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刀破苍穹,横刀立马!

“快,快,都给我集合!”

武备局,二队。

王无忧一声令下,二队全体紧急集合。

“致幻剂,幻草,武道尖子班学生父母被城寨社团杀害……城寨人马攻打凶兽屠宰场?”

王无忧神色无悲无喜,他之前还在想,怎么华鼎市的致幻剂越来越泛滥,怎么查都查不到线索?

原来源头是城寨这个三不管地带?

高三觉醒武道异象,前途无量的观想者,他的父母被杀?

城寨再度背负两条人命!

又要上门去斩草除根?

还有天理吗?

还有法律吗?

挂断施烈的电话,他当即调集人马,准备好好会会城寨的蛇虫鼠蚁!

前院二队集合,动静闹的有些大,一队队长洪武带人赶了过来。

今天灵山区地面上出了大事,上面放话要装聋作哑,二队集合是搞什么鬼?

洪武人如其名长的十分魁梧,有狼头的外号,但自从拿了黑钱,狼头也就变成了狼狗。

“搞什么?没有命令,谁让你们集合的!”洪武怒吼道。

二队人员不知所措,毕竟洪武不仅是队长,还是马走日的心腹,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啊!

“是我!”

背负长刀,心头冷笑,王无忧迈步走出:

“接到报案,有暴徒准备袭击凶兽屠宰场,我召集人手,有问题吗?”

有人报案,就要出警,

这次行动,合规合法。

“哎呦诶!”

洪武当即拉着王无忧走进一楼大厅。

“王队长,来根烟?”

“不抽!”

洪武悻悻的收回烟盒,抬眼解释道: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凶兽屠宰场是兄弟我的辖区吧?真有案件,你倒是知会一声啊,行,我现在就派人过去,你稍安勿躁,把队员都解散了吧。”

“我要是非去呢?”

这话表明了王无忧的态度,洪武这个老油条自然知道这事是糊弄不过去了。

“这里是华鼎市。”洪武吐出一口烟圈,有恃无恐的说道:

“你个新来的二队队长,在我眼里算个什么东西?不要不识抬举!”

烟雾凝而不散,化为无数触手环绕在洪武身前。

洪武低声道:“天亮之前,凶兽屠宰场无事发生,这是马局长的命令!”

“你问我算什么东西?”

王无忧眼眸如刀,一眼望去,锋利的刀意,如芒在背。

“踏……踏……踏!”

洪武额头冒汗,身形倒退,一缕发丝飘荡而下。

“现在我就来告诉你!”王无忧步步紧逼:

“一队破不了的案我破!”

“一队不敢管的人我管!”

“一队不敢杀的人我杀!”

言罢,王无忧朝外走去:“一句话,一队管的了的我要管,一队管不了的我更要管!”

阶梯之上,他大手一挥:

“出发!”

二队跟随着王无忧离去,武备局气氛沉重。

洪武看着地上的几缕发丝,心中暗狠道:“看你得意到几时!”

“看什么看,都给我散了!”

他摆手驱散人群,拨通马走日的电话,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解释清楚,最后说道:

“局长目前情况就是这样,王无忧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

“好了,我知道了!你也派人去!”

“……诶!”

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马走日沉思半晌,最后还是披上了外套。

“妈的,还以为这里是前线?过了今天晚上,老子玩死你!”

“让三四五队全部集合以最快速度赶到凶兽屠宰场!”

电话一声令下,今夜,整个武备局全员出动,剑指凶兽屠宰场!

月黑风高。

凶兽屠宰场大门紧闭,一众收割者在庞火山的带领下,与城寨人马对峙。

空地前,六十多具尸体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殷红的鲜血浸染大地。

双拳豪站在原地,喘着粗气,面对施烈,喉管上下蠕动,心生胆怯。

先头部队整整三百多号人,九位武者级别的红棍……被施烈砍瓜切菜斩杀殆尽!

他这位双花红棍也只是运气好,才捡回一条命。

此刻,全场胆寒,再无一人敢上前一步。

焦灼之际,大部队赶到,钱多多从吉普车上跳下来,双手轻拍:

“哟,这不是学弟吗?”

“怎么?这是不打算给你学长面子?”

施烈歪头笑道:“给又如何?不给又如何?”

“把成大器交出来,既往不咎,不给的话……后果自负!”

施烈:“后果自负?那这事我还管定了!”

“妈的!跟城寨作对?”钱多多怒极反笑:“不识抬举!”

风!

风卷!

大风起!

上千暴徒面色狰狞,只等钱多多一声令下。

方才在乱军丛中,施烈孤身一人,斩杀九名武者,五十三名武道学徒,此时精神力枯竭。

但他丝毫不慌,反倒眺望远方,嘴角微微上扬。

“给我杀!”

钱多多大手一挥,上千名暴徒,冲杀而来。

“咔嚓!”惊雷乍现。

“我看谁敢!!!”

王无忧一声咆哮,如雷在耳!

鞘中长刀冲天而起!

“噌!”

刀光划开云层,明月显,万籁俱寂!

长刀径直插入两军阵前!

“越过此刀者,杀无赦!”

伴随着王无忧的怒喝,众人心头仿佛高悬着一把利刃……

钱多多额头大汗,艰难的抬头,看着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刀旁的王无忧,心中暗恨:

“武备局的人怎么会出动?马走日这个废物!”

很显然,搅局者不是自己人!

靠前的暴徒不信邪,迈着步子朝前走去。

“噌!”

白色刀芒一闪即逝!

“啊……”暴徒倒地哀嚎。

凄惨的哀嚎声,打破宁静,众人抬眼望去。

只见暴徒的右腿从根部断裂,伤口平滑!

“嘶……”

这刀意,竟如此强悍,莫非是中三境武夫?

“没事吧?”

王无忧震慑完宵小之辈后,扭头问道。

施烈:“小场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动静闹的越来越大,在武备局全员出动后,事态渐渐不受控制。

华鼎市,二把手庭院。

荆三思坐在一旁,屏息静气。

书桌之上,龟壳摇动,铜钱落。

“上上签?”华鼎市二把手,观想者协会会长荆棘,饶有兴致的抬头:

“这局得下注啊!”

“三思!”

“我在,爷爷您吩咐!”

荆棘双手在虚空浮动,两道闪着幽光的角马贴上荆三思的双腿。

“拿着我令牌,召集观想者协会的人,保下成大器!”

“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