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离成仙差半步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3178字
  • 2022-05-18 09:40:50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摸到这些神针的时候,总会有种心旷神怡,很踏实的感觉。”季杰闭着眼睛,向一旁老爷子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

“神针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性命,再说了,它本身也是奇珍异宝,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九长八短,我们季家能有今天,这神针有了一半功劳。”

“你又不是学医的,激动什么,自豪什么?”季杰冷言冷语的打击着老爷子的积极性。

“我就骄傲,我就自豪。”

不再理会老爷子,季杰闭上眼睛,慢慢的感受着这十七根神针的韵味。

好半晌,季杰松开了神针,将它放回木匣子,又拿起老爷子当练字体抄写了数十遍的针灸手札。

“吃饭了,季杰,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松鼠桂鱼,还有四喜丸子。”

季杰恋恋不舍的将手札放在一边,继续消化着这些针灸、穴位、力道等知识。

“今天怎么对咱们家这些感兴趣,你不是对中医没兴趣吗?”老爷子在饭桌上问道。

“我怎么说,总不能说是想找便于携带又杀伤力惊人的兵刃,所以才对这些玩意感兴趣的吧。”季杰颇为无语的看了眼老爷子。

一直呆到傍晚,季杰接连看完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以及李时珍写的本草纲目。这才满意的离开,临走时,还不客气的拿走了老爷子珍藏数十年的两坛子花雕酒。

“不肖子孙,贼不走空……”老爷子看向季杰的目光又多了几分幽怨。

“兄弟,你这是抱的什么啊?”出租车司机看着季杰抱了另个灰扑扑的坛子,有些害怕的说道。

“放心,不是什么危险东西,是两坛子花雕酒。”季杰笑着解释道。

有些疑心的司机微微一笑,脸色有些歉意的解释:

“不好意思,这傍晚,你还抱着俩坛子,我真的会有些怀疑,担心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说完,那司机便按照季杰的指示来到了他居住的小区。

季杰将门打开,看到房间竟然空无一人,不免有些疑问,于是连忙给范建刚打电话。

“我在外面陪仙子修炼,你自己照料自己吧。”

不等人说话,范建刚已经将电话挂断,只剩下季杰呆呆的站在原地。

手机上,狐狸精胡媚儿一连发了十多条消息。

“季杰,你怎么了,不会说话了吗?”

“季杰,跟姐姐玩儿这个?是不是不想认账啊?”

“……..”

权衡半天,季杰仍旧选择冷处理,毕竟删除或者回应都不好,自己能做的也只有熟视无睹了。

季杰掏出自己顺道在中华医药店买的一套银针,放在手中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这玩意儿要是被打进别人的身体里,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情景。”

季杰想象着昨天晚上在神魔功里得到的一丝感悟,随即在客厅的角落上立起一本书,手指夹住银针,又用手腕带动手指,冲着被立起的书扎了过去,随着惯性,那轻飘飘的银针被甩出,无声无息的撞到墙上。

“看起来还是要多练一练啊,才能把这玩意儿的作用发挥出来。”季杰对自己的表现有些失望。

季杰也不着急,毕竟自己昨天默默诵读了近十遍神魔功法,才堪堪窥得一二法门。这功法不分邪恶与正直,更像是一个放在井边的水桶,怎么利用它来打水,能够打多少水,全都要靠自己来参悟。

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点,季杰才想出练习神针,在实践中领悟的道路,可这道路却有些曲折,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

洗完澡,独自在房间的季杰坐在书桌旁,手捻银针,睁大了眼睛,一次次的将手中细如发丝的银针朝着书桌上的一颗仙人球扎去。

只见季杰拿着银针的手法变化多样,时快时慢,眼睛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有光彩。

一个小时后,心如止水的季杰看着仙人球,手指虚抓,那银针像是有了生命力一样,飞到季杰的两根手指间,他捻起银针,自信无比的将银针扎在了仙人球的一根刺上。

“准确度可以,就是力道和速度有些慢。”

季杰长叹一口气,带着些许喜悦之情看着被扎到仙人球的银针,自己领悟到的果然没错,只有以身试过,才知道哪条路适合自己,功法也不分贵贱正邪,全看使用它的人是谁。

“实践出真知,这句话再过一万年也不过时。”

乘胜追击的季杰闭上眼睛,继续修炼着自己那什么功法,与其说是修炼,倒不如说是默念,季杰的修炼只是盘着腿,闭上眼睛将心态调整好,全神贯注的在识海内默念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字的天道神魔功。

一遍又一遍,季杰每一次默念完,都有新的感悟,这种感悟很奇妙,会让季杰觉得人很渺小,但只要领悟了世间万物的运行规律,自己顺势而动就可以有翻山倒海,移天换月的本领。

“这两天领悟到的东西怎么跟老子道家的思想有哪些相似之处?”季杰好奇之下,打开电脑在网上浏览着先秦的古典著作,一口气将道德经与老子两部书看了个遍。

“季杰,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情要找你说一下。”门外,范建刚轻轻敲门,说话声音温和,与之前的他判若两人。

季杰穿上衣服,走到了客厅处,有些好奇的看着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待自己的两个人。

“怎么?找我要商量什么事情?”

