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恨地无环熊山海,独挡千军震乾坤!【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晌午,秋风肃杀。

各大堂口正秣兵历马,只等堂主一声令下!

整座城都充斥着无形的硝烟,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山海武馆,休息室。

熊山海眉头微皱,不发一言。

一旁的王无忧也是目露沉思。

“考虑的怎么样?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施烈问道。

熊山海长出一口气,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

“你观想者道路第一难就玩的这么大?”

“无忧你的呢?”

王无忧回过神,看向熊山海:

“第一难啊?一人一刀一村,独挡兽潮来袭。也可以不挡,但是我不愿意!最近的一道劫难就是在赤水河畔斩杀作恶蛟龙!”

“是啊……”熊山海神色陷入回忆:

“老子当年觉醒武道异象后,第一劫难是面对黑鸦之翼制造的恐怖袭击,我也可以不去,只是我不愿意!”

“最后一道劫难便是带着兄弟们活下去,一个不落的活下去,可是我失败了,山海佣兵团没了……”

“连……连你的虎胆都破碎了!”王无忧满脸懊悔。

“这算个屁,老子的兄弟只要能活过来,虎胆再碎百八十遍,算事吗?”

熊山海大手一摆,看向施烈解释道:

“说这么多,我只是想告诉你,有些路可以不走,但是我们不愿意,你第一劫难也是如此,可你偏偏走了!”

“都是一路人,以小博大我喜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只会赌牌,还不会赌命呢!”

熊山海扭头对王无忧说道:“更别提你小子也牵扯进去,山海佣兵团的人还活着的不多,这一次我奉陪到底!”

言罢,三人分头行动。

秋风席卷着乌云,遮蔽着这座城市。

好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景象。

“咔嚓!”

一道雷电划破厚厚的云层,大雨骤至。

“下雨啦,收衣服了!”

路上行人四散奔走。

街道尽头,龙蛇会的人马从大街小巷走出,百川归海汇聚在主干道上,他们的右手都绑着一条黄丝带,许多人高举着旗帜。

上书——

【观想者协会腐败贪婪,大搞垄断!】

【我们是苦力,难道儿子也要是苦力?】

【荆棘滚出华鼎市!】

各色旗帜,条幅随风招展,众人一言不发,人潮如海,踏着雨水,无形的压迫感让人窒息!

这是民意!

“荆棘滚出华鼎市!”

行至半途,一位小弟挥拳高喊。

声音响彻云霄,赢粮景从者无数!

二把手庭院。

荆白宇说道:“爹,刘清泉先出手了,就凭施烈那小子行吗?要不我们先出招?”

“不,再等等!”

荆棘回想起他和施烈见面时的场景,笑道:

“给他点时间!”

武备局。

“快,快,紧急集合!”

一队长洪武叉腰高喊。

武备局上下,近百号人马迅速集结,正当众人疑惑不解之际,马走日施施然走了到台阶之上,对众人说道:

“民众正常集会,示威游行,按照惯例,我们前往维持秩序!”

这话……骗鬼呢?

那群人谁不知道是什么成分啊?

民众?

示威游行?

滑天下之大稽!

“出发!”

“是!”

众人声音嘹亮。

没办法,身上穿着这身皮,还不是上官说什么就是什么?

办公大楼,顶层。

刘清泉端着高脚杯,红酒在杯中摇曳,他坐在落地窗前,不知是静静欣赏这狂风暴雨,还是欣赏着上万人的民意。

“下棋,不抢先手可不是我的风格,让我滚?”

刘清泉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嘴唇滑落几滴红酒……呈现诡异的红色。

“在华鼎市,连何苦跟李观棋都当缩头乌龟,地盘只有一间学校,你个荆棘有什么?中三境的实力?呵呵……那可不够!”

“坚持的久一点,不然我好不容易搭建的舞台,好戏落幕的太快,可不行!”

……

浩浩荡荡的人潮宛如流水遇到巨石一般,整个队伍忽然停下。

正前方。

“踏!”

“踏!”

“踏!”

熊山海手持一杆破旧不堪的旗帜,山海佣兵团五个大字迎风招展。

“噗!”

随手一插,柏油路的地面如同豆腐一般,旗帜稳如泰山。

“熊师傅?”

不少人见到熊山海都一脸诧异。

“熊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

月湖区堂主汗巾青,迈步上前,左肩还搭着一条汗巾,他大手一挥:

“你难道也要挡兄弟们的路?”

“你不想让我们这些人过上好日子吗?”

“喂喂喂!”熊山海歪头狂笑:

“话别说的这么好听啊,你们想干什么,心里没数?”

“一群自甘堕落的废材,也跟我扯这些?”

汗巾青气急败坏:“熊山海你不可能把我们上万人全部杀光,就算你是中三境,等到你气竭之时,也一样劫数难逃!”

“哟?恐吓我,你这是再恐吓我啊!”熊山海怒吼一声,声如熊罴,大地龟裂:

“狗日的,都出来!”

“让龙蛇会看看山海武馆的人手,威不威!”

人潮骚动,只见更多的人从四面八方赶到此地,堵塞沿街通道,将上万人围堵进退不得!

“威!”一人高喊!

“威!”百人高喊!

“威!”万人高喊!

熊山海飞向空中,仰天长啸,武道异象现。

一头体型近乎百米之巨的熊罴出现,端的是威风霸气。

只见熊罴——

身穿碗子铁盔火漆光,乌金铠甲亮辉煌。皂罗袍罩风兜袖,黑绿丝绦麃穗长。手执黑缨枪一杆,足踏乌皮靴一双。眼幌金睛如掣电,正是山中黑风王。

“山海熊罴?”

汗巾青额头冷汗直冒。

马走日刚带领武备局的人马出了街区,就看到高天之上熊山海遮天蔽日的武道异象……

“不好,快!”

马走日神色一变,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单凭那一万人都不够熊山海一人打的。

“留在这里吧!”

王无忧手持长刀,拖拽地面,火花四溅,他看着武备局的人马,慨叹道:

“真是烂透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马走日撸起袖子,计划失败,他难逃一死,现在又看到王无忧这根搅屎棍,他怒吼道:

“我要拿你的命祭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