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鬼见愁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2589字
  • 2022-05-15 12:21:07

恍恍惚惚间,季杰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脸正在被人舔舐,原本炽热无比的身心也在那舔舐中慢慢的降低了温度。

这种由死而生的状态格外的美好,季杰也闭着眼睛,享受着被舔舐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季杰悠悠然转醒,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浑身上下光溜溜的躺在假山旁,不由得看看自己身体有什么变化,万一被人侮辱,失去了二十年来的贞洁,那自己可就亏大了。

正当季杰无奈找不到自己的衣物时,一直没有出现的范建刚这时候突然现身。看到赤身裸体的季杰有些不解,当即问道:

“你这是怎么了?图凉快,还是在炫耀?”

做贼心虚的季杰不敢直视老范的眼睛,毕竟是自己吃了那三颗蟠桃,于是只好打起哈哈来,关心的问道:

“老范,你快回家,给我来套衣服,不然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正心情郁闷的老范恨恨道:

“该死,被这狡猾的天鹅给逃了,下次再想抓到它可就难如登天咯。”

吐槽完,老范准备回去给季杰拿衣服之际,却觉察出有些许不对的地方。地下的三颗桃核将他的目光吸引,不由得蹲下身子,拿起了一颗桃核仔细端详起来。

“季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明明是蟠桃的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的衣服又是怎么没的?”

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季杰本以为能蒙混过关,却不曾想到,自己居然忽略了脚边的几颗蟠桃核。

为了让季杰说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复,范建刚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给弹开。

“季杰,你身上什么时候会有龙气,还是龙王之气?”范建刚无比震惊的看着季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今天的遭遇。

“一个凡人,身体上居然会有极为罕见的龙气,还是最为尊贵的龙王之气。这小子绝对是有什么瞒着自己。”打定了主意的范建刚怒目而视,大有要消灭这个谎话连篇又颇为神秘的季杰。

季杰此刻也是满眼蒙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和龙这个传说中的生物有过任何交集。

“我不知道,只是爬上了假山,想着看看你去哪里,结果不小心摔了下来,朦胧间,我感觉有人在舔舐我的身躯,结果醒过来就这样子。我真的不骗你,骗你不得好死。”

季杰无比熟稔的说出来自己已经练习无数遍的台词,不过,这一次却说的无比真诚,格外动人。

对于季杰人品毫无信任的范建刚抓住了他的胳膊,用神识不断的在他的身体来回探测,可翻来覆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好作罢。

“你可能碰到了龙王,或者是龙王的嫡系子孙,不然身上不会有这么浓厚的龙气。”

随口解释了两句,范建刚就扭过脸飞回家为季杰拿衣服。

光溜溜等在假山后的季杰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晕倒期间是不是有异物来过自己面前,明明有东西舔舐自己,现在被告知是龙气,自己吃了三颗蟠桃怎么也没被老范检测出来。

“难不成,这蟠桃被那个舔舐自己身体的龙给偷偷吸收了?这些混蛋龙,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吃了,结果好处却被你搞走。”

嘟嘟囔囔一通,郁闷至极的季杰头一次感觉到自己这么失败,被龙摆了一道,费尽心思吃的蟠桃此刻也没有了踪迹,忙活半天居然白玩了。

蹲在地上的季杰就这样等待着范建刚,心里还在不断的骂着那个毁了自己好事的范建刚。可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与范建刚的谈话,还有自己在范建刚走后的嘟囔,统统都被假山上的一个缩小身影听到,那漏出来的两只眼睛也从茫然变做了仇恨。

那身影一闪而过,从季杰的额头上飞走,却用愤恨无比的眼神又看了一眼这个吃下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带下凡间蟠桃的家伙。

“啪嗒”一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掉在季杰的额头上。

“特么的,这人能倒霉成这样?是不是什么鸟粪啊?”季杰用手将掉在自己额头上的东西擦掉,摊开手掌才发现竟然是鲜红色的血迹。

被血迹吓到的季杰慌忙间站起身子,抬起头看着自己头顶,他当然看不到那早已经离开的天鹅,目光中只留下空空如也清澈淡蓝的天空。

“我给你拿来了。”范建刚将自己从家里拿出来的衣服递给正抬头看天空的季杰。

一不注意间,他看到了季杰手里的血迹,不由得情绪激动,问道:

“刚刚那只天鹅是不是来过?”

紧接着,他离开飞升,攀缘上假山,细细的勘查着。

“你不是废话吗,它拼命偷出来的蟠桃核在这边,那蟠桃之前肯定在这边藏着,它脱身了能不来看看吗?”季杰拿着衣服有些敷衍的说道。

小内内呢?这个范建刚只拿了衣服,却没有给自己拿内内,季杰当即黑着脸“

老范,你去一次就不知道拿个够啊,我的小内内呢?没有那个我穿牛仔裤多膈应?”

现在满脑子都是天鹅的范建刚哪里还顾得上季杰,只敷衍的留下一句“你爱穿不穿,不穿光屁股。”便消失在季杰的眼前。

磨磨蹭蹭的穿完衣服,季杰又发现自己的鞋子也没了,不由得黑着脸,心里又亲切的问候了一下范建刚。

从假山处离开,季杰来到了公园,看到了正看孩子练习滑板的墨宣妈妈,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幕,季杰不好意思的捂住自己的脸,打算从她身边偷偷溜过去。

“大坏蛋季杰,大坏蛋季杰……..”被连续匡了的李墨宣看到季杰便苦大仇深的喊道。

光着脚丫的季杰冲着墨宣做了个鬼脸,就又向着公园外面走去,毕竟这公园在太阳暴晒下格外烫脚,自己的脚都快要被烫成烤猪蹄一样了。

“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是在公园遭遇了打劫吗?”墨宣妈双手贴着自己的长裙上,有些戏谑的看着头顶有泥块,光着脚丫的季杰。

“哦,是啊,啪啪啪打的我好疼,我都不好意思,只能扶着湘妃竹不断地求饶”季杰颓废但嘴上功夫却丝毫不让人,一击致命的将墨宣妈妈给说的脸红,这才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

“该,这个大坏蛋季杰,就该让人好好的啪啪啪打一顿,求饶都不原谅他。”墨宣气呼呼的冲着自己妈妈说道。

“滚,小孩子别说这些。”红着脸的墨宣妈妈又把自己孩子带着继续练习滑板,不时扭头看着已经远去的季杰。

刚刚走到公园门口,季杰就不好意思的看到了局里的刘处长,不由得脸色大红。

“季杰!你这?是碰到坏人了?”对季杰颇佳的刘处长满含关切的问道。

“哎,别提了,本来想着早些过来帮帮忙的,却看到了一个老人家的小狗走丢,我为了帮老人家找她的小狗,结果一通找,这只小狗居然跑到了湖边的湿地上,我这救狗心切,结果就……..”

当季杰脸不红气不喘的将自己偷吃蟠桃的经历改编成做好事不留名的有为青年后,刘处长看着季杰的眼神更加精彩,活脱脱像老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怎么好。

“不错啊,变性格了,这还是那个在四中号称鬼见愁的混蛋杰吗?”

温润却又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却将季杰拉回到数年前的中学生涯。

好几年没有人叫自己这个鬼见愁外号了,季杰好奇的顺着声音看去,好奇的眼睛当看见来人时,却显得那么不可思议,不敢相信。

“怎么是你?”

“好久不见呐,季杰,我们俩山水有相逢,以后的日子可还长着呢,你可要多多指教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