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2994字
  • 2022-05-16 14:04:25

一下午,季杰都没有精神再像之前那样有足够的干劲来应对工作。

一个人昏昏沉沉的向着周围来往人群,机械的宣讲着自己早已经背熟练的台词,再顺手将各种宣传资料交给行人了事。

“季杰,你这个工作态度不大对头啊,你要是这样,那我可就直接把你调到宣传处亲自教育了。”蓝圣楠拿出顶头上司的姿态,对没了精神的季杰训斥道。

“你良心不会痛吗?把我的事添油加醋胡说一通,还有心思在这里说我?最毒妇人心这句老话果然没错。”季杰气呼呼的冲着蓝圣楠说道。

“我说的哪些不是事实?”

“都不是,至少不是全部的事实。”

两个人不断的小声小气说话,不由得引起其他几个同事的注意,毕竟这对冤家可是从昨天刚刚见面就明里暗里争论个不休。

人这辈子能戒掉酒,心肠狠的说不定能戒掉色,但是好奇心,没有人可以戒得掉。

以退为进的季杰气呼呼走到宣传桌,将手里的宣传资料放回原位,自己准备站到一边休息一下,却没想到,蓝圣楠这时候并没有追上来,反而是站到了另一边,静静地看着季杰的表现。

好半晌,蓝圣楠见季杰还不吭声,以为自己这两天的努力没有白费,这个季杰终于被收拾好,不再炸刺,可她不知道,最高明的猎手,往往是以猎物的身份出现的。

“季杰,你说你这个人,至于吗,虽然你以前不好,也比较坏,但是人活的是未来,而不是过去,你要着手向前看,快点振作精神好好工作吧。”

蓝圣楠的话引起了其他同事的广泛认同。

“对啊,季杰,你现在表现就挺好的,不就中学放荡了些吗,没事的,大家伙都不会歧视你。”

“是啊,就像你说的,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知错就改嘛,还是好孩子。”

“是啊,浪子回头金不换…….”

脸被拉长的季杰嘴角微微抽搐,感情自己已经到了罪恶的边缘,连浪子回头金不换都出来了,下一步估计就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好你个蓝圣楠,我要不让你知道疼,我就不叫季杰。”

将充电的手机拿回手里,季杰一边老老实实的发传单,一边趁众人不在意的时候发出了几条短信。

没多大一会儿,两个大冤种便假装和季杰偶遇,而季杰手上的传单这时候也“恰好没有了。”

“老同学,去领一下宣传单,也算是帮我完成任务了。”季杰略微大声的说道。

旁边的同事包括蓝圣楠闻言皆侧目而视,毕竟季杰今天的特别低调,很少主动说话。

顾雨桐和肖博艺两个微微点头,看到蓝圣楠的时候也纷纷点头示意,可后者对他俩的印象却很浅,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走到宣传桌时,两个大冤种开始了堪比影帝的表演。

肖:

“哎,那不是中学时疯狂追求季杰的蓝圣楠吗?她怎么和季杰成为同事了?”

顾:

“肯定是贼心不死吧,季杰中学的时候那么优秀,十个女孩子有九个的暗恋对象是他,蓝圣楠是追求最猛烈的一个,接近疯狂的那种。”

顾雨桐说完这话,手掌却有些颤抖,毕竟说出这样的弥天大谎,将季杰这样的说成男神。寻常人的心理素质并不足以完成这样艰巨的挑战,顾雨桐也是在努力克制自己这个想打自己的冲动。

肖博艺有同样想法,但却表现的并没有顾雨桐那样明显。

“哎,我还以为她由爱生恨不会再来找季杰了,却不曾想,真爱无敌啊……”

顾雨桐有些蚌埠住,只好心虚的看了眼正在派发传单的蓝圣楠,又有些颤抖的说道:

“你别说,蓝圣楠还真是情根深种,她甚至在自己右肩膀刻下我爱季杰的纹身,后来被家长发现,好像用什么遮盖住了。”

肖博艺拉住要离开的顾雨桐,说出来最后一句台词:

“要不咱们劝劝季杰,让他接受蓝圣楠得了……”

两个人假装不在意的拿起传单离开,临走的时候冲着季杰打了个飞眼,后者则微微点头示意。

两个演员走了,导演加编剧亲自下场演戏。

季杰走到宣传桌时,看到了刘处长包括俩宣传处女同事,都在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像是有话要说,又不好意思张嘴。

这场戏成了大概百分之八十,季杰暗暗的盘算着,脸上却毫无波澜,带着苦面容说道:

“马上就要到五点,咱们是不是快下班啦?”

