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说谁不行?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2839字
  • 2022-05-17 23:36:18

如同在刀山上走了一遭,季杰略带疲惫,精神却无比亢奋的回到家中,沙发上坐着已经等候自己多时的范建刚。

“怎么了,老范,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季杰眼睛也撇向坐在另一边沙发的香草仙子,心里不由自主的将她与胡媚儿做起了比较。

“嗯,身材上胡媚儿完胜,气质上胡媚儿御姐又妖娆,香草仙子有种深闺怨妇的感觉,怎么比都是胡媚儿完胜。”

“季杰,你是不是见什么人或者见什么舞了?”

范建刚走到季杰面前,一脸严肃的问道。

“我没有,就是出去和朋友吃了顿饭。”季杰皱着眉,说实在的,有些讨厌他那副审问人的嘴脸。

被厌恶的范建刚这时候却黑着脸,看着季杰大声呵斥道:

“不对,你遇到妖精了,身上还有妖气。”

说着,范建刚抓起季杰的手,开始为他诊脉。

“还好元气没有损失。”

有些恼怒的季杰也同样黑脸,不满意的说道:

“我说了我没有就是没有,你这一天神神叨叨图什么啊,没事儿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得了。”

“你身上有玉帝赐下的令牌,还是两枚,有这样仙物滋养,你早已经不是凡人,在很多妖怪面前,你就是秀色可餐的宝物。”范建刚不生气,向着季杰解释道。

“哦,我就是比以前力气大了,并没有什么变化。”季杰敷衍一句便准备回房间洗澡,今天被胡媚儿诱惑的燥热难耐。

“你遇到了狐狸精,很漂亮,你自以为可以控制自己,却不知道,中了狐狸精的魅惑,轻则被吸成废人,重的性命不保。”一直没有说话的香草仙子冷淡的说道,但眼睛还是空洞洞看着前方,压根儿没有看向季杰。

“胡说八道,我哪里碰到什么狐狸精了,除非…….”季杰愣住了。

冷饮店老板娘胡媚儿,一个神秘的女人,主动,多金,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为什么偏偏第一次就这么主动,事出反常必有妖,推测出结论的季杰,后怕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今天确实遇到了一个很诱惑的女人,叫胡媚儿,不过她看着并不像狐狸精啊。”

季杰仍在解释。

“你身上的口红印还在,既然元气没有丢失,那就说明那狐狸精并没有趁机吸走你的元气,难不成这狐狸精只是因为寂寞难耐?”范建刚有些纳闷,季杰身上有口红印,说明中了狐狸精的计谋,可元气并没有丢失,这又说明什么呢?

“季杰,你是不是不行?”

范建刚的问题一下子将季杰的心理防线击碎。

“你说什么,说谁不行?你这个老匹夫,你才不行呢。”

被季杰痛骂的范建刚依旧是面无表情,眼神中反而有一种我已经看穿一切,任何抵抗都是徒劳。

“你怎么就遇到狐狸精了?”范建刚在季杰发泄出来情绪,这才慢悠悠的问道。

事关自己生命安全,季杰也不再揪住范建刚不放,一五一十的将自己与胡媚儿所说的一切坦白。

“你接了我的电话,所以放弃了一个尤物?你是这么能抵抗住诱惑的人?”范建刚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季杰。

“爱信不信,现在该怎么办?”

“铲除妖精是我们神仙的天职,这狐狸精既然已经成了人形,手下肯定已经不少人命,我们把她铲除了,说不定可以立功。”范建刚有些憧憬的说道。

“大魔王已经开始在聚集着华夏气运的京城渗透,你怎么敢确定这狐狸精不是大魔王的人?”季杰考虑的很长远,毕竟这妖魔之事很难说,万一真的被大魔王手下发现,那自己就真的危险了。

“这………”范建刚也不敢确定,毕竟事实若真如季杰所说,那自己还真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样吧,季杰,你以后离那个狐狸精远些,注意保护好自己,若是想要练习法术,我可以教你一些小法术用于自保。”

“我想练习法术,但更想找一个好师傅,你还不行。”季杰还记得刚刚范建刚诋毁自己的话,趁着他说要教自己法术,一个软刀子便递了过去。

被看不起的范建刚沉默,坐下沙发,看了眼香草仙子,这才对着站在原地拼命擦嘴的季杰恳切说道:

