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再度赴宴促膝谈,青梅煮酒论百家!【求追读,求推荐,求月票!】

刘清泉的怨念携带着仅剩的民怨,想要拉施烈同归于尽。

如墨汁浓稠的迷雾冲入施烈脑海,正想大肆破坏。

却不料观想图中的传国玉玺直接大放光芒,将黑雾拘禁,炉鼎自动打开,黑雾丢入炉鼎之中,鼎下炉火突兀剧增!

“啊,啊……”

无声的嘶吼响彻脑海,刘清泉不一会便被炼化成菁纯的精神力!

一滴!

一滴!

如雨落!

好一个——

春雨贵如油!

施烈周身灵气激荡,气势急速增强!

【模拟器:精神力增加88滴,当前精神力为97滴!】

白衣队队长囚牛带着队伍姗姗来迟,看着前方满地的碎尸,再扭头看向身旁正在突破的施烈,神色复杂。

荆棘本意只是想让施烈阻拦一二,没想到施烈竟然能够直接斩杀对方。

哪怕杀的只是通过杂家旁门左道,一跃入中三境的刘清泉。

那也是令人震惊的壮举啊!

在场众人无不胆寒,不少队员望向施烈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恭敬。

这种越阶战斗如喝水的观想者,世人更喜欢称呼他们为——天骄!

观想图中,炉鼎将黑雾炼化为菁纯的液化精神力——

不是1滴!

不是10滴!

是足足88滴!

施烈的精神力大幅度增强。

唯一的11点气化精神力,也在液化精神力的同化下,凝聚为液态!

【模拟器:精神力增加1滴,当前精神力为98滴!】

气化精神力消失,此刻,施烈的精神力全部化为液态。

他感觉自己就快遇到滴境的瓶颈,再进一步的话,便应该是观想者第二境——盏境!

“呼……”施烈缓缓睁开双眼。

在一旁,等候已久的囚牛,连忙问道:“没事吧?”

“没事!”施烈微微一笑。

他不仅没事,实力还大增!

“那就好!”

囚牛松了一口气,连忙解释道:

“我方才和荆会长汇报过了,这些手尾会有观想者协会处理,荆棘会长的意思是,这次多亏了你,他想请你吃顿便饭。”

施烈颔首:“好啊!”

囚牛留下一队人马,负责处理现场,他亲自带着施烈来到二把手庭院。

此刻,客厅早已高朋满座。

原先那些隔岸观火的两面派,瞧见一二把手之间分出了胜负,忙来拜码头。

荆棘自然不好驳了他们的面子,只能虚伪与蛇,直到狴犴走到跟前,附耳悄声。

客厅的气氛,无形之中变得严肃。

“我知道了!”

荆棘放下茶杯,环顾众人:“诸位,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先失陪一下!”

众人忙不迭点头——

“哪里的话,您忙!”

“是啊,不用管我们!”

“您慢走,慢走!”

荆棘转身,嘴角笑容嘲弄,显然荆棘并不老糊涂,知道这群人的真实想法,可一座城,总也缺不了这些人。

他抬头仰望,仿佛透过屋顶,看到了苍穹。

在华鼎市上空,官印虚影正在坍塌,一枚龟壳正在缓缓诞生!

顶楼露天花园,施烈正在闭目养神,观察着面板的数据变化。

炼化刘清泉的精神力后,原本的精神力一栏便彻底消失,或许自己之前的认知并不完全对!

精神力是薪材,但达到某一界限后,气化状态的精神力并不需要施烈主动炼化,便能自动被液态精神力同化。

“在想什么呢?”荆棘笑呵呵的拉过椅子,坐在施烈对面。

“我在想……”施烈莞尔一笑:“刘清泉果然不是普通人!”

荆棘闻言颔首道:“还记得上次我们最后的谈话吗?”

“记得!”

“这次我知无不言!”荆棘解释道:

“刘清泉原先确实是普通人,只是中途加入了杂家,成为杂家官道的人!”

施烈若有所思:“杂家?和王无忧一般的诸子百家?”

“对!”荆棘接着说道:

“你知道平民出身和精英出身的观想者比例吗?”

这个问题似曾相识!

他记得,谭江海曾经说过这个问题!

施烈讲道:“95%比5%?”

荆棘一脸诧异,笑道:“我没想到,伱连这个问题的答案都知道,那你不觉得这项数据很奇怪吗?”

“确实,差异过大了!”

“知道原因吗?”

“不知。”

荆棘面色凝重的解释道:“因为诸子百家!”

“诸子百家?”

“对!”

“许多精英区的达官显贵,他们的后代并不全都具有武者或是观想者的天赋,那怎么办呢?总不能看着自家后代落寞吧?”

“所以他们走上了诸子百家的道路,诸子百家能力各异,但不少学派都具有让人一跃入中三境的旁门左道。”

“杂家也是这样?”施烈举一反三:

“所以刘清泉虽然是普通人,但是加入杂家官道后,可以通过这条路成为观想者或者武者?”

“对!”荆棘解释道:

“也正是因为诸子百家的存在,精英区的人,才能保证自家后代不至于落寞!”

这样一来……

阶级固化,苦力的儿子永远是苦力,精英的儿子永远是精英!

施烈不寒而栗。

“而各大学派为了增强自身的实力,甚至会拉拢有天赋的人,乃至高官加入他们的学派,毕竟力量和权利一样让人着迷!”

“刘清泉便是这么被杂家看上的,他走的是官道,可清官道实力提升太慢,他可能是怕即便连任,都积攒不到足够冲开桎梏的官气,所以才铤而走险步入了贪官道!”

“贪官道实力提升当然快,可走这条路的人是汲取民怨为食粮的人,统统该杀!”

荆棘不知想到些什么,脸色并不好看。

“那这么说,诸子百家在某种程度上是阻碍阶级流通的工具?”施烈反问道。

如果真是如此,那诸子百家便从根上便腐朽了吧?

“当然不是!”荆棘摇头苦笑:

“杂家的商道,官道,都具有它的特殊性,总体而言诸子百家的道路还是好的,因为不仅那些没天赋的人会选择,武者,观想者入中三境也会选择这条路的!”

“两者只不过一是旁门,一是正统的区别!”

施烈问道:“像刘清泉这种人很多吗?”

荆棘莫名长叹,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

“你可知联邦占地广袤无垠,三十六龙城中影响力最大的学派是哪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