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爱情不靠施舍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2802字
  • 2022-05-16 20:07:10

“男月老,女香草仙子,追命罗盘随之附赠。”

一阵急切的声音匆匆而过,还不等季杰和范建刚反应过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便从令牌中投出来。

反应迅速的范建刚接过那东西,放在手中仔细一看,才发现这竟然是仙界追踪之宝“追命罗盘。”

令牌缓缓收回识海,季杰有些纳闷的问道:

“这月老和香草仙子私奔了?所以才追查他俩,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你们天庭的生活可真的够丰富多彩的。”

不知何时,范建刚的面容比之前阴沉了许多,显然他知道这件事背后的真相。

季杰不知道自己是否该问,毕竟范建刚此人虽然严肃,也发怒过,但哪一次也没有现在更有压迫感。

“哪有公平可言,还是你们人间说的对,月老掉线,爱由财神接管。”

生了半天气,范建刚气呼呼的念了两句烂大街的歌词儿,把一旁站在默默为他担心的季杰雷的站都站不住,直接瘫倒在沙发上。

“我说,老范啊,你快点吃东西吧,别想着爱不爱,这么大一把年纪,你还想轰轰烈烈的去追求爱情啊……”

季杰略带调侃的说到一半,立刻又坐起身子,一脸的不敢相信,急匆匆的走到范建刚的面前,当看到老范依旧是那副谁都欠他二百块钱的模样,季杰不禁说出来自己的猜测:

“莫非,男月老是你的情敌,而跟他私奔的香草仙子是你喜欢的人,哦,仙?”

短短一句话,如同刀子般扎进了范建刚的心窝里,使得原本就黑脸的他,此刻脸上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不可能,香草仙子绝对不会喜欢月老那个老头子,哪怕他有钱。香草仙子也绝对不是那种势利之人,绝对不是。”如同安慰自己似的,范建刚嘴里不断的重复着,香草仙子不是那种人。

“是不是咱们见到他们就知道了,我现在就用追命罗盘来找一找这俩人。”

说着,季杰就拿出追命罗盘,在上面写下来“月老”二字。手指写完离开盘面后,那罗盘便自己动了起来,眨眼工夫,罗盘的指针留在东南方向。

“老范,这次我尊重你,咱们追不追?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转过头回房间去睡觉。”

阴沉着脸的范建刚不知所措的双手抱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直守在旁边的季杰站了足足半个小时,却等不来他的回复,只好用舌尖舔了一下嘴唇,无奈的准备离开客厅,自己回房间睡觉。

“等一等,我们还是去看看吧,也可以让我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好死了这条心。”眼含热泪,范建刚苦笑着看向已经迈出一步的季杰。

“我的神龟壳跑得太快,你要跟紧我。”高空之上,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龟壳飞驰着,身后则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领带虽然在胡乱的飘动,但眼睛猩红的男人却根本没心思整理。

眨眼功夫,季杰按照追命罗盘的指示停在一处荒凉的大山深处,这里石头上都长满青苔,一看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

“老范,他们怎么会藏在这里,犄角旮旯的也能生存?”季杰皱眉,借月光看着眼前高大直插云霄的树干,四周斑驳的山体。

“走,咱们再上前去看看,我似乎能感受到香草仙子身上的味道。”范建刚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季杰耳边响起。

一处被树木掩映的山洞里,年老体弱的月老正蹲下身子为香草仙子洗脚,山洞内光秃秃,只有一处即将熄灭的火堆和石床上的几个被子。

“月郎,你也洗洗脚,咱们快些休息吧,明天逃到西廷佛陀的地盘就安全了,咱们也不用再受天庭的气了……”

“哎,是啊,华夏式微,正是好不容易才攒够足够的钱财,足够让咱俩有获得进入西廷领土的资格,我现在去把水倒了,咱们早些休息,明天去西廷就安全了。”

怪不得是在极南之地,原来是想要离开华夏,转投西廷啊。

季杰黑着脸,看向山洞的老夫少妻又多一丝鄙夷。

同样鄙夷的人还有范建刚,但他的目光依旧是恶狠狠,看向那个垂垂老矣的月老。

“月郎,你真好,啵!”

