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敌对千人,不减狂傲!

秋风凛冽,蝉鸣止,蛙声逝。

天地一片肃静!

凶兽屠宰场,大门空地前。

王无忧横刀立马,以一人之力,震慑千人!

二队成员紧赶慢赶,终于到达,从侧面绕路,走到王无忧跟前。

“队长,二队到齐!”

王无忧吩咐道:“守在这里,我看今天谁敢动!”

“是!”

钱多多额头冒汗,细想自己也没得罪这位新上任的二队队长啊!

难不成,自家每月给武备局的打点,被其他人吃了回扣?

没有分给他?

“狂妄!”

一声怒吼响彻荒野。

马走日身披黑色风衣,带着大队人马赶到此地,身后气血涌动,隐隐看去是只短脚的狼,亦或者是传说中的狈。

“二队擅自行动,是想造反吗?”

王无忧:“造反?造谁的反?”

“明知故问!”

洪武帮腔道:“违反纪律,我看你是想造联邦的反,你眼里还有我们马局长吗?”

“我眼里?”王无忧手握长刀,冷笑道:

“我眼里有凶杀案,有致幻剂案件,城寨是主要嫌疑方!”

“住口!谁不知道城寨是禁毒模范村?”

“禁毒……模范村?”

王无忧心中感慨万千,一时之间竟无语凝噎。

“这里不是前线,更不是长城守备军,你行事如此孟浪,可想过后果?”马走日幽幽道:

“带队回去,看在万段的份上,我既往不咎!”

“二队全体集合,回归队列!”

洪武见状大喝一声。

在钱多多的示意下,人海涌动,分出一条道路。

二队众人神色犹豫间还是朝着马走日的方向走去。

毕竟……

一个只是新来的队长,

一个可是武备局局长!

在灵山区这一亩三分地,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啊!

每走一人,王无忧的神色便颓废一分,他万万没想到,后方竟然腐朽至此?

“我说过伱是个好人。”施烈上前拍着他的肩膀,看着城寨和武备局的人手站在一起,不屑道:

“但他们……可不是!”

“让你的人退回去吧,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一个人进去!”

王无忧扯下手腕的绑带,缠绕在刀环之上,防止敌人的血浸染刀把,握不住刀。

“我已经让山哥把人带回去了!”

“你也回去!”

“呵呵,你知道齐天圣吗?”

“你走的这条路?”

“是啊,有我无敌!”

施烈心念一动,三十六把飞刀漂浮在身前。

一人一刀,一人桀骜!

敌对千人,不减狂傲!

“你难不成真想犯上作乱?”

马走日带上指虎,高声质问道。

“为了区区几个贱民,你想让武备局蒙羞,让一把手蒙羞?”

“犯上作乱?”

王无忧冷哼道:“前线打生打死,后方罔顾人命!”

“贱民?在我眼里,他们也是联邦公民!”

刀身轻颤,他朗声怒吼道:

“强者的鲜血要为弱者而流!”

“那就是没得谈了?”

马走日大手一挥,武备局与城寨沆瀣一气,联合冲杀而来。

“冲进去,我倒要看看这个被贬的武夫,敢不敢斩杀同僚!”

洪武带头冲锋,只是速度过慢,不多时反倒落在队尾。

施烈和王无忧严阵以待,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画地为牢!”

一声轻喝,如口含天宪,炸响在众人耳畔。

一队全身黑衣,头颅被宽大的帽子遮蔽,看不清人脸的观想者在荆三思的带领下,赶到现场。

全场上千人,每个人的脚下都出现了一个圆圈,仿佛凭空生成空气墙,让人动弹不得。

“观想者协会……黑衣队?”

马走日额头直冒冷汗,他当然有实力突破画地为牢,可他敢吗?

“观想者协会办事,闲者退避!”

荆三思撇了眼马走日,旁若无人的走到施烈跟前:

“成大器还好吗?”

“嗯……死不了!”

施烈淡淡的回复道。

“我奉观想者协会的命令,带队前来保护成大器的安全!”荆三思解释道。

观想者协会?

荆棘?

难不成王无忧已经是二把手的人了?

想到这……马走日喉管上下蠕动,在看到观想者协会到来之际,他便明白,这事彻底闹大了!

黑袍队中,服侍绣着四爪飞鱼纹的观想者,缓步走到马走日跟前,说话声音宛如拉锯,沙哑刺耳:

“马局长,杀人全家,小心生儿子没屁眼啊!”

“睚眦……这事不至于惊动你们吧?”马走日强撑着回道:

“左右不过是一个贫民窟的贱民,兴许连公民证都没有!”

“你忘了吗?”睚眦笑道:

“他是武道尖子班的成员,成为观想者的那天起,自动获得联邦公民资格!”

荆三思帮腔道:“不仅是他,连他的父母,按照制度,也一并获得公民资格!享受正式公民待遇!”

杀人也分等级……

他马走日为什么一口一个贱民?

因为贱民和公民不是一个价,也不是一回事!

可……如果事实真像睚眦和荆三思所说。

揪着这一点放大,被二把手上纲上线,或许这华鼎市,真要引发大地震了!

“还赖在这里不走?”睚眦呵斥道:

“下一次,就不是画地为牢,而是五马分尸了!”

马走日神色阴沉,他顶了天只是灵山区武备局的局长,平日里真要偶遇睚眦,即便是站队问题,他也要舔着脸,叫声长官。

毕竟那时候,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

可是现在不同了!

他就是个子最高的人,他不顶谁顶?

睚眦出面,代表的就是荆棘的意思。

而他马走日,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华鼎市一把手刘清泉的颜面。

他退无可退!

此刻,

早已不是钱多多和施烈的事!

也不是王无忧和马走日的事!

而是二把手借着这个机会,向一把手发动进攻!

“你敢吗?”

马走日针锋相对,强撑着不肯退让一步。

“叮铃铃……”

他默默掏出手机,瞳孔一缩:“喂?您说……是!”

“我们走!”

挂断电话,马走日当机立断带着所有人离去。

“马局长,什么情况……”钱多多连忙跟上:

“怎么就撤退了?”

“闭嘴吧!”

马走日狠狠的看了他一眼:“这是上面的意思!”

“跟我走,一把手要见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