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夕阳下的奔跑

收割者职业并不高尚。

相反,少有真正的天才愿意干这行,整天和尸体接触,常年忍受各种稀奇古怪病毒的侵蚀,一不小心便落下病根。

干的是拿命换钱的买卖!

谭叔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屠宰场后院的小区,三人在一楼庭院内,喝酒吃肉!

“娟啊,多炒几个菜,昨天的腰花你也给炒了吧!”山子边倒酒边吆喝道。

“不用,别麻烦了!”施烈看着满桌的菜肴,感慨道:“太多了浪费!”

“这叫什么话!”谭叔抽着旱烟,说道:“你这年纪,正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时候,多吃点,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些凶兽边角料,别嫌弃就成。”

众人喝着酒,山子又追问道:“施烈啊,有没有想过来当收割者?就凭借你的手艺,肯定能多赚点钱的!”

他也是好心,施烈都沦落到吃下水,天赋又这么高,没道理不帮他一把,收割者两个月下来,赚个大几万,还是不难的……

“施烈你别忙着拒绝!”

谭叔给他算了一笔账,刘成这技术一个月都有两三万,更何况施烈?

真要有珍惜或者难处理的凶兽,他一个月十万八万,也能赚到。

而且近水楼台先得月,凶兽肉是不缺的,营养也跟得上。

谭叔一顿分析最后说道:“这活别干长,干个两个月,怎么都不吃亏!”

“我考虑考虑,明天给您答复!”施烈笑道。

“行!”

这顿酒,从傍晚喝到深夜,李想直接在山子的屋里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施烈刚想起床回去,就见谭叔抱着一坛酒。

“您这是?”

“内脏有毒,以后少吃!”谭叔直接将酒递给他,说道:

“这药酒是我自己泡的,灵气还算充足,用他修炼吧!”

足足有饮水机大小的坛子里,摆满了各种凶兽的内脏,药酒的颜色浓稠无比,即便封装完好,都隐约能闻到一股药香味儿。

“谢谢谭叔!”施烈接过致谢。

“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不当收割者,也记得过来告诉我一声!”谭叔拍着施烈的肩膀叮嘱道。

“一定,一定!”

施烈再次拜谢,怀里抱着药酒,拎起袋子离去。

没过多一会,山子从里屋出来,瞧见师傅一个人在抽闷烟,问道:

“师傅,药酒都给他了?”

“给了!”谭叔神情有些惆怅:

“这年头,谁活着也不容易啊!”

……

……

施烈回到家,进入厨房清洗碗筷,回来的时候顺路买了药材,没有专业设备,做不了低配版营养液,但是做道营养液火锅,效果也差不了多少!

厨房内,施烈手持菜刀,刀工了得,一副牛内脏包括了牛心,牛百叶,牛肝,牛肾,牛肺。

一顿忙活,所有内脏整理完毕,他往火锅盆里倒上水,插上电,然后将整理好的草药倒入其中烹煮。

食草性动物体内的毒素会比食肉动物少很多,而且牛内脏相比其他内脏更有营养,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购买一副牛内脏的原因。

趁着草药正在熬煮,他拆开包装完好的虎鞭。

鞭体呈长圆柱形,长约18cm,直径1.5至2.5cm,灰褐色,不透亮。头部呈圆锥形,顶部较圆,中下部有细小乳突起或砂粒状细小倒刺,触之有糙手感。

施烈按照山子的叮嘱,只切割了3厘米的虎鞭,剩下放到冰箱里保存。

利用精湛的刀工,将虎鞭切成薄片,透可见光,方为上品!

“咕噜噜……”

一锅草药已经煮开,施烈赶忙放下碟子,拿起锅盖。

一股浓郁的草药香味,扑鼻而来,闻之令人食指大动!

火锅就酒,越喝越有!

施烈先将切好的牛心倒入锅中,打开药酒,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施烈只是闻了闻,体内的灵气活跃程度竟然大大增加!

“好酒!”

施烈眼前一亮,给自己倒了一两。

初次品尝,他生怕药酒效用太强,先浅尝一下。

回到座位,施烈夹起牛心片,上面挂满了草药汁,趁着热乎,他抓紧吃了起来。

随着牛心入口,一股热流瞬间从喉咙流向四肢百骸,浑身热气腾腾,跟蒸桑拿似的。

“够劲!”

施烈边吃边盘算,这一顿牛下水火锅,内脏没花钱,药材花了一千多星元。

一顿火锅堪比一支营养液,而市面上一支营养液大概在八千到一万五星元左右!

这个性价比,非常高了!

不愧是我!

想着想着,杯中的药酒不知不觉减少,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一两药酒已经喝完。

“……应该不要紧吧?”

才说完,他便感觉引爆了炸弹似的,整个身体忽冷忽热,他想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

可偏偏此时,他却如鲠在喉,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醉醺醺的脸上因为憋足劲想要说话,而变得通红。

“啊……”

“噗……”

浊气喷涌,椅子直接破碎,施烈跌倒在地,但也正是因为浊气的排出,他终于能张嘴说话。

“我艹,我的椅子!”

“咯吱,咯吱……”

他缓慢起身,感觉到自己的胃变成了一个散发着无穷能量的火炉,正不断淬炼着全身骨骼。

施烈的生命力也在不断增加!

1.1!

1.3!

1.5!

“这药酒?泡的内脏真够劲!”

施烈也明白过来,内脏的药效本不会这么大,但在配方草药的中和下,产生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而他服用药酒之前的生命力甚至不足一点,能扛得住此刻的药效暴发,多亏他的无漏之体!

身体里那股热流顺着经脉依旧在流淌,施烈仿佛能听到自己的血液在血管内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如大河奔腾,卷起万丈波涛!

“不行,再这样下去,身体不撑爆,经脉也废了!”

施烈艰难起身,朝楼下跑去。

越是奔跑,他越感觉通体舒泰,此时正值中午,烈日高悬,天气炎热,路上行人较少。

施烈找准目标,朝着城外跑去。

狂奔!加速!

加速!再狂奔!

从正午到黄昏!

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