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神奇蝌蚪文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2938字
  • 2022-05-17 07:23:46

范建刚与季杰已经将路给让开,却久久不见月老行动。

香草仙子在听到范建刚放过自己俩人后,心态也多少有了些变化,她来不及多想,便要拉起自己的月郎。

“月郎,月郎…….”

季杰实在听不过去,抬起头看看这俩野鸳鸯是不是在演戏,却不曾,发现月老后背已经被血染红,只顾着拉月老的香草仙子肯定也没注意到,自己的月郎已经不行了。

“哎,仙子,你别哭x你家月郎好像受伤了,后背都是血。”季杰走上前好心的提醒道。

原本想放他们一马的范建刚也回过头,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月郎,心里五味杂陈的走上前去。

“这,怎么会这样?”香草仙子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月郎怎么会后背渗出血,刚刚范建刚也没有伤及他后背啊。

此时此刻,季杰却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肯定是他在天庭挨打的时候受了伤,担心香草仙子担心,这才没有告诉她。

仙草仙子在季杰的提醒下,也意识到了月老已经死了,悲愤不已的她大声吼道:

“是谁?究竟是谁干的?”

范建刚呆呆的站在原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老范,去安慰一下仙子,人死不能复生,你这么傻乎乎的站着能起到什么作用?”

季杰用力的推了一下范建刚的后背,让他不得不直接面对已经濒临崩溃的香草仙子。

还不算太笨的老范蹲下身子,抿嘴不说话。

“这是什么?”蹲在月老尸体旁边的范建刚突然发现,月老此刻手里紧紧攥着一封信,刚刚是被挡住所以才没人发现,现在香草仙子将他平放,这才被范建刚发现。

范建刚的话并没有引起香草仙子的反应,一个人还是在傻傻的哭着。

范建刚轻轻的从月老手中将信件抽出,简单的瞄了一眼,便伸手拍了拍正伏在月老胸前痛哭的香草仙子。

“这封信是月老给你的,你还是看看吧。”

被拍的香草仙子本来还有些不愿,但当听说是月老给她写的信,这才擦了擦湿润的眼睛,一字一句的看着月郎写给她的绝命信。

季杰知道,不该问的事不问,不该知道的也一定要保证自己不知道,知道都要说不知道。

“月郎,我来陪你。”

当季杰听完这句话,下意识的看向了香草仙子,却不料范建刚反应比他还快,抓住了香草仙子手中的匕首。

“仙子,你这又是何苦呢,月老已经死了,他之所以这么忍着伤,就是希望你可以过上好日子,你这样陪他去了,对得起他的良苦用心吗?”

根本听不进话的香草仙子一心求死,使劲的拔着深深嵌入范建刚手心里的匕首。

范建刚见实在挨不过,一狠心,伸手将仙子打昏。紧接着看向还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季杰:

“你愣什么呢,快些向太白金星大仙汇报,月老挟持香草仙子出逃,现在罪魁月老已经身死,仙子受伤,无法回天庭。”

说完,范建刚抱着仙子离开,只剩下季杰守在月老的尸体旁。

当黄金令牌缓缓从识海中跑出来,季杰意念移动进令牌内,向远在天庭的太白金星汇报。

后者似乎并没有心思回应这样的小事,只说了句:

“知道了,以后不是重要仙人,只需要办理好,不需要汇报。”

甩手掌柜这样当也是没谁了,季杰本来还想问月老的尸体怎么处置,却发现太白金星早已经离去,根本不再理会自己。

“你死到这里,那就把你埋在这里吧。”

唏嘘感慨月老与香草仙子的浪漫爱情故事之际,季杰也拿起来被范建刚丢在地上的匕首,在山洞正中央,为死去的月老挖洞埋尸体。

“当当当”

拿起匕首的季杰轻轻敲了一下地上,才发现这山洞只是地上薄薄一层泥土,剩下的都是坚硬无比的花岗岩。

“看来我想埋你都有些困难了。”季杰有些自嘲的看看自己手里的匕首,又看看地上那露出真面目的花岗岩。

好奇心作祟,季杰向着山洞内走去,想着如果里面没有什么猛鬼恶兽,就用石头把月老埋在这个山洞也不错,省的埋到外面被山中野兽给吃掉。

火把噼噼啪啪的发出声响,季杰也揪着心慢慢向前挪步,也不知走了多久,这山洞终于被季杰走到了头。

山洞洞尽头,是大小差不多碎石块堆成的两个小山包,足够有两个人叠起来那么高。难不成是有人盗用了自己的创意,也是用石头块给人做坟墓?