范建刚微微一笑,带着些许腼腆,抬头看到了季杰,但很快,他的目光变的有些奇怪,甚至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是有名师指导吗?还是个百年一遇的天才。”

“范师傅,你有事直说,别这么夸人,跟打我脸一样。”季杰黑着脸,以为这老小子又在拿自己开心。

一直以冷漠示人的香草仙子看了眼季杰,也惊奇的站起身来,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是有什么奇遇,还是关系通玉帝,居然离成仙只差半步?”

香草仙子的话让几近失态的范建刚找到了缺口,苦笑着说道:

“季杰有玉帝亲自赐下的两枚玉金令牌,肯定进步神速,不过这个进步着实让人心慌。”

尚未搞清楚状况的季杰在范建刚的拉扯下,走到了客厅上摆的一面穿衣镜前,让他仔细的端详一下自己。

“高大,威猛,有活力,还不失优雅,我要是女人,也喜欢自己。”

季杰一顿臭屁,将原本对他产生了一丝尊敬的范建刚顿时没了感觉。

“你没发现吗,你身上隐隐有仙气了?还有,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有了范建刚的提醒,季杰开始认真的审视镜子前的自己,除了美貌之外,似乎真的是多了些许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这样的气息时有时无,不过却让季杰有了区别于以往那种坏坏的感觉,倒多了一丝霸道和神秘的气息。

“我也没怎么修炼,就是随便在晚上的时候默默感悟,去感受天地、山川、河流、树木、花草,世间的万物似乎在某个瞬间,都融化进了我的心里,我的心似乎就是一个世界,独自运行着,这种感觉很舒服,很让我享受……..”

当季杰闭着眼睛,将自己内心的感受用实质性的话语讲出来,说完这些话,一旁的范建刚却再也绷不住了,不可置信的说道:

“你可真是天才,这千年以来,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风华绝代的人物。”

若是有一个肤白貌美的妙龄女子说出这话,季杰还会有些窃喜,可大腹便便的范建刚说出这话,季杰只能耸耸肩:

“低调,低调一点,你这么崇拜我合适吗?”

心里面,季杰对于自己修炼的天道神魔功却更加的好奇了,这是什么样的奇书,居然可以让人修炼这么的快。

同样感觉自己有些失态的范建刚嘿嘿一笑,尴尬的说道:

“情到深处难自控。”

“你爱上我了?”季杰慌忙挪步,在距离范建刚十步之外。

“扑哧。”香草仙子也被季杰的话逗笑。

季杰从没见过香草仙子微笑,今天一见,真的是很美,美的有些冷清,让人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感。

三个人都有些尴尬,一时之间,客厅安静了,恢复清冷的香草仙子回到沙发上,时不时偷偷瞄季杰两眼,眼神中满是好奇。

“你刚刚说的话,在玉帝与众金仙讲授修行心得的时候说起过,几乎一模一样。”

闻言,季杰无所谓的摊摊手。

“好吧,反正我这样的小仙肯定不在你的法眼之内,你自己修炼吧,咱们还是说一说要找你商量的事情吧。”

“说吧。”

范建刚看了眼香草仙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季杰面前,趴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半天。

“就这事?”季杰嘴角向下,不屑的看着范建刚。

“嗯。”范建刚肯定答了一句,香草仙子也满怀期待的看着季杰。

“不就是开花店吗,交给我了,不过我没什么钱,你们需要自己凑钱,至于选店址和办理手续这件事,你们可以放心交给我。”

“真的?”范建刚情绪激动的失态道。

不等季杰回答,一直不说话的香草仙子走到季杰面前,带着感谢的口味道:

“谢谢你,我是以仙草得道成仙,所以不能离开花花草草,开花店也是为了自己修炼,不是为了赚钱。”

解释完,香草仙子将一颗黄金球递给了季杰。

“行吧,等我好消息。”季杰默默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