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抠门的老爷子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3116字
  • 2022-05-17 23:37:32

“大坏蛋季杰,你要去上班吗?”

季杰停住自行车,看着自己身后背着画板的李墨宣,吐槽道:

“你要去做什么?是画画去吗,我能拜托你别糟践画画这门艺术行吗?”

身为李墨宣的妈妈,齐欣替自己孩子发声道:

“我们家墨宣很有国画的天赋,前阵子刚刚获得全区国画第二名呢。”

季杰撇撇嘴,伸出大拇指,道:

“真的是够厉害,比赛不是俩人吧?”

李墨宣却受不了,拿起画板就要砸季杰:

“我打死你这个大坏蛋。”

“嘿嘿,你不能了吧。”捏住画板,季杰冲着李墨宣说:

“你以后不骂我大坏蛋,我就不说你画画菜,咱俩各自安好,怎么样?”

“不好,”李墨宣打定主意认定了季杰是大坏蛋。

“哎,我这颗进口的巧克力也只能送给其他不骂我大坏蛋的人喽。对了,上次咱们在公园里,你叫他浩浩的小男孩就不错,我打算送给他,他就不骂我大坏蛋。”季杰从口袋里掏出本来打算自己享用的巧克力,冲着李墨宣显摆着。

傲娇的李墨宣看在巧克力的份上,他不再执着于叫季杰大坏蛋了,反而是转换了口气,商量着:

“我以后也不叫你大坏蛋了。”

眼神紧紧盯着季杰手中的巧克力。

“嘿嘿,我怎么会舍近求远呢,放着这么可爱乖巧的李墨宣不给,转头去给那个叫浩浩的呢。”

季杰微笑着,将巧克力塞进了李墨宣的小手上,也不等他说话,便骑上自行车。

“我走喽……”

“你这孩子真没劲,经不起考验,一个巧克力给你,他就不是大坏蛋了?”齐欣抢过巧克力,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儿子。

“今天好好去画画,表现好,我不光把这个巧克力给你,还再带你去儿童乐园玩儿,怎么样?”

“好!”李墨宣精神抖擞的拉着自己的母亲向前走,小八字步迈着,大有慷慨激昂勇敢前行的味道。

分局宣传处办公室,季杰在八点五十赶到,手中还拎着十多杯奶茶,有冰冻有常温。

一杯常温果汁被季杰乖巧的放在刘处长刘雪的办公桌前。

其他的几杯奶茶也都被季杰一一分配。

刘雪抬起头:“季杰啊,咱们今天休息一下,缓一缓,下周可能还要上街宣传去,今天也没啥事儿,你会开车的话就带着人去各基层拍宣传片吧。”

“是,保证完成刘处长交代的任务。”

季杰拿了车钥匙,准备好好的练一练自己的车技。

车上除了司机季杰,还有俩人。

实习警员叫韩智羽,刚刚大学毕业考上选调生,在宣传处已经呆了有俩月。

另一个戴眼镜的是喜欢韩智羽的男孩叫古乐耀,时常黏糊着韩智羽,古乐耀毕业的早一年,现在已经是一毛一了。

“咱要去哪里?”季杰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

今天没戴眼镜,戴了美瞳的韩智羽格外喜悦,乐滋滋的冲着季杰说道;

“咱们去拍交警吧,大热天的太辛苦了……”

季杰点点头,路过超市的时候又买了些冰棍儿,打算送给交警解暑。

“咱们停下来,拍这哥们儿吧,后背被汗水浸湿了,脸上的汗水都没停过,瞧这胳膊晒的,真能叫乌黑发亮。”

季杰下了车,将自己的工作证亮给在路口执勤的交警,并且说明了目的。

一番沟通,韩智羽也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素材。

正当季杰在一处阴凉地方看着韩智羽摆弄相机拍行人时,那个与季杰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古乐耀便拍了拍季杰肩膀:

“哥们儿,商量个事儿。”

“我这个电灯泡碍眼了?”季杰单刀直入的笑着看向古乐耀。

“嘿嘿,哥们儿,你能成大事儿,接下来的素材就让我和智羽来找,你找个地方休息,只要电话开机,能让咱头儿找到就齐了。”

季杰微笑着,看到这儿正好离自己爷爷家不远,自己正可以替父母看看爷爷奶奶,顺便给自己找个趁手的兵刃。于是便欣然接受了古乐耀的建议。

“我送送你,把你送到目的地?”古乐耀假客气道。

“没事儿,我正好就在这边看个人。”季杰说完,便独自离开。

季杰顶着大热天,来到大马路不远的一处戒备森严的大院儿内。真枪实弹的门卫看到季杰,便熟练的拨通一个电话,说明情况后让季杰在门卫处先等一下。

“小杰啊,这么大热天怎么来的!”自小看着季杰长大的王阿姨来到门卫,将已经光膀子的季杰带了进去。

季杰将T恤搭在肩膀上,微笑着说道:

“我正好在附近,就想着来看看爷爷奶奶。”

“王阿姨,您刚刚走路那叫一个风驰电掣,看起来最近身体也很好嘛。”季杰笑着调侃道。

季杰刚刚踏进一桩颇具特色的房子内,手机里却传来的一个消息。

趁着王阿姨没注意,季杰打开一看,果然是狐狸精胡媚儿的消息。

“大坏蛋,嘴真狠,人家嘴巴都破了一层皮,你要怎么补偿?”

