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单刀赴会鸿门宴,反手一张阎王帖!

王瞎子在取得这坛酒时,还被强行喂下一枚蜡丸。

其实,钱多多的请柬从来不是江东父母,而是死了的王瞎子!

不是要走齐天圣的路吗?

不是要求得心境圆满吗?

我拿条人命,砸在你面前,看你怎么选!

王瞎子靠在墙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老哥,嫂子……我没想的,可这世道不好,他没放过我这个死瞎子!”

“我……没办法啊!”

“没事,没事,姐不怪你。”

王春花抹着眼泪。

“嫂子,韭菜馅的饺子……真好吃!”

王瞎子嘴角含笑,身子瘫软在地。

“江东,伱打电话给施烈!”

江百里一边催促着,一边背着王瞎子赶往医院。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

“喂?东子,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王瞎子被人毒死了,那人的目标是你,你最近要小心,千万小心!”

未等施烈追问,江东便挂断电话。

江东没有告诉施烈,自己一家人是钓他的鱼饵,也没有说酒里有泻药的事,更没有说有骨气酒楼的事。

他不想让施烈去,他怕施烈死在那里!

低头看着手机,施烈神色阴沉,他明白出事了。

江湖规矩祸不及妻儿亲朋?

狗屁!

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王瞎子死了?

那个爱沾便宜的王瞎子……死了?!

“叮铃铃……”

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施烈神色木然的接通电话。

“请柬收到了吧?明晚七点,有骨气酒楼,等你!”

“嘟……嘟……嘟嘟……”

电话挂断,施烈心头无名火起,观想图中,炉火鼎盛!

钱多多确实做到了,这封请柬也确实奏效了!

“有骨气?我会去掂量掂量你的骨气几斤几两重!”

施烈双腿盘膝,强忍杀意,修炼一夜,直到大中午去食堂吃了份煲仔饭。

而后没有和任何人说,独自翻墙朝有骨气酒楼走去。

有骨气酒楼,龙蛇会转型洗白的第一份产业,位于灵山区江畔。

上到大堂经理服务员,

下到趴车小弟和保洁,

都是龙蛇会的人。

施烈单刀赴会……鸿门宴!

在路上,他特意在五金店多买了三十六把水果刀。

目前他的精神力有长足的进步,隔空控物的数量也达到了惊人的七十二柄!

街道上,车如流水,人如行。

太阳逐渐西斜,月亮缓缓挂上树梢。

一众人在吃晚饭的时候,才发现施烈失踪,整个屠宰场顿时忙成了一锅粥。

有骨气酒楼!

两大招牌——

三两三的骨气美酒!

香气扑鼻的酱肉骨!

此刻,菜已上桌,只等来人!

“先生,这里衣冠不整,恕不招待!”

酒楼大门外,两位身穿西装的保安,伸手拦下施烈。

“怎样才算整齐?”施烈抬眼道。

“起码要打领带!”

“我有!”

施烈看向左侧的保安,双眼精神力勃发,保安神色木然如提线木偶,自动将领带解下,双手奉上。

施烈随意的带上领带,对右侧的保安说道:“现在呢?”

保安满头大汗,强笑道:“您请进!”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施烈走到有骨气三楼,天字第一号包厢,在这里你能俯瞰整条大江,极目远眺,说不定还能望见苦力成曾经卸货的码头。

推开门,两大招牌菜早已等候着他的客人。

钱多多起身笑道:“稀客,稀客啊!”

“张教授一早就说想要让你加入科研小组,没想到你这小子,开学就参加武道班了!”

“我爸也说想约你见见面,吃顿便饭,谁知道你又进入尖子班,真是羡慕死人了!”

钱多多自顾自的说着,施烈并不理会。

抽出桌上做摆设的香烟。手中响指轻点,烟雾缭绕,遮蔽住两人的视野,也遮蔽住施烈眼里的杀机!

钱多多在这之前一切都尽在掌握,王瞎子的态度,江东一家的态度,无论如何变化,都逃不脱他的手掌心。

钱多多照样能借此达成自己的目的!

你看!

施烈不是乖乖送上门了吗?

但是,他此刻的态度,惹得钱多多有些厌烦:

“烟那么臭,有什么好抽的?”

“那……致幻剂呢?”

这个问题一提出,包厢气氛顿时凝固。

施烈吐出一口烟圈,直视着钱多多: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抽致幻剂呢?”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钱多多不耐烦的说道:

“做生意,讲供求,有人买,就有人卖!”

“喂!”钱多多指着香烟高声道:

“抽烟也会致癌,一样有人抽,又不是我引诱他们抽的,我没有呀,关我什么事,根本就是他们自己要抽,是他们自己选的,管我什么事?”

施烈将烟头碾灭在桌上,长吸一口气,质问道:

“那王放呢?他从来不敢乱花钱,他指着那点钱养老的!”

“……”钱多多嘴角上挑:“他?我是故意的!”

“不然你怎么出来?龙蛇会,城寨,张鼎天,马走日,只要你点头,这个利益链条中,也可以有你一环,华鼎市十八个区你可以任意选择,安安心心等钱上门不好吗?”

“想进商海,城寨和龙蛇会全力撑你!”

“想进宦海,马局和一把手全力捧你!”

“想上大学,想有牌面,想要一辈子衣食无忧,你点个头!”

“代价?”施烈抬头问道。

“杀了成大器,成大器一死,这事就结束了!”钱多多瞳孔紧紧盯着施烈。

“我要是不呢?”

“难逃一死!早晚的问题!”

“你就不怕我在这里先杀了你?”

“第三医院,江东一家,只要你舍得!”

“算你……狠!”施烈不屑的笑道:

“可是我这人,从来不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轰!”

施烈全身气血涌动。

黄发金箍,金睛火眼,身穿锦布直裰,腰系虎皮裙,手拿一条儿金箍铁棒,足踏一双麂皮靴的齐天圣异象与施烈合二为一。

炙热的火焰化为一道实质的披风无风自招展。

武道异象附体!

这还是施烈第一次全力催动武道异象,他狞笑道:

“你算计来算计去,就没算出你自己的死期?”

“老子也给你下份请帖!”

“阎王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