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风云际会,这个世道会好吗?

“咻!”

“咻!”

“咻!”

只见施烈蹲下身子查看成大器的伤势,但周围地上的碎石子却漂浮而起,以极快的速度朝洞穿一个又一个小弟的头颅。

刀疤脸双手持刀,周身挥舞水泼不进,他惊诧道:“隔空控物?”

“观想者了不起啊,等我……”

“咻!”

话音未落,两把小巧的飞刀,险而又险的穿过刀幕,一刀心脏,一刀咽喉!

“啪!”

刀疤脸倒地,死的不能再死。

“伤势还行死不了,能走吗?”施烈起身问道。

“能!”成大器咬着后槽牙站起身:“谢谢!”

施烈摇头一笑,搀扶着他往凶兽屠宰场走去。

半道上提前打电话让庞火山开车迎接,将他带到屋里好生养伤。

餐厅,一桌好酒好菜早已布置齐全,谭江海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什么情况?”

“这人我认识,龙蛇门追杀他,我顺手救下!”施烈一五一十的解释清楚。

“没留活口就行!”谭江海磕了磕烟灰,对庞火山吩咐道:“山子,去把尸体全部运回来,带到焚化炉去!现场清理干净!”

“诶!”庞火山答应一声,推门而出。

“谭叔,这事动静闹得挺大的,听他自己说,在城寨他还干死了龙蛇门的红棍和五十几个帮众。这事瞒不住的!”施烈解释道。

“那你的意思是?”

面对谭江海的询问,施烈将之前李木子对他的刺杀完完本本的讲解清楚,最后说道:“龙蛇门早就跟我有仇了,这笔账我还没算呢!”

“你想怎么算?”谭江海眉头微挑:“龙蛇门在城寨根深蒂固,帮会足足有三万多人!”

“人多不算本事!”施烈笑道:“我食脑的!”

“我想和娟姐谈谈。”

“找她干嘛?”

“我有大用!”

“好!我打电话!”

施烈在看到成大器的一刹那,便已明悟,何为火血交织成苦难,万千众生皆知返!

迷途知返,

劝说?

不!

要靠拳,权,钱,这三样东西才行!

劫难已至,又是冤家路窄,龙蛇门这个钱袋子我砸定了!

娟姐从家赶来,施烈面带笑意,问道:“娟姐听说你之前在药园上过班对吧?”

“嗯嗯,干了蛮久的,爷们没了,这活又没法照顾孩子,我才没干的。”

“那这上面的草药你都懂得种植方式吗?”施烈将光脑递给娟姐。

娟姐接过,望着上面的草药名,微微点头:“这些都是基础草药,料理起来不难!”

施烈细细附耳,吩咐娟姐接下来的任务。

深夜。

城寨灯火通明,气氛肃杀!

四方赌坊场子被掀,

看场子的红棍黑心华死在家里,

五十多具尸体,三十多人受伤,

带队追杀的双花红棍刀疤脸音讯全无!

龙蛇门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

今天,整个贫民窟的目光都汇聚在龙蛇门的身上,昔日高高在上,耀武扬威的龙蛇门,不败的金身正在摇摇欲坠!

“钱爷,一路追踪到凶兽屠宰场附近,战斗痕迹到此终止!”双拳豪双手抱拳解释道。

“凶兽屠宰场?”钱爷面色凝重,怒极反笑:“你确定?”

“我确定!”双拳豪解释道:“要不是凶兽屠宰场也有一队人马,我们为了不打草惊蛇,早就进入搜捕了!”

“打草惊蛇?”钱百万手中佛珠龟裂,他沉声道:“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我,在看龙蛇门的笑话吗?”

“带兄弟去,砸开凶兽屠宰场的大门,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双拳豪快步离去。

钱多多通完电话走进大厅,对钱百万说道:

“我问了武备局的人,他们调了监控,凶兽屠宰场地段偏僻,那个时间段只有一个人出地铁站!”

“谁?”钱百万嗓音沙哑道。

“施烈!”

“你跟着去吧!”

“诶!”钱多多心领神会,当即扭头,快步追上双拳豪。

贫民窟是三不管地带!

城寨是贫民窟的王!

可出了这贫民窟,黑是黑,白是白!

今夜,整个城寨大动刀兵,动静闹的越大,官面上的压力便越大!

三万多人的龙蛇门不好惹,但再多人不能明目张胆的踩着官面的脸!

深夜,得到消息的马走日,从小三的床上爬起来,思考再三打电话给钱多多。

“听说你带着人去凶兽屠宰场了?”

“对!”钱多多言简意赅。

“那是灵山区的缴税大户,庞火山不好惹,快让人回来!”

颠簸的吉普车上,钱多多冷笑道:“马走日?你今天说话好不给脸啊!只要我爹还在,这灵山区就翻不了天!”

挂断电话,钱多多将手机扔到后座,怒吼道:“快,快,快!”

司机闻言,油门踩到底!

浩浩荡荡的车队朝凶兽屠宰场进发。

马走日脸色铁青,身材妖娆的小三披上睡衣,靠在马走日大腿上,娇滴滴的喊道:“马哥,人家还要……”

“要?要个屁!”马走日一巴掌甩在小三的脸上,拿起打火机,朝阳台走去。

小三委屈巴巴也不敢说话,只是默默的在床上流泪。

动静闹大,一把手刘清泉面子上就不好看,他是第一责任人,可问题是他的辖区内,为什么会有城寨,为什么会有贫民窟的存在?

那是人家钱百万,每个月拿钱硬生生砸出来的,整个武备局上下谁没收过黑钱?

武者也是人,修炼资源,各种基因药剂,兵器,功法,哪样不要钱?

钱从哪里来?

呵呵……总不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

都是利益集合体,既然劝不动钱百万,那就只能尽力把事情压下来!

想到这里,马走日拨通了武备局一队长洪武的电话。

“喂,我是马走日!”

“局长有何吩咐?”

“凶兽屠宰场的动静压下来,地铁配合市政部门关闭!”

“明白!”

与此同时,凶兽屠宰场。

“事情就是这样,我爹娘都死了……”成大器无奈笑道:“施烈,你说这个世道会好吗?”

“会的!”施烈让他安心休息,得知事情的始末后,他走到阳台,拨通了电话。

“喂?找我什么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