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叫蓝圣楠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3146字
  • 2022-05-15 10:35:03

怎么会是这个女人,季杰恨不得立刻从众人面前消失,可偏偏这个女人对自己格外热情。

“季杰,我们今天老友重逢,是不是该好好的庆祝一下?也是我作为宣传处副处长第一次上班的惊喜,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面对蓝圣楠伸过来的手,季杰颤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小心翼翼的说道:

“惊喜,意外,我还以为你会留在国外不会回国呢。”

凭借着对蓝圣楠握手的力度,季杰知道,这娘们对自己多多少少有点儿小仇恨,不然这手劲儿也不会这样的大。

好在自己已经今非昔比,季杰还趁机伸出食指在她掌心里轻轻骚动,后者则黑着脸,不悦的松开紧紧握着的手。

旁边站着的人还以为两个人多么好的交情,可只有当事人才可以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些异样。

“小季,你家不是离这里不远吗,快回去收拾一下,我们五点钟开始,准时开始普法工作。”刘处长关心的话让季杰心里一暖。

“刘处长,您女儿若是有您一半儿漂亮,我都愿意到您家当上门女婿。”季杰努力点点头,准备自己继续光着脚丫回家换衣服。

可能是老同学的热情吧,蓝圣楠拦住季杰,一脸笑意的说道:

“走吧,我开车带着你回去,这光着脚也不安全,万一被玻璃划伤了多不好。”

本想拒绝的季杰实在熬不住被晒的滚烫水泥路,迫不得已上了蓝圣楠的小车,在远离了周围同事,蓝圣楠终于现出原形,冷笑着看向坐在后排的季杰。

“怎么样,没有想到你小子也会有今天吧?”

该躲的躲不掉,季杰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到,与其担惊受怕的等待,还不如轰轰烈烈的直面问题。

蓝圣楠在摆弄着自己马尾辫,眼神时不时瞟一下坐在后排的季杰,丝毫没有任何要暴怒的感觉,但只有季杰知道,这娘们生气了那可是很危险的。

同样不说话的人还有季杰,他静静的从后视镜看着自己已经好些年没见到的同学。平心而论,蓝圣楠五官比戴舒雅显得有气质,可就是身材上比戴舒雅矮了几公分,将将够一米七的样子。

“看完了吗,好看不?”

“好看,呃”有些失言的季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换上一副伪装的面孔,可怜兮兮又不乏悔恨的说道:

“蓝姐,你知道的,当初你参加演讲比赛的演讲稿真不是我给换的,还有,那天我去舞蹈室的更衣间真的是被人哄骗,哎,年轻不懂事,很傻、很天真。”

“你要脸吗?”蓝圣楠很好奇,季杰为什么可以这样肆意妄为的说着谎话,而且还脸不红气不喘。

“脸?是什么,多了是腼腆,要少了是厚颜无耻,我就觉得,凭着胸口这一点浩然气,可以抵挡住任何人的诽谤污蔑,我就是我,一身正气的当代青年。”

深深的喘息了两下子,蓝圣楠逐渐恢复了略带怒容的脸色,心中却对厚颜无耻更胜往昔的季杰有了新的认识。

打定主意将来有机会狠狠摆他一道的蓝圣楠不再说话,心想着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就不怕抓不到季杰的把柄。

“你家还住原来的地方啊?”

“哎,托您的福,我们家还在君临小区,八号楼,那层就不告诉你了,我怕你想不开晚上来我家砸门。”嘿嘿一声,季杰依旧不忘初心的调侃着。

蓝圣楠虽然没有给季杰好脸色,但车开的倒是四平八稳,没有故意甩人之类的行为。这一点让一直握着扶手的季杰有些尴尬,看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到了,你快点儿,别让我在楼下等太久!”蓝圣楠将车停在八号楼门口,打开车窗,一个人端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到家里,季杰不慌不忙的冲了凉,顺带着换了身衣服,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不见“我就知道缺点什么,原来是我手机不见了。”

