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合作共赢胃口贪,杀人还要再诛心!【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此刻,江东翱翔在天际,振翅间引动天雷。

一道道雷电在手心汇聚,瞄准双刀财激射而出!

开学这一个月来,江东每天只睡四小时,拼命打熬根骨,只为跟上施烈的步伐。

他心里始终铭记那支治疗药剂。

正因如此,他才能迅速达到武者级别,并获得学习基础观想法的机会。

可是……施烈的敌人越来越强!

少年的无力感涌上心头,此刻不甘的情绪如火山喷发。

在雨夜,本我怒目,江东觉醒武道异象——雷震子!

胸中一口郁气出,天地压迫自然卸!

“轰!”

一道雷电精准的劈向双刀财的身躯,麻痹之际。

江东振翅漂浮在双刀财的正上方,双手凝聚雷云,一道又一道雷电倾斜而下。

“轰!”

“轰!”

“轰!”

双刀财淬骨境·铜皮的肉身,起初还能抵挡一二。

可是随着雷电劈砍的越发猛烈,这位龙蛇会红棍化为焦炭,烤肉烧焦的气味弥漫在空气当中。

来犯之敌已死,江东忽感力竭,风雷双翅消散,径直摔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施烈几个跳跃赶到现场,接住了他。

“施……施烈?你没事吧?”

江东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问道。

“放心,我没事。”

“嗯。”

江东心中重担卸下,嘴角含笑,不多时只听得呼声大作。

施烈神色无悲无喜,背起他原路返回。

“本我异变?这小子运气不错!”

睚眦摇头:“可是他不知道,自己是钱多多给你设计的局吗?”

“他不知道我足以应付这一切,他也不知道敌人究竟有多可怕,可他还是来了!”

“来了,反倒冲动和鲁莽了吧?”

“不冲动,不鲁莽,荆会长连参加这场牌局的资格都没有!”

睚眦呵斥道:“说话客气一点,那是你惹不起的大人物!”

“你说话也客气一点,他的行为很蠢,但并不可笑……”

睚眦呆愣当场,也不知想到些什么,长叹一口气:

“抱歉,这件事……确实不可笑!”

【模拟器:精神力增加1点,当前精神力为71点】

两人一路沉默,赶到二把手庭院。

施烈和住家佣人说明情况,把江东带上客房休息,而后缓步走入餐厅。

每个人的餐桌旁,摆放着一碗汤圆。

夜色已深,晚饭便换成夜宵。

荆棘饶有兴致的打量这位未来的合作伙伴。

施烈面对荆棘没有丝毫拘束,径直坐下,大口吃着热气腾腾的汤圆:

“芝麻陷的?”

荆棘微微颔首:“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

“我听睚眦说,你朋友本源异变了?”

施烈三两口解决掉汤圆,抬头道:

“他确实觉醒了武道异象,可本源异变是什么?”

荆棘解释道:“世人都说基础观想法鸡肋,但观想本我乃是堂皇大道,勘破自身奥秘,唤醒血脉深处的力量,便是本我异变!”

施烈听罢,嘴角含笑:

“不知,会长请我来是?”

“合作!”

“怎么个合作法?”

荆棘没有正面回答,顾左右而言他:“你对刘清泉怎么看?”

“网上风评不错,据说是个好官,以非武者身份执掌一座卫城,很有希望连任!”

“这些是网上的看法,那你自己的呢?”荆棘反问道。

“他……我不了解,但是我了解城寨,所以刘清泉是什么人,你我心里都清楚。”施烈回道。

“嗯!”

荆棘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他望向施烈笑道:

“齐天圣的路?”

“是!”

“第一劫难至?”

“对!”

“我帮你,你也帮我如何?”荆棘身子前倾,询问道。

“怎么个帮法?”

“帮我更上一层楼,我无条件支持你!”荆棘抬手道:

“开个价吧!”

“覆灭城寨还是立足灵山区?”施烈瞳孔一缩,再次询问确定价码。

“不够!”荆棘举起食指:

“我要的是刘清泉!”

很显然,荆棘的野心比施烈想像的还要大,他真正想要的是刘清泉的位置,或者说是整座华鼎市!

施烈手指轻扣桌面,反问道:“无条件?”

“对!”

“城寨覆灭后,那块地盘归我!”

荆棘哑然失笑:“胃口很大啊?”

“年轻人胃口一向很大!”施烈指着空碗道:

“至少这汤圆,我还能再吃两碗!”

荆棘砸吧嘴道:“夺江山易,坐江山难,龙蛇会三万人马不好安排的!”

“有地就有办法!”

“何解?”

“药田!”

其实,两人都明白,城寨最大的肥肉,就是药田和那三万名便宜的劳动力。

“我可以答应……”荆棘沉思道:“不过,你的牌我看不清大小。”

“想要我怎么证明?”

“城寨覆灭由你主导如何?”

荆棘指着施烈的空碗说道:“毕竟我只知道你胃口大,还不了解你能力如何?!”

“如你所愿!”

既然上了牌桌,施烈就没打算空手而归。

“说定了,我等着看好戏!”荆棘笑道。

“为什么是我?”

施烈心中疑惑,为什么荆棘敢无条件的支持自己。

“我看人很准。”荆棘掏出龟壳示意:“其实我本职工作是个算命的。”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施烈眉头微皱道:

“刘清泉真的是个普通人?”

“现在和你说这些,为时过早,不如将这个话题保留,下次赴宴之时,我知无不言!”荆棘起身搪塞道。

……

城寨。

钱百万双目血红,望着地上的焦炭,他很难相信,这是钱多多的残骸。

“召开堂会,让十八个堂口的大底带着人马来城寨!”

一旁的师爷低声道:“您是打算?”

“我儿子,盏境观想者,可是……死了!”钱百万满腔杀意:“我要施烈跪倒在坟前,我要亲手将他凌迟!”

“明白!”师爷当即领命。

华鼎市十八区,各自堂口的大底接到消息当即带着人马往城寨赶去。

忠义厅前,钱百万认真擦拭手中的宝刀。

“喂?说!”

“你想干什么?别冲动,千万别冲动!”马走日低声道:“施烈这招叫杀人诛心,你别乱了方寸!”

钱百万喃喃道:“杀人……还要诛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