不说话?”

周京惟用手指拢了拢眉心,嗓音慵懒低哑:“没什么,看见了....”

魏厅尧最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了:“看见了啥?”

周京惟低笑了声,声音里面的情绪很淡,几乎听不出的柔和:“一只小鹿。”

“玉衔现在都有动物展览了?老赵真是越来越会玩了。”

玉衔的老板赵悉默是两人的好友,都是一个圈子里的。

周京惟没回答,只是道:“不说了,我先进去了。”

“也是,你刚刚回国,他们今天不把你喝倒,是不会罢休的。”魏厅尧连忙道:“你别搁着和我废话了,周大律师,你先去忙吧。”

另一边,程微月前脚刚迈进房间里,就被刺鼻的白酒酒气给呛了一下。

她酒精过敏,只是闻闻都觉得难受。

在场众人看见她,都安静了一瞬。

毕竟能在赵寒沉身边待了三个月的女人,真是不容小觑。

“这不是月月吗?快过来!沉哥出去抽烟了,马上就回来,这不,还给你留了位置!”

说话的人是赵寒沉的发小李昭,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正太脸,只是心和赵寒沉一样,黑透了。

程微月的指尖掐了掐掌心的肉,忍住酒精味带来的晕眩感,坐在了李昭的旁边。

众人已经重新热闹了起来,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更有甚者就坐在程微月的正对面,毫不顾忌的搂着自己的女伴,在沙发上吻得难舍难分。

程微月尴尬的低下头,拿起桌上的柠檬汁喝起来。

直到有人从背后揽着她的腰,动作强势的将她搂进怀里。

程微月闻到了熟悉的清冽香气,杂糅着香烟的刺激气味。

她手中的柠檬汁差一点泼出来,连忙握的紧了些,看向来人。

是赵寒沉。

他今天穿了一件铁灰色的衬衣,描绘轮廓就能看出的好身材,一双凤眼肆意张扬,藴着点笑意看着她,很是蛊惑人心的一张脸。

风流俊美。

倒也的确,这样的好皮囊,才足够让无数女子飞蛾扑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