一脸倒霉相的季杰只好从私房钱里拿出来三千多块,装好身份证,准备一会儿去补办一下手机卡,顺便再买个手机。

当这个法律顾问确实不划算,钱没赚到,反而还赔了不少钱。

“麻袋,我明明吃了那三颗蟠桃,怎么就没有反应呢,还没被老范探测到,那我不是白吃了?不知不觉,季杰把自己给骂了一通。

“啪”季杰上了车,将门关上,刚准备说些什么,自己的屁股却传来钻心刺骨的疼。

“哎哟,”激动不已的季杰慌乱之下忘了自己在车里,受刺激的他一下子将脑袋撞到了车顶,反作用力之下,他又坐回了座位上。

座位上依旧是有尖锐的东西在,季杰不可避免的受到二次伤害,不过这次学聪明的他趴在后座椅上,免得自己的头再和车顶来一个亲密接触。

“季杰,我忘了提醒你坐前面,后面我刚刚不小心洒了几个小钉子,你不会责怪我没提醒你吧?”蓝圣楠脸上抑制不住的笑意,看向季杰的眼神多了些阴谋得逞后的愉悦。

趴在座椅上的季杰此刻哪里还有什么话好讲,悻悻地从后座趴出来,站在车旁一手摸头一手摸臀,甚至还能从裤子后面摸出来一个小图钉。

“你对我还真好啊,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相处的时间那么久,我可是越来越期待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咯,蓝姐。”季杰黑着脸威胁,后者却烧包的戴上墨镜,冷冷的吐出:

“me too。”

“别放洋屁!”

季杰小心翼翼坐上副驾,牙齿紧紧咬合,生怕自己身上传来的疼痛感会让自己叫出声来,再被这个始作俑者给笑话。

在一旁开车的蓝圣楠却说不出的开心,嘴角上扬好不得意。

“咱们去趟商场,我手机丢了,手机卡还需要补办一个。”季杰咬牙切齿的说话让蓝圣楠的嘴角上扬幅度又增加了几分。

“是不是办坏事呢,把自己手机都能丢了,你现在的出息可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呦。”

一路上,季杰毫不理会蓝圣楠的冷嘲热讽,心想反正这女人就是爱记仇,自己忍一忍就过去了。

车辆四平八稳的停在人行道旁,蓝圣楠似乎看到前面有车停在人行道,自己也跟风停在这儿,却不知道这儿根本不叫停车,季杰只是冷冷瞧了她一眼,便打开车门前往营业厅办理业务。

正当季杰走到营业厅门口时,蓝圣楠却叫住他:

“你一会儿办理完就在车边等我几分钟,我去给大家买些饮料。”

季杰微笑着点头,不再理会她,独自进了营业厅。

五六分钟左右,季杰办理好手机卡,买了部手机从营业厅出来,结果却看到仍旧在奶茶店门口排队的蓝圣楠。

“呵呵,女人啊,买奶茶那么久都愿意等,喜欢你的男人发消息却懒得回,”由小见大的季杰又对爱情消了几分憧憬。

站在车旁的季杰正百无聊赖,眼睛正微笑的看着人行道两旁逛街的小姐姐时,一旁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哥们,这你的车是吧,挪着,人行道不让停车。”

等这么久,你终于来了,季杰兴奋不已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交警,故意不解的问“你看,那边也有几辆车,他们为啥不挪走?”

“他们也贴了罚单,通知了车主,你既然在这里,为什么不挪开呢,配合一下工作,要是所有人都把车停到人行道,那不是乱套了…….”

交警的苦口婆心,换来了季杰的默不在乎:

“要不你也贴罚单吧,我在等人,现在车钥匙也不在。”

“哥们你这样不配合的话,我可就叫人把你车拖走了。”

季杰一听拖车,离开转了个态度,笑着说:

“您看,我一个大男人,主驾驶座位能那么花里胡哨吗?车主真不是我,她在那里买东西,刚刚回国,不了解情况。”

说话间,季杰拿手指了指正在排队的蓝圣楠。

“刚刚回国也应该知道,这人行道不能停车啊,她叫什么名字,我一会给她下一份训诫教育书。”交警铁面无私的说道。

“她姓沈,三点水的沈,叫瑾玢!”

“什么,深井冰?”交警严重怀疑自己的智商,也怀疑眼前这个一脸坏笑的男人是不是在逗自己。

“王字旁瑾,王字旁玢也读分,玢字作玉石讲,警察叔叔,你这文学造诣和素养有待加强。”季杰摇摇头,有些失望的说道。

“哦,这,是我浅薄了。”

买奶茶回来的蓝圣楠看到有交警在旁边,就离开道歉道:

“不好意思,是不是这里不让停车,我现在离开。”

“你好,你就是沈瑾玢,沈女士,你这个名字没有文化的人真的想不出来,这里有份训诫教育书,你来签下字。”交警一脸认真的叫着蓝圣楠。

“深井冰?我……..”蓝圣楠看着季杰的坏笑就知道,准是这混蛋报的姓名。

“季杰,你这个败类,告诉人家,我到底叫什么?”蓝圣楠不愿吃亏的指着季杰大声吼道。

“扑哧,我先走了,你先和人家好好解释解释,记得把训诫教育书拿回来让我参观一下。”季杰捂着嘴巴,亦步亦趋的离开了现场。

“沈女士,你看……”

蓝圣楠黑着脸纠正道:

“我不姓沈,不叫沈瑾玢,我叫蓝圣楠,”

“哦,好的,沈女士,你来签下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