“香草仙子不想回天庭,若是太白金星大仙问,你能不能说一下她伤病未好,只能留在凡间医治。”

“哦?”季杰看着有些憔悴的香草仙子,还是默默点头:

“你们俩就以夫妻的名义在我家住着,若是需要帮忙,可以跟我说。”

“不以夫妻,兄妹。”香草仙子异常冷静的看着季杰。

“随便你们,现在老范,你也没了心事,可以好好挣钱了,别老在家闲着,要自食其力。”

多心的香草仙子以为季杰是在点她,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将一枚月老留下来的黄金球递给了季杰。

“这太贵重了,这么一个黄金球可能要两三万块钱,你收起来吧,我不会收女人的钱,你就在家里呆着就可以了。”季杰连忙解释。

“哼,这是最上乘的黄金浓缩的黄金球,一颗黄金球就是凡间的两吨黄金。”范建刚臭屁的说道。

“那就更不能收了。”季杰将黄金球递给香草仙子,自己转身回了房间。

客厅里的两个人这时候四目相对,范建刚一如往常的柔情,香草仙子则可怜楚楚。

“他为什么不要,凡间的俗人怎么可能拒绝黄金呢?”香草仙子有些不理解季杰的行为。

“哦,这个人好像对钱没有什么概念,好色是真的,贪财是假的。”范建刚认真解释说。

“那倒是。”

“仙子,你真的决定留在人间修炼,等将来修炼成功回天庭找那些人报仇?”范建刚有些担心的问道!

“是的,这些人欺负月郎,将他欺凌的受了重伤,最后却身死,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些人的。”香草仙子楚楚可怜的眼神中迸发出滔天恨意。

知道自己劝不了的范建刚也只好选择默默支持。

两个人在客厅好一顿商议,这才各自回到房间休息。

而躺在床上的季杰却久久不能释怀,哪个童男子碰到胡媚儿这样的女人能不深陷其中。

某一刻,季杰宁愿不知道胡媚儿是狐狸精,宁愿被她欺骗,被她吸取走元气。

“啪,”

“混账玩意,这辈子离开女人过不了啊。”季杰怒气冲冲的打了自己的脸。

“确实戒不了,什么都能戒,就是这个色,不能戒。”

一念成神,一念成魔。

季杰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得到的蝌蚪文,那不就是天道神魔吗,说不定自己可以参悟一下,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说干就干,季杰盘起腿来,双手放松放在膝盖上,在心中默默背诵起了天道神魔。

随着时间流逝,和自己念字的增多,季杰今天产生的嗔、痴、怒、慾统统被吸收,心灵也得以纯化。

慢慢的,季杰找到了一丝窍门,对于这天道神魔所记载的话有了新的认知。

这本书叫什么名字季杰并不知道,于是索性给它起了个天道神魔功的名字,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功法,也不是什么名言警句,更不是何人所记录的感慨日志。

在季杰的参悟来看,这本书更像是天地间的法则,就这么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如果能从中获得什么,那就要看你的本事和智慧。

有了窍门的季杰兴奋不已,继续更加努力的在心里默念这震撼无比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字,每一个字都像重达千斤一般,沉甸甸,承载着无数的法则,功法,还有天地运行的道理。

直到第二天闹钟响起,季杰才意犹未尽的从修炼中睁开眼睛。

“以后要多练一下,这天道神魔功还挺有意思,至少是练完没有了困倦之感。”

季杰精神抖擞的打开卫生间的门,打算放个水再去上班。

“啊~出去。”

正在冲凉的香草仙子听见门把手响动,还没反应过来呢,却看见了季杰已经大大方方的进来,手里还捏着放水工具。

“我擦。”季杰在仔细确定洗澡的人是香草仙子而不是范建刚时,这才悻悻然离开了卫生间。

“怎么了?”

季杰黑着脸,冲着循声而来的范建刚说道:

“以后你和香草仙子用那个大些的卫生间,这个小卫生间让我自己用吧。”

说完,季杰扭过头拿起家门钥匙离开了。

下了楼,季杰有些脸红心跳,羞怯的望了望自己的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