“有你在,我什么也都不怕,死都不怕。”

两个私奔之人你侬我侬的互诉衷肠,可把在外面监视的季杰给恶心坏了。

思虑良久,范建刚心一横,疾步走到山洞内,冲着石床上相偎相依的两人大声吼道:

“大胆月老,胆敢私自逃出天庭,还敢企图逃到西廷去,简直不可原谅,我今天就要杀了你。”

由始至终,范建刚没有说过一句香草仙子,而后者,始终依偎在月老身边,没有看过范建刚一眼。

这大概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有些伤感的季杰靠在石墙边,静静地看着范建刚与月老的对峙。

“范建刚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俩,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你。”自知不敌的月老向老范恳求道,身体却挡在了香草仙子的身前。

“回去,向天庭解释,我无法做主。”

“那就是要我们俩死。”

“对不起,你们俩是天庭叛徒。”

三人沉默对视一眼,各自召唤出自己的仙器。

范建刚的是一把长刀,月老提着一根红褐色绳子,细如笔尖,香草仙子的仙器则是一个竹筒,季杰看不出门道来。

季杰没想到,最先动手的人竟然是月老,他手提着细细的红线,朝范建刚一抛,那红线就像有了生命一样,比直的打向范建刚,紧接着,香草仙子也不甘落后,抛出竹筒,那竹筒的尾端竟然淅淅沥沥的落下了些许甘霖,雨滴不时的被香草仙子打向范建刚。

手握长刀的范建刚长叹一声,怒吼着挥刀斩向红线,但却任凭雨滴打在自己的身上。

月老没舞动两下就落了下风,但范建刚的身上沉沉留下的雨滴也让他受了内伤,从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当,”一声,范建刚将红线打断,长刀落在月老的脖子上。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过,对季杰来说,更像是开始。

香草仙子眼见自己的男人不敌,便跪倒在月老面前,展开手臂,眼睛瞪着范建刚:

“你要杀月老,就把我一起杀了吧。”

被逼急的范建刚手中的宝刀微微颤抖,咬牙切齿的冲着香草仙子道:

“你的男人,他比我强吗,为什么选择他,不选择我,今天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不对你们客气了。”

原本还站在范建刚一边的季杰眼看着他要癫狂,连忙上前,规劝他说道:

“老范,咱们活捉他们,其他的交给天庭就可以了,别的不归我们管。”

月老却在这个时候掏出了两颗黄金球,苦笑着递给了香草仙子,道:

“仙子,我不能陪你一起去了,成仙前我曾立誓,绳断人亡。”

紧接着,月老看着正拿刀看向自己的范建刚,“两颗金球是我们去西廷的敲门石,我知道你中意仙子,仙子我成全你们,你拿着黄金球,和仙子一起去西廷过好日子吧。”

香草仙子却哭泣着紧紧抱住月老,说什么也不让他做傻事。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季杰有些难为情,松开范建刚的手,自己躲到一边低头看指甲,毕竟感情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好。

“跟我回天庭,我会替你们求情的。”

范建刚像抽干了全身气力一样,以刀杵地,看着在地上紧紧抱着的俩人。

“范建刚,我命不久矣,我成全你们俩了。还请你以后多照顾一下仙子。”月老目光投向范建刚,干枯的手掌紧紧握着香草仙子。

“不,月郎,别做傻事,我既然跟定你了,你去哪里玩就去哪里,你要死,我也绝不独活。”香草仙子大声喊道。

“爱情就是爱情,不是靠谁施舍的。”范建刚大吼。

大吼声甚至惊飞了洞外的两只斑鸠,季杰看向范建刚的眼神中也多了些敬佩,他是条汉子。

“你们—走吧……..”

范建刚收起刀,将自己背部贴在墙上,眼神看向一边,明显是准备徇私情放过这俩野鸳鸯。

季杰依样画葫芦,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反正已经这样了,自己也没有能力将月老和香草仙子留下,只期望着月老可以留下本泡妞秘籍,教教怎么做癞蛤蟆才能吃上天鹅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