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请客,斩首,收下当狗!

身在天地牢笼,心在神游山川。

一晃下午时分,

惨白的脸色,是他痛苦的证明。

满地的汗水,是他坚持的证据。

筋骨的淬炼,是他进步的铁证。

最后一刻,灵岩化为虚无消散在空中。

“嘭!”

施烈倒在地上,身体恢复自主能力后,强撑着起身。

【模拟器:恭喜宿主达成淬骨境第三阶段·钢筋】

【淬骨境第三阶段·钢筋】

【备注:在草根的基础上,再次淬炼206根筋骨,进入钢筋阶段,束节络骨,绊肉绷皮,筋,一身之关纽,利全体之运动,该阶段的武者将皮肉骨链接在一起,不再是单独的个体,而是一个整体,武者架子再进一步,淬炼气血速度进一步增强!】

【模拟器:生命力提升15点,当前生命力50.1】

“狗日的,真够劲!”

施烈通体舒泰,发现浑身黏糊糊的,连忙走进浴室冲凉。

于此同时,城寨,忠义厅。

一尊香案摆起,蜡烛点燃,火光摇曳。

关公像在烛火掩映下,锋芒毕露。

丹凤眼,杀机难藏!

一排十八名武者,来自地下擂台,拳馆,各自堂口。

他们是从三万人里挑选出来的绝对精英。

十八人双手持杯,杯中血酒。

钱百万面对十八人,笑道:

“二十年前,我赤手空拳来到贫民窟扛起龙蛇会的招牌。当年雄心壮志,谁知道武馆开张还不到半个月,每天平均被人扫荡一到三次。”

摇曳的烛火旁,钱百万冷哼道:

“不止是贫民窟的那些臭苦力,官面上的人更不拿我们兄弟当人,一年内,老子死了三十三个徒弟。”

众人屏息凝神,全神贯注听着钱百万讲述往事。

“佛祖保佑!算命的说我是‘一将功臣万古枯’!”

钱百万举起酒杯:

“不过我不同意。我认为出来混的,是生是死,要由自已决定。这个签桶里有十八根签,每根都是死签!”

众人瞳孔一缩,十八根……死签?

“生死签,富贵签,回来后,华鼎市十八个区,每个区最赚钱的致幻剂业务,我都交给你们去做,人死了不要紧,社团养他全家老小一辈子!”

钱百万目光扫视众人:“有没有要退出的?”

“没有!”

“好!”

钱百万十分满意,举起血酒一饮而尽:

“那就祝各位大佬,去时一帆风顺,来时满载而归!”

“砰!”

众人饮下血酒,狠狠的将酒杯砸在地上,发泄自己心中的激动或者是……恐惧。

“走吧,门外有人告诉你们应该怎么做。”

“是!”

众人来到门外,钱多多早在此地等候,见状只是一挥手,来到了他的庭院。

庭院角落站着十八具面色惨白的死人,大家伙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十八人里,双拳豪平日和钱多多比较熟悉,他上前问道:

“少会长,我们应该怎么做?”

“等!”

“等?”

“对!”钱多多玩着手里的牌,道:“等施烈出来。”

目前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成大器的身上,动他太显眼,除非走投无路才会出此下策,而此刻显然还没有走到这一步。

纵观入局者,施烈反倒是一个不软不硬,捏起来正合适的人选,拿捏了他,成大器自然也就手到擒来!

钱多多可不是傻小子,他深谙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

所以除非施烈能抵挡十八名武者境巅峰武者,十八具武者境巅峰药人的联合夹击,否则他便逃不开自己的五指山。

“可是他不出来怎么办?”双拳豪疑惑道。

“我给他准备了三张牌!你猜我先用那张?”钱多多将三张牌摆在茶几上:“请客,斩首,收下当狗!”

“斩?!”

“错!”

钱多多饶有兴致的笑道:“是请客!”

十八名武者,平日里动手在行,食脑……心眼都是实的怎么食啊?

所以在看到钱多多有详细的计划,并没有选择让兄弟们一股脑进攻,他们反倒松了一口气。

清水小区,贤合庄总店。

月明星稀的夜晚,江百里拉上闸门,王春花早已准备好一桌饭菜,江东摆放好碗筷。

恰在此时,王瞎子拄着导盲杖走进店里,怀里还抱着一坛花雕。

“哎呀,王老弟伱这是干嘛啊?刚给你发了工资,你就乱花?”

王春花解开围裙,上前搀扶着他坐下。

“哪是乱花啊,今天好不容易发了工资,大家一起高兴高兴!”

王瞎子咧嘴笑道,只是眼底藏着一抹悲伤。

本以为黑心华死后,自己就不用再干昧良心的事了,谁知道第二天便又有人拿着致幻剂找上门来。

一步错,步步错。

他这个瞎子又有什么办法?

今天上面第一次联系他,让他把这酒给江东全家喝下。

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好酒啊!”

江百里看着溅起的酒花赞叹道。

王春花笑道:“王老弟破费了!”

酒已满。

这个月对江东父母而言,说是人生的转折点也不未过,贤合庄生意天天爆火,他们也赚了不少,还钱指日可待啊!

“来,今天高兴,咱们碰一个!”

四人起身,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瞎子咬着后槽牙,挥舞着双手,将众人的酒杯打落。

原本欢快的气氛,顿时显得严肃。

“王……老弟,你这是?”

王瞎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坐在位置上嗓音嘶哑道:

“酒里有毒,不能喝!”

有毒?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大门敲响,江百里拉开闸门,小区的孩子笑道:

“江叔,这是有个大哥哥让我交给你的!”

江百里接过一张纸条。

【喝了也死不了,不喝也死不了,那坛酒里只是泻药,不过今日是泻药,明日可不见得还是泻药!】

【联系施烈,明晚七点,有骨气酒楼,让他一个人来!】

江东从王瞎子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后,一阵后怕,凑到父亲跟前,还没等说话,江百里便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他。

两人看完后,江东问道:

“打不打?”

“打!”

江百里解释道:“这是特意针对施烈的,必须打电话告诉他注意防范!”

“老江,东子,你们快来啊!”

王春花尖叫道:“人……快不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