“哦,咱们五点准时下班,明天还在这里。”刘处长缓过神来笑着对季杰说道。

季杰还是一言不发,帮着同事收拾东西,顺便将桌子抬下楼,放进车子里。种子自己已经播下,水也浇过了,剩下的成长只能交给时间,自己若是干预,那就是拔苗助长。

不明所以的蓝圣楠还傻乎乎的不知道这一切,在商场门外看到悻悻然的季杰,又忍不住调侃一句:

“季杰,你心理素质比以前差远了,这可不行,以后工作了很考验心理素质的,你要加强这一方面练习。”

“谢谢,中学认识你以来,我的心理素质一直都在稳步提高。”

说完,季杰推着车离开,蓝圣楠也告别众人开车离开。

“刘处,这事情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啊,人家季杰对蓝副处爱答不理,倒是蓝副处一直紧贴着季杰不放。”

面对自己手下人的分析,刘处长也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季杰这孩子我一直比较看好的,对人有礼貌,有尺度,也有年轻男孩的活泼,是个不错的孩子,再加上长大白白净净,家世也好,这样的男孩子很吸引人,咱们蓝副处喜欢也不奇怪。”

“那为什么她一直诋毁季杰呢,我看季杰似乎也不反对,有时候还大大方方承认。”

经验老道的刘处长接着分析道:

“依我看,是季杰不愿意与她过多纠缠,蓝副处也是为了少些竞争对手,所以才对季杰的过去添油加醋。”

面对八卦,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只会越陷越深,当车辆开回局里,季杰的风评也由原来的花花公子,放荡不羁,转变为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季杰,你那个远房大侄子今天一大早就被你们小区的物业经理叫过去,说是给他介绍工作去了,你真的好大面子,居然可以用得动老汪。”肖博艺对于季杰的人脉向来钦佩不已,可就是学不会季杰那高超的交友能力。

比起肖博艺的好奇,顾雨桐却还没有从自己刚刚办的坏事中走出来。

“我现在真的想给自己一个巴掌,我怎么能帮你这个小子去诋毁人呢,人家蓝圣楠这么一个好女孩,这事儿如果闹大了,咱们说不定会把女孩子给毁了的。”

看着顾雨桐那极度自责又担心的表情,季杰挠了挠头,将自己的手机截图发给了两个人:

“我早已经保留好证据,是我觉得她针对我,所以才叫你们俩去这样说的,如果真的将来对蓝圣楠的生活有影响,我大不了千夫所指去坦白就可以了,咱这脸皮不就是道歉用的吗?国足不雇佣我去新闻发布会专门道歉,那是他们的损失……”

带着两个人吃了顿烧烤,算作奖励他们今天不辞辛劳的帮助自己,饭局结束,季杰打包了两个简单的菜品,准备带给范建刚吃,便想着回到家,再美美睡一觉。

一天没有动静的识海,却在季杰洗香香躺在床上时逐渐发烫,那一枚刻着“敕”字令牌这时候又逐渐变大,直至显现出实体,浮在杰面前。

“一帧画面上一个须发皆白长得像马脸的老头被众人狂殴,另一帧画面便是他偷偷溜进一个宫殿,带走了一个绝美的女人。”

紧接着,那枚令牌便传出太白金星的声音。

“季杰,我不便离开天庭,但这个老头子和女人你和范建刚一定要将他们抓获,送回天庭。”

“不是,人家老夫少妻恩恩爱爱的你至于这么羡慕吗,不是天庭改规矩说可以结婚的吗”季杰有些不太情愿的冲着令牌吐槽。

可等了半天,太白金星既没有说话,也没有新的画面出现。那令牌也慢慢变小,缩回季杰的识海之内。

天色昏暗时,一身阿玛尼西服的范建刚略带疲惫的回到家。

季杰顾不得让他吃饭,将今天太白金星交代的事情一股脑讲给了他。

“那老头?那女人?都是谁啊?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怎么抓?”范建刚此刻已经对天庭一肚子气,黑着脸说出来自己的困惑。

季杰这里又不能主动召唤出令牌,并且自己还不会画画,只能靠描述这俩人的相貌,实在是太过困难。

“是不是哄着我们玩的,这样的任务有可能完成吗?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季杰刚说完,刚回到识海的令牌又再一次变大,钻出了季杰的识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