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在梦里见过,种花梦的世界!【100投资加更】

“砰!”

一块手表飞出门外,砸落在地,施烈定睛一看,是荆三思那块价值百万的手表。

上前拾起,屋内激烈的争吵声传来。

“我是在救你,你明不明白?”

“谁要你救?”成大器怒吼道:“知不知道,如果没有施烈,我早就死了!”

屋内气氛沉默良久,荆三思面色不忿的离开病房。

“呐!”施烈将手表还给他。

“谢谢!”荆三思独自一人,依靠在栏杆处。

施烈见状推门而入。

“走啊,我说了哪也不去!”

施烈接过迎面飞来的枕头,无奈一笑,坐到床头:

“是我!”

成大器扭头,面色惭愧:“施烈……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进来的是你,我还以为……”

“还以为是荆三思是不是?”施烈问道:“干嘛那么大火气啊?”

“我不想走……”

“有我在,你不走,没人可以让你走!”

“我还想报仇!”

成大器目光炯炯的盯着施烈。

“啧啧……这就有点难办了啊!”施烈按着他的肩膀:

“不过你答应以后跟我混,我让你亲眼看着城寨覆灭!”

成大器的呼吸瞬间急促:“让他们付出代价,以后我这条命都是你的!”

“安心养伤。”施烈起身:

“等着吧,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嗯!”

施烈关上门,发现荆三思还是在一个人生闷气。

“干什么啊,两个人都这么大火气?”施烈搂着他的肩膀,走到食堂叫了两份牛肉面坐下。

荆三思掏出卷烟:“来一根?”

“不了,我不抽烟的!”施烈笑道:

“不过我不介意你抽!”

“嗤!”施烈打了个响指,食指燃气一团火苗。

荆三思凑上前去,点燃烟后,深吸一口气,自嘲一笑:

“你的精神力掌控的也太好了吧,如臂使指,我就不行……”

施烈大口吃着面,没有接茬,三两口一碗面下肚,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

“我想让成大器跟我们去观想者协会,保护他的安全,他……”荆三思感慨道:

“他不相信我!”

“让他留在这里吧,他现在除了自己,谁都不会相信的!”施烈回道。

“突遭变故,我能理解!”

荆三思别看是个很爱炫耀,表现自己的少年,但是家庭熏陶,耳濡目染之下,为人处世还是十分得体的。

“我只是不理解,他有些话实在是让人生气!”

“你说的是?”

施烈端起荆三思餐盘的面,大口吃了起来。

荆三思露出手腕上的名表,说道:

“我知道他家被火烧了,身上也没什么钱,这块表价值一百零五万,我送给他,可他却不领情!”

“一百零五万……”施烈喝完最后一口面汤,抬眼道:

“他很需要这一百万,但不是现在,而是过去!”

施烈听成大器讲过他母亲生病的事情,因为没有联邦公民证,享受不了福利待遇,想要痊愈那是一笔巨款!

这也是成大器奋力拼搏的原因,只是后来,钱有了,家没了!

一切都晚了!

施烈将这缘由解释了一遍后,荆三思摇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联邦负担太大……墟民的医疗制度确实还没有普及。”

施烈:“来根烟!”

“你不是不抽吗?”荆三思将烟盒递了过去。

“现在想抽了!”

施烈抽着这辈子第一根烟,心中无比怅然:

“我见过没有灵气复苏,实行九年义务制教育的世界!”

“我见过十四亿民众齐心协力,大国崛起腾飞的世界!”

“我见过农民种地不用缴税,人人有医疗保障的世界!”

烟雾缭绕间,荆三思闻言,哑然失笑:“这是什么乌托邦的世界?你在哪里见过?带我长长见识?”

碾灭烟头,施烈指着自己的额头,笑道:“我在梦里见过!那是很长很长的一个梦!”

……

华鼎市一把手庭院。

长相老成持重,穿着朴素的刘清泉,正坐在餐桌旁,津津有味的吃着白水煮面。

一旁,钱多多,钱百万,马走日,洪武,一字排开,跪倒在地。

他们从昨晚一直跪到现在,明明他们是武者,可面对手无寸铁之力的刘清泉,却神色胆怯。

无他,

他们只有拳力,

刘清泉有权利!

在华鼎市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就是青天大老爷!

“事情就是这样。”马走日擦拭着额头的冷汗,解释道:

“我们也没想到,荆棘会派人过去,而且王无忧……”

“够了!”

刘清泉摆手,咬下一口糖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些也没意义。”

“荆棘出面,分明是想拿成大器做文章。”刘清泉看向钱百万:“你说呢?”

“……是,我有罪,大人息怒!”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我不该动成大器的父母,我应该管束好手下,我……”

“不,不,不!”

刘清泉走到钱百万身前,俯视道:

“你错在没有斩草除根,杀他父母,就要杀他全家,不过是一个贱民罢了!”

“现在事情闹大,多少人看我笑话?”

“砰!”

刘清泉一脚踏下,踩在钱百万的后脑勺,无力的脚在权力的加持下,让钱百万动弹不得!

“华鼎市谁不知道你是我养的一条狗?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啊!”

“我家的狗不会咬人,那怎么行?”

“我……我下次一定改!”

“起来吧!”

刘清泉吩咐道:“既然荆会长想要玩,那你们就陪他玩玩!”

“是!”

马走日重重点头,众人对视一眼,皆神色振奋。

“办事去吧!”

四人相继离开,马走日犹豫片刻还是凑到刘清泉面前:

“那王无忧怎么处理?他的背后毕竟站着万段……”

“王无忧?”

刘清泉擦拭着眼镜,抬眼道:

“都上牌桌了,还管那么多?”

“我只知道,这一场过后,只会有三种人,活人,死人,我的人,既然有人走错了路,找死就怨不得我!”

“是!”

马走日快步离去。

刘清泉望着窗外,冷笑道:

“鞭长莫及,我就是弄死王无忧,万段又能拿我怎么样?”

“再说弄死他,可是王氏财阀的命令!”

(今日份三更,求追读,汤圆在这里给您磕头了,砰砰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