季杰则尴尬不已的回了个抱歉,便把手机关掉。

“老爷子,奶奶,你家大宝贝儿来了。”季杰照例在门外大喊。

近九十岁的老爷子打开房门,有些生气的看着光膀子的季杰。

“你还知道来看看我这个老东西?真是不容易啊。”

季杰没搭话,只是自顾自往屋内走,顺带着问道:

“奶奶呢?”

“去采风了,说是想画幅山水画没有灵感。”

季杰一挑眉“不是您老人家给我奶奶气走了吧?”

“滚蛋,马上给我滚蛋”老爷子虎躯一震,眼神像是谎言被拆穿一样,但嘴上却不依不饶。

“我刚来就又骂我滚,这还要不要人活了?你说你好歹还是个威风凛凛的老兵呢,真是太不靠谱了。”季杰不依不饶的说着,坐在一把木椅上,端起老爷子的紫砂壶茶壶,将壶嘴对向自己便倒了下去。

“这茶,茶气很足,手工炮制的,不错,是好茶。”季杰不忘点评道。

“你爸妈呢?最近没打电话?”

“没办法,刚刚去一年多,忙得很,我也这么大了,他们也不用担心我了。”季杰将椅子闪出来,笑嘻嘻的让给老爷子坐下。

“你学业怎么样,快毕业了吧,是继续深造还是参加工作。”

“参加工作,现在我在一个派出所实习呢。”

老爷子看向季杰,有些不满的说道:

“你为什么不想当兵呢?”

“我有自己的爱好,不想受束缚。”

“扯淡,教你继承祖业学中医你也没学啊。”老爷子闭着眼睛,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老爷子,你这辈子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邪门的事儿。”季杰向老爷子严肃问道。

“子不语,怪力乱神。”

“……..”

“家里中午吃啥?我中午就在这儿对付一顿。”

“想吃什么找小王说。”老爷子闭上眼睛,继续听着留声机里播放的昆曲。

“对了,老爷子,我昨天看到原来给你当过几天秘书的上官清云了,这人真牛,没多少年,就当区长了。”

老爷子闭着眼睛,不说话。

“好不容易陪你聊聊天,你怎么还这么气人啊。”季杰将留声机关掉,一脸的无奈。

“有什么好聊的,上官此人有文化,有素养,比你老子都强。人家当个什么长有什么奇怪。”

“哎,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这跟你汇报个情况都是不应该,走了,不吃饭了。”季杰说着就要离开。

“回头给你奶奶打个电话,让她早些回家,别采风了。”老爷子睁开眼睛,一脸认真的看着季杰。

“再说吧,我今天心情不大好。”

“怎么样才能好?”

季杰想了想,过了好久,才说道:

“你把咱们家那个家传的针灸套针给我玩一玩?”

“那不行,先秦的针留下来容易吗?那是我的命,也是季家一族的荣誉。等我死了再传给学中医的子嗣。”老爷子断然拒绝道。

“你说你,为了工作方便已经改姓方了,咱们家这几口子人,你就我这一个孙子吧,我又不学医,你不给我给谁啊?”季杰好心劝道。

“不行,不能给你,你只会拿宝贝当飞针扔着玩,绝对不能给你。”老爷子义正严辞,看着季杰的面容又多了一分提防。

“你把那针给我,我再买几本中医的书,说不定真的会研究出点兴趣,咱们季家的医学不就后继有人了吗?”季杰继续忽悠道。

“绝不可能,你骗我不是一次两次了,上高中把我的酒喝了兑水,还骗我就这味道,你还………”

一件件陈年旧事被老爷子气愤的提起,季杰的底气也不断的降低。

“您不想奶奶回家了?”

老爷子停止了吐槽季杰,转而退让一步:

“你可以在我这里看看这些神针,也可以看看咱们季家先祖留下来的从医手札。仅限看,不能带走,你敢带走,我跟你玩命。”

季杰撇撇嘴,微微点头。“行,我看看,这总行了吧。”

看着被老爷子细心呵护的木盒,季杰慢慢打开木盒,拿出了被用丝绸包裹的十七个神针,将大小不一神针一一展开。

“本来想找个趁手又不扎眼的兵刃,奈何老爷子太抠门。”季杰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仔细研究着不知什么材质的神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