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顾问还带打分的?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3211字
  • 2022-05-14 20:15:34

“你知道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吗,不要说今天不让你走,就是把你关两天,那也是有依据的。”一个头发花白的社区民警指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季杰大声的斥责。

自知理亏的季杰赔罪哈腰,连连称是,生怕这老爷子看到自己认错态度不好,再改变主意把自己关进去。

“你自己也是学法的,难道不知道这些东西吗,遵守法律很难吗,年轻人,整天喝的醉醺醺,还要找按摩,这是年轻人该有的生活状态吗?我真的是不好意思说你,以后一定要注意,别拿自己的前途来开玩笑。”那社区民警说着话,眼睛也不时瞟着季杰交上来的检讨书。

“态度还不错,明天开始,在派出所门口有为期一个礼拜的普法教育工作,你就过来当志愿者吧,也算是将功赎罪。”

老头子的话将最近困扰季杰的问题给解决了,自己大四实习的地方一直没有找好,现在这不是瞌睡就碰上枕头了?

“大叔,这样吧,我正好是大四学生,您看是不是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让我跟咱们大家学习一下,我就在这里实习一下,给不给工资都可以。”季杰无比虔诚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老头子,恳切的让他给自己一个实习的机会。

“额,这个…….我请示一下吧。”社区民警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哦,没事,我明天不是要来这里当志愿者吗,等着一个星期你们看我表现,如果我做的可以,你们可以招收我在这里实习,如果不行,我就不再打扰,这样可好?”季杰姿态很低的说道。

“恩,不错,你这孩子还不错,不喝醉酒的时候确实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明天早上八点到这里,我会把你的事情汇报给领导的。”社区民警满意的回答道,对于季杰这个犯了错误的人也多了些好感。

刚刚解决了最近一个星期的工作问题,季杰的一个小心事也算是有了着落,心情舒畅的脚蹬着自行车回到了家。

回到家中,季杰给远在国外当外交官的父母打了电话,也算是一个儿子应尽的义务,毕竟他们常年不在家,自己也已经对这样的生活习以为常。

母亲章至夏有着传统母亲的优良传统,唠唠叨叨的没个完,季杰只好将手机放在茶几上,一边嗯嗯嗯回应,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酸奶自顾自喝了起来。

好半天,季杰才将手机挂断,看着时长为二十九分钟的电话,季杰苦笑着摇摇头。

在手机微信里确定了顾雨桐与肖博艺俩人也已经平安回家后,季杰则又准备再睡个午觉,毕竟现在才刚刚下午三点多,正是睡午觉的好时候。

扑在床上的季杰正闭上眼睛,自己的眼睛似乎又会内视一般,紧紧的盯着识海内的两个黄金牌。

处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季杰的胆子也大了些,敢于正眼去瞧这俩牌子,这俩圆形黄金牌造型一致,只是上面的雕刻花纹并不相同。

一枚金牌上刻着敕字的繁体字,一枚刻着令的繁体字,还好季杰并不是不学无术的人,否则这俩字儿还真的不见的能认出来。

“难不成,真的有神仙?”季杰有些好奇的在脑海中问自己。

若没有神仙,自己怎么可以看到识海,又怎么会在识海内被人安了两个黄金令牌。

若是有神仙,那自己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难不成这个世界真的并不是自己所熟知的世界?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不断在季杰脑海中侵袭。

三天后,季杰在刻意的努力下,终于被接受在朝圣路派出所实习,并且和刘雯雯成为很好的朋友,在案管室工作,负责管理出警和台账等档案等管理。

正当季杰觉得一切都已经回到正轨,一切都还没有变化时,识海内的“敕”字令牌却不断的发热,不断的在识海内变大,当这块“敕”字令牌变的充满了识海时,季杰重要忍受不了,跑去卫生间,不断的用凉水浇自己的头,以求降低些温度。

慢慢的,季杰识海内的那个令牌变小,恢复正常,他的头也不再滚烫,抬起头准备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时,季杰从面前的镜子看到了自己身后竟然站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你就是太白大人选中的人吗,我是天庭内卫一处的主任,我叫范建刚,奉命来人间捉拿蟠桃园管理中心的代理主任桃克坚。”

面无表情的中年人说完话,便一动不动,等待着季杰的回应,可季杰现在从镜子里看到这个男人居然穿着很休闲的衣服,头上也是相对干净的碎发,这哪里是自己印象中那种穿着官府和长发飘飘的古代官员形象,分明是肚子稍微大一点的普通中年男人罢了。

“额,我现在在上班,要不你先去办自己的事情吧,注意别违法也就是了,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你再来找我。”

