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墨家非攻万段至,黔驴技穷的底牌!【求追读,求推荐,求月票!】

卫戍兵团,办公室。

温良恭挂断挂断电话,心中再无疑虑,吩咐道:

“让兵团紧急集合!”

勤务兵当即领命。

不一会,驻扎地外,便响起嘹亮的集合哨。

“快,集合!”

“紧急集合!”

卫戍兵团迅速集结,军律严明。

温良恭佩戴长刀,走到广场高台,俯视万人规模的卫戍兵团,心中豪气顿生。

刚想说些什么,鼓动士气,却只见地平线的尽头,乌云不断的堆积,朝着卫戍兵团袭来,黑云压城城欲摧……

马蹄声响若奔雷,每一声都踏在温良恭的心间。

他神色突变,极目远眺,望着越来越近的一百零八骑和迎风招展的旗帜,喃喃道:

“碎尸万段佣兵团?万段那个疯子来了?!”

战马长啸,气氛顿时压抑无比。

万段目光炯炯的看着卫戍兵团,虽然他只带了一百零八骑,但气势反而隐隐占据上风!

“踏!”

“踏!”

“踏!”

万段带着队伍,渐渐逼近驻扎地。

温良恭飞身赶到近前,面色凝重:

“万团长,不知道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不是东风就是西风咯!”万段身子前倾,笑问道:

“你是什么风?”

“我……”

温良恭一时语塞,抬眼问道:

“冒昧询问万团长,你部到华鼎市目的是什么?”

万段瞥了他一眼,冷声道:“进城剿匪!”

“我部没有接到任何命令,您……”

万段从上衣口袋掏出纸笔,笔走龙蛇间,撕下一张纸,递给身边的亲信。

亲信上前将纸条递给温良恭。

万段冷声道:

“这就是命令!”

温良恭打开,低头看去纸张上赫然只写着两个字——

【命令!】

“万团长…这…职责所系,我……”

“立正!”

万段高声道。

卫戍兵团下意识立正军姿,亲信高喊道:

“拦路者,死!”

战马径直朝前走去,卫戍兵团一阵骚动,却只见这一百零八骑,周身气血涌动,气势锁定四方,镇压全场。

万段留下105骑驻守在此,只留下三人朝城内走去。

温良恭满头大汗,这一百零八骑都是跨入中三境的武者和自己实力相当,更别提还有那个无法无天的万段……

“温团长是吧?”

“……是!”

“相见恨晚呐,跟我一起进城吧!”万段挑眉笑道。

“我……”

他刚想拒绝,却忽然发现自己眼里忽然只有黑白两色,温良恭赶忙高喊:

“别动手,我去,我去!”

“这才对嘛!”万段吩咐道:

“让出一匹马,给温团长骑!”

马蹄声,渐渐远去。

卫戍兵团一阵死寂,碎尸万段佣兵团105人镇压万人卫戍军,甚至连温良恭都不得不屈服。

没办法,人的名树的影……

凶兽屠宰场。

“咳咳……哇!”

江东一边咳血,一边拔出插在肩胛的枪头,龙蛇会二路元帅枪王赵,浑身漆黑焦炭,早就熟透了!

一刀刘的斩马刀早已碎裂,胸膛诡异的凹陷,鲜血止不住的从口鼻溢出,而一旁的成大器也没好到哪里去,精神力衰竭,倒在地上大口喘气。

“噗嗤!”

荆三思看着自己腰部的伤痕,怒极反笑:

“老子连笔仙都不怕,还怕你个笔架仙?”

双目诡异的血红,精神力勃发,武道异象九头虫离体猛然冲向笔架仙。

“啊!”

笔架仙大脑如针扎,惨叫出声,抱头倒地,痛苦挣扎。

而九头虫的虚影正爬俯在头颅旁,大口吸食着精神力。

“回……回来!”

荆三思用尽气力喊道,武道异象消失,而后倒地昏厥。

最后一处战场。

钱百万的虎头大刀,掉落在地,刀身龟裂,仿佛在哀鸣一般。

老树下,钱百万死而不倒,靠在树旁,胸膛处一杆长棍洞穿心脏顺带着还插入老树深处。

钱百万口吐鲜血,嘶吼道:“我恨!”

“伱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双目圆睁,再无生机。

他万万没想到,施烈不仅肉身强悍,能跟自己打的有来有回,精神力也异常强悍,七十二把飞刀更是让他防不胜防。

【模拟器:精神力增加30点,当前精神力为101点】

【模拟器:宿主精神力达到100点,正式进入滴境!】

“噗!”

施烈将镔铁棍从钱百万的心脏处拔出,脸上无悲无喜,只是喃喃道:

“我入滴境了!”

……

观想者协会。

何奥衣衫褴褛的跪倒在地。

睚眦等人目标明确,擒获何奥后,第一时间控制战局,押赴到荆棘面前。

巡守署其他人马,也在九大队的掌控中。

荆棘问道:“何至于此?”

“我……我没办法!”何奥苦笑不已。

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上官发话,他没得选啊!

“你有办法的!”荆棘慨叹一声。

只见睚眦走到屋内,禀告:

“会长,碎尸万段佣兵团来了!”

“都来了?”

“没有,万段带着一百零八骑,控制住了城外的卫戍兵团。”

何奥双目圆睁,内心惶恐更甚,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小小的卫城争锋,竟然会迎来碎尸万段佣兵团!

“你瞧!”荆棘看向何奥:

“卫戍兵团这张牌,废了,良禽择木而栖啊!”

良禽……择木而栖?

“说出来能保我一命吗?”

“看你说的是什么!”

何奥当场反应过来,高声道:“我检举,我揭发!”

“游行示威的人潮中,有一伙人身上捆着炸弹!”

“!!!”荆棘怒不可遏,扯着他的衣领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有炸……炸弹!”

“快!”荆棘回头看向睚眦:“快啊!”

……

龙蛇会,武备局,巡守署,卫戍兵团,全军覆没。

当刘清泉看到万段前来,就明白大势已去。

底牌尽出?

不!

还没结束!

在赶往城外的吉普车里,刘清泉拨通了电话,电话只响了一声,他便挂断。

游行示威的队伍中,身材矮小的青年,掏出手机,看到未接来电,高喊道:

“成仁!”

众人讶异回头间。

只见周遭数十人,迅速拉开衣服,就要引爆腰间炸弹。

“好胆!”

熊山海怒吼一声。

“画地为牢!”睚眦还在远处,见状只能一声长啸。

“砰!”

“砰!”

“砰!”

此刻……灵山区主干道,落针可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