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警察叔叔,我错了

  • 我给神仙当顾问
  • 青柿子7
  • 2736字
  • 2022-05-14 19:49:39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充满正能量的电话铃声响起,宿醉未醒的季杰抓起被子直接盖在脑袋上,想要压制住电话铃声。

短暂的停歇后,那魔性无比的神曲又再次出现。

“我这个暴脾气,让我知道谁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你就完了。”

嘟嘟囔囔的季杰闭着眼睛,将手机从床头柜摸在手中,凭借着熟悉无比的经验,划开接听键,大声吼道:

“谁啊,一大清早的没个正事儿,打电话干啥?”

“这都已经上午十点半了,你说还早吗?快起床…….”

皱着眉头的季杰在脑海中筛选了一遍,这个雄浑却又历经沧桑的声音自己没有听到过,于是更加大声的回呛“你谁啊,要你管我,我愿意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

说完,季杰将电话直接给挂断,黑着脸从被窝钻出来,靠在床边,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一盒云烟准备给自己提提神。

“我擦,这些人真不厚道,昨天刚刚买的一盒云烟,我还没抽几根,现在居然只剩下一根,这帮畜生。”

“啪嗒”用打火机将最后一支烟点着,季杰靠在床上,回想着昨天晚上的狂欢。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啦啦啦啦。”

“嘶,没完了是吧?”季杰一看还是刚刚的电话号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接了电话就冲着对方吼道:

“你没完了是吧,有时间能不能给这个社会做点贡献,别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再敢打骚扰电话,我就报警抓你,别以为我不懂法!”

“嘿嘿,”电话那头的人发出了戏谑的笑声,道:

“巧了,我就是警察,你不用报警,我正在找你呢,现在来朝圣路派出所报到,我们有一件事情需要向你了解情况,如果过了十二点你还不来,我们只好上你家强制传唤你。”

季杰被电话传来的消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刚刚点着的烟也顺势落在他的肚子上。

“哎呦,我擦……”慌忙的将烟头从直接身上拿下来,放在烟灰缸内,季杰顾不上被烫红的肚子,连忙向电话那头尚未挂断的人询问道:

“我现在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你是恶作剧,恭喜你,你赢了,如果你真的是警察,我可是大大的好人,实在想不通你找我能有什么事,我最近做的好事那么多,你难不成是要给我办法杰出居民奖状?给个提示呗?”

自以为幽默的季杰其实已经有些相信对方的话,但是为了旁敲侧击,也只好用玩笑的方式打听一下自己犯了什么事,也好考虑一下是不是要去朝圣路派出所报道。

“呵呵,你一个大四的法学专业新生就想在我这个干了二十年工作的人面前榨出东西来?是不是有点不自量力?你的好哥们儿顾雨桐和肖博艺都在,不用再给我废话,现在距离十二点只剩下一个多小时时间了,你可自己把握好时间呐。”

不等季杰再说,那名自称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警察已经将电话挂断。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就一点儿也都想不起来啊,都怪这该死的酒精。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个人卫生,季杰便推着自行车向朝圣路派出所狂奔。

五月的京城格外酷热,没几分钟,季杰的白色体恤就已经被汗水浸湿,额头上也冒出来许多细小的汗珠。

为了不影响自己在十二点之前赶到朝圣路派出所,季杰将自行车链条蹬的冒了火花,还嫌不快。

“哎,该死的,这个时候老是修路,就不能晚几天修吗,害得我只能拼命骑自行车。”赶到派出所门口的季杰看着眼前蓝色的牌子,心里不由得打怵,生怕自己进去就出不来。

“同志,刚刚有位老师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这里报到,还说我的两个朋友在这里,我想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我该找谁报道?”季杰颤颤巍巍的拉住了一个抱着一叠文件的年轻辅警,陪着笑脸询问着自己的问题。

“谁给你打电话你就找谁,这单位这么多人,谁知道你找谁啊,给他打电话。”正着急出去办事的年轻辅警撂下这句话便推开季杰的手急急忙忙地向门外赶去。

“额,我真傻,”季杰有些做贼心虚的打通了刚刚通知自己来的那个人电话,当对方传来一声“喂”,季杰连忙说:

“我现在就在办公大厅内,你看我现在要去哪找你呢?”

“就呆在那里,我这就到。”

“哦,我……..”还不等季杰说话,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真是没有礼貌哦,”小声责怪那个警察的季杰完全忘了自己起床气时冲人家大吼大叫的事,反而责怪起对方没有礼貌。

三四分钟后,一个身材魁梧,脸色黝黑,眉间有颗红痣的壮汉便出现在季杰面前。

饶自己有一米八一,可面对这个身高快两米的大汉,季杰不自觉的气场矮了一截。

“警察叔叔,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季杰一副乖宝宝的模样,挂着若有若无的假笑。

那大汉看着一脸堆笑的季杰,突然眯着眼睛,眼眸中发散寒光,随后眼睛一瞪,大吼道:

“你们干的好事,昨天晚上喝多了酒,居然敢给我们打电话要找按摩的电话,影响我们正常的工作,小小年纪,胆肥成这样?你还真的让我很意外啊。”

原本被那大汉给吓呆了的季杰一听自己居然做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可自己居然想不起来,按照自己的智商也不会给警察打电话啊,肯定是打114问啊,这期间是不是有误会?

“警察叔叔,我这个人打小就老实,从来不会做坏事,在学校期间,我年年三好学生,次次是学习标兵,这件事肯定不是我做的,可能是我的朋友做的,我以后一定和这些狐朋狗友划清界限。”

早有预料季杰会抵赖,那大汉看了旁边正在看手机的一个留着短发的年轻人,说道:

“小张,把录音打开,让他自己听一听,看看这妖娆又急迫的声音是谁的。”

“诶,好嘞。”那名叫小张的很快在手机前鼓捣一通,没一会儿,一段录音便从手机里传出:

“哎,警察叔叔吗?我们几个人想……….嘿嘿,帮帮忙呗?”

紧接着,第二段,第三段,第四段,自己一个人独占两段,这样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容不得季杰抵赖。

黑了脸的季杰苦笑着看着自己眼前的大汉,说道:

“叔叔,这是个误会,我真的是喝多了,绝对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是个好人,这次犯错真的是喝酒误事,我以后一定改正错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子里能撑船,我这一个小孩子不懂事……….”

半晌之后,口干舌燥的季杰实在想不出再说些什么,于是只能带着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自己眼前的大汉,祈求他可以大人大量,放自己一马。

“小张,把他放留置室,给他个笔和本,让他和那俩人好好的写检讨,没有一万字,写的不深刻都不行。”

眼看自己要被关进留置室内,季杰连忙拉住了大汉的胳膊,求饶道:

“叔叔,救苦救难,人民群众依靠的大英雄,你就放我一马,我真的改正,好好做人,绝对不会再犯错误了。”

“咔嚓”留置室的门一关,季杰黑着脸手拿纸笔就走到了自己那俩大冤种朋友身边。

“你们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难道就不会等到吃完早餐再过来吗?”故作轻松的季杰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的俩朋友。

肖博艺与顾雨桐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杰,道:“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这么晚才来,我们俩可是昨天晚上就被提溜到这儿了。”

“嗨,这叫事儿吗,这世间的事儿就没有你哥们儿我搞不定的,只要听我的,咱们就可以顺利的出去,别忘了,哥们这四年法可不是白学的。”

豪情壮志的季杰此刻并没有注意到,在留置室角落,有一个发须皆白的老头正细心观察着自己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