中年男子也不再纠结,似乎来找季杰报道也只是他来人间的一道必要手续而已。

“嗖”的一声,这男人便从季杰的面前消失,而季杰这时候却被吓到来不及擦掉头上的水珠,一溜烟的跑回办公室,坐在椅子大口喘气,像是中了魔似的。

案管室的秦紫莹看着季杰头上湿漉漉,还不时滴下水珠,不由得皱皱眉:

“季杰,你这是怎么了,被人用恶作剧浇头,还是别的什么,你看看水滴到哪里了,这是戴所长刚刚交代我要完成的档案哇。”

闻声连忙站起身来,季杰尴尬无比的道歉:

“不好意思,大姐,我刚刚在卫生间洗头时看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所以才会这么失态的从卫生间跑过来。”

季杰略带惊恐的表情很有代入感,秦紫莹抽取几张桌上的纸巾递给他,又不免好奇的问道:

“是发生了什么事,把你这小子吓成这样。”

经过几天的接触,秦紫莹对季杰有一个基础的判断,就是这小子嘴里没个实话,还有些好色,盯着漂亮姑娘的大腿就看个没完,并且胆子极大,能把他给吓一跳的事情,那必然是极恐怖的。

心有余悸的季杰摇摇头,接过纸巾将自己的头顶和额头擦了擦,直到头上不再有水珠落下才罢休。

见季杰不吭声,秦紫莹却有些恼怒,这楼上的卫生间是她每天都要去的地方,万一真的有什么可怕的事情,那自己岂不是……..

后怕之余,秦紫莹走到了季杰的面前,故意板着脸,问:

“季杰,你快说一说嘛,好不好,不然你姐姐连卫生间都不敢去了!你忍心吗?”

身穿制服的秦紫莹弯腰去向季杰撒娇,可不经意间却漏出来今年最新款的内衣,这一点让季杰没想到,平时古板又不怎么爱说话,一直戴着黑框眼镜的秦紫莹居然是一个如此有生活雅趣的人。

此女身下必有高人…….

“诶,流氓………”察觉到季杰目光不对的秦紫莹连忙站直了身子,双手捂在胸口,有些羞怯的看着正一脸坏笑的季杰。

下定了决心不将自己与神仙有约的事情告知别人,季杰也只能忍受整个下午秦紫莹对自己翻白眼、故意板着脸、出言讥讽等毫无伤害度的物理攻击,因为她觉得自己说的被吓到就是一个借口,目的就是让自己靠近他。

偏见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已经对这个人的一言一行有了有失偏颇成见,那么他今后的每天都会活在你的偏见之中。哪怕他正在做一件好事,偏见者也会认为他心怀鬼胎。

回到家,季杰换上睡衣,睡衣内里空空,吃着从冰箱里拿出来冰激凌,一边想着今天下午那个大腹便便的神仙。

百无聊赖的季杰正要打电话找人出去喝两杯,在路边的烧烤店吃烧烤,喝冰镇啤酒,顺便看看路过的小姑娘们的大长腿。

可当他刚刚拿起手机,脑子里识海又变得发热,很快,那个大腹便便的神仙便出现在季杰的面前,一起出现的还有被他捆了个结实的一个瘦黑小个子男人。

“what’s up “情不自禁的季杰冲着自称范建刚的大腹子神仙问道。

“明明是个华人,放什么洋屁?”范建刚毫不客气的冲着季杰说道。

不敢得罪神仙的季杰只好“嘿嘿”一笑了之,紧接着看着范建刚坐在椅子上,像回自己家一样拿起一根香蕉剥开皮就吃,而那个被绑起来的人就被他随手一丢,摔下地上。

“这,大仙,你都抓到人啦,为什么还要找我呢,不如干脆就回天庭得了,何必多此一举。”

“你需要对我此次来人间的行为进行评价,若是有何不足,还需要提出来,我才好回去交差。”范建刚无比郁闷的盯着窗外,似乎自己这个大罗神仙来找季杰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是一个特别没有面子的事情。

“啊你,这,我该怎么给你一个满意的评价呢,要写一份书面报告吗?”季杰完全懵圈状态,自己这个法律顾问怎么这么多事儿。

“哼,若是写什么书面报告,那要你何用?”

范建刚摇摇头,站起身走到季杰的面前,伸手贴上他的脑门,顿时间,季杰的识海内,那枚刻着令字的金牌便缓缓放大,里面不断的重复着范建刚捉拿人的整个过程。

片刻,范建刚满脸不悦的将自己的手从季杰的脑门上拿开,冷冷道:

“好了,你评价吧,若是没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就用意念将信息传递给令牌,最后将这令牌慢慢变小也就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