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捷径难寻亦难走,你方唱罢我登场!【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书房,灯光忽明忽暗。

马走日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长叹一口气。

你不能要求人家儿子惨死,还能保持冷静吧?

可三万人动荡……不是小事。

真要来个大晒马,他这乌纱帽,还要不要了?

“妈的,老子夹在中间,就没人为我考虑一下?”

马走日愤愤不平,打开抽屉,撸起袖子。

随着一顿操作,心满意足的瘫倒在椅子上。

地上那胡乱丢弃的瓶瓶罐罐,数量庞杂。

灯光闪烁间。

马走日半边脸照耀在光亮下,如上天堂,半边脸隐藏在黑暗中,如坠地狱!

“舒坦!”

……

白昼时分,东方升起一轮红日。

一把手庭院,二楼卧室。

刘清泉盘腿而坐,口中浊气喷吐,仔细看,仿佛能看到——

李木子……严晶晶……钱多多……

郑欣的呕血,四方赌坊的大火!

奔波的底层,以及血汗的挥洒!

“呼……”

一夜打坐,刘清泉睁开双眼,这众生百态,化为白雾融入体内。

依旧是手无缚鸡力!

依旧是青天大老爷!

“一座卫城果然不够吗?”刘清泉神色烦躁:

“难不成真的要等七年?我又哪里还能撑过七年?”

即便换届连任,他在这一城之主的位置上,也待不满七年!

“看来清官这条路风险小,但进展慢,果然不适合我,只是贪官风险……”刘清泉神色难明,他想要两全其美,可哪有那么好的事?

“也罢,贪官就贪官!”

言罢,刘清泉起身下楼来到餐厅喝粥。

“老爷!”住家佣人伸手示意:

“马局长,等您一早上了。”

“哦?让他进来喝完粥吧!”

刘清泉拉开椅子坐下,端起饭碗,喝起粥。

不一会,马走日矮着身子走进餐厅。

“坐!”

刘清泉伸手示意。

马走日局促的坐在位置上,问道:

“您知道昨天的事情吗?”

“你是说有骨气酒楼的大火?”

“对……钱百万的儿子死了,是被施烈杀死的,他召集十八个堂口的人马,决定来一次晒马,这影响多坏啊?简直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嘛!”

“大晒马?”

刘清泉眉头一挑:“什么大晒马?那明明是正常的示威游行嘛!”

马走日当即愣神,犹豫片刻后追问道:

“那您的意思是……支持?”

“当然要支持,荆棘会长尸位素餐,民众不满也是情有可原的!”刘清泉放下汤匙,反问道:“伱说呢?”

马走日都傻了,这哪跟哪啊?

怎么忽然就扯到荆棘会长身上了?

真当观想者协会无人?

还是认为黑衣队是慈善家啊?

“属……属下不太明白。”

“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我好像又有点明白了……”马走日强笑道,试图缓解尴尬。

“没事,灵山区武备局局长马走日,临危不乱,安抚示威百姓,可是一大功劳啊!”刘清泉笑道:

“你不会,我可以教你!”

“示威游行民众被观想者协会杀害,你奋不顾身拯救孩童,事情闹大,荆棘会长事发,然后卷铺盖滚蛋,你也官升至华鼎市武备总局任副局长,多好?!”

马走日冷汗直冒,喉管上下涌动,追问道:

“我……行吗?”

“我说你行,你就行,我说你不行,你就不行!”

“呼……”马走日深吸一口气。

一条路是升官发财,

一条路是替罪羔羊,

怎么选?

他能怎么选?

华鼎市武备总局副局长?

刘清泉为他画的饼,可不小。

“我明白该怎么办了!”马走日起身行礼:

“只是……”

“说!”

“王无忧怎么办?”

王无忧虽然是灵山区武备局二队队长,可完全是一个刺头,之前甚至闹到兵戎相见。

马走日怕这一次,王无忧又会强出头。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也是中三境的吧?”

“运气好,运气好。”

“那就宰了他吧!王氏财阀会很高兴多一位晚宴嘉宾的!”

“我明白!”

马走日带上帽子,快步离去。

要么东风压倒西风,要么西风压倒东风。

站队也是如此!

更别说他早就是刘清泉的人!

“来姐!”

刘清泉看着清汤寡水的白粥,忽然有些反胃。

清官的路不适合自己!

那这饮食自然也该换!

“您吩咐!”

“从今往后,大鱼大肉!”

“好的,老爷。”

刘清泉眺望窗外,嘴角微微上扬。

黑衣队保下成大器!

睚眦邀请施烈赴宴!

这一桩桩,一件件,可没逃过刘清泉的眼!

他明白荆棘是什么意思,也自然知道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这不只是他们两个的斗争,还是两家学派的斗争!

那就借着这件事,彻底分个胜负吧!

“哟?又要下雨了?”

刘清泉瞧见乌云密布的天际,抬手拨打电话。

“喂,我是刘清泉,让你们署长接电话!”

……

马走日从一把手庭院离开后,便赶往城寨,来到忠义厅。

钱百万依旧在擦拭手中的宝刀,身上的杀意也越发菁纯,宛如一张引而不发的强弓!

“百万,我……”

马走日刚想说话,却被打断。

“报,十八堂口,堂主,白纸扇,草鞋,各位叔父,刑堂,礼堂,二路元帅都已到齐!”一位小弟抱拳喊道。

“稍安勿躁,等我过去!”

“是!”

小弟转身离去。

“说吧,什么事?”

钱百万看着身前的马走日,嗓音沙哑道:

“如果你是来劝我收手的,那就别说话!”

“别说是你了,今天就算是刘清泉站在我面前,我也不卖这个面子!”

“我今天刚从他那过来。”

“怎么说?”

“按照你们江湖的浑话,大佬决定撑你,不过……”

“不过什么?”

“晒马改成正常的示威游行!”

“可以!”

“冲向观想者协会,打砸抢!”

“也没问题!”

“剑指荆棘会长!”

“都没问题!”钱百万冷笑道:

“我知道你们在打什么小算盘,可是我不在乎,我只要施烈死在我面前!”

马走日颔首:“放心,我也会帮你的,咱们可是合作伙伴啊!”

……

荆棘站在楼顶,抬眼望气,那个方向好似是一把手庭院所在,只听得他喃喃道:

“清白变浑浊?忍不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