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武道异象——齐天圣!

整片天空,乌云汇聚,风雷交加!

何苦嘀咕道:“施烈?他修习是炉猿炼心法?”

熊山海颔首道:“是啊,只不过不知道他走的是哪一条路!”

高天之上,一只猿猴现世,只见它——身穿金甲亮堂堂,头戴