季杰忍着害怕上前走去,当看到小山包上并没有遗言或者信物时,季杰才呵呵一笑,原来这是自己吓自己了,这些石头块也不过是巧合罢了,说不定这山洞就是人为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遗弃。

给自己加完油打完气,季杰扛着月老的尸身,将他的尸身上又加盖了两床被遗弃在石床上的被子,雄赳赳地赶向自己为月老准备好的墓地。

看着月老手中的两颗黄金球,季杰想了想,还是先替香草仙子收起来,也算是个念想。

“万一他身上还有别的信物呢,我要是这么草率就给埋了,那多不好意思。”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季杰将月老上上下下身上摸了个遍,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后,将棉被覆盖到他身上,又小心翼翼的将那两个小山包的石块慢慢覆盖在棉被上。

被蟠桃改造过的身体就是精力旺盛,每一个石块足有三十斤,季杰却搬了七八十块毫不知累。

很快,一个山包的石头被季杰搬的差不多,一直机械劳动的季杰才发现自己这一次搬的好像不是石头了。

低下头,季杰却看到了一个瘆人的头骨。

“妈呀,我擦。”惊慌失措间,季杰将手中的头盖骨扔到一边。

被吓尿的季杰这时终于看到了那两个小山包下的真面目,自己当初的戏谑之言果然成真,这俩山包真的是坟墓。

在地上好一会儿,季杰才接受了这一事实,小心擦掉自己满脸的汗,小声的许愿:

“莫怪莫怪,我现在就把你们的坟墓恢复原状,我再也不敢了。”

颤抖着双手,季杰心中默念“好人一生平安”将那头骨放回原处。

季杰打定主意,将月老身上的石块和另一个坟墓的石块都取一部分,做一个新的来埋葬这个被自己破坏掉的坟墓。

可低下头,却发现了在那尸骨的旁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古朴方木盒子,历经了这么久,连尸骨上的衣服都已经风干成为碎片,可这个其貌不扬的木盒却没有任何损伤。

虽然是好奇心害死猫,可季杰相信,猫确实有九条命,少一条还有八条。

“别怪我,别怪我,我就蹲下来好好观察一下,绝不偷拿。”

拿起火把,季杰轻轻掸去木盒上的浮灰,上面竟然是几个先秦时期的古篆文。

虽然能看出来是什么时期的文字,可季杰却搞不懂这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失望之下,季杰也只好不管它,小心翼翼的搬了几块小石头,慢慢将石头覆盖在尸骨上面。

当季杰的石头快要把那木盒盖住时,已经挣扎好久的季杰还是没忍住,将木盒拿起,毫不犹豫的打开了木盒。

“就这?我不要什么金银珠宝,可你好歹是有些小玩意儿什么的,只有这么一本小册子,这不是闹着玩吗,和鬼吹灯里面讲得一点也不一样。”

季杰失望之余,将木盒中的那本小册子拿在手中,随便的翻看了两页,却不想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些稀奇古怪的类似蝌蚪文的字都像是有了生命一样,钻进了季杰的识海中。

鬼使神差下,季杰完完整整的将那本只有十页,记载着九千九百九十九个蝌蚪文给看了一遍,那些蝌蚪文,也都神奇的钻进了季杰的识海之内。

一个小时后,季杰才在冥想中缓缓睁开眼睛,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小册子,心中只有一个疑问,就是这东西到底哪里来的。

忽然冷静下来的季杰想到明天还要上班,便将那本小册子放回木盒,恭恭敬敬的冲着墓主人鞠了三躬,这才继续用石头将其掩埋。

半个小时,三个有一米多高的小山包便在季杰手中成型。

季杰用匕首在月老的山包上整整齐齐刻下月老二字,这才扭过头,召唤出神龟壳匆匆离去。

京城,家里。

季杰满脸疲惫的推开房门,看到范建刚此刻正在沙发上盘腿修炼,季杰也不打扰,打开自己的房间门,躺在床上回顾着自己这不平凡的一天。

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季杰就站在一处洁白的虚空中,那些引入自己识海的黑色蝌蚪文正不停的围绕着他,蝌蚪文时而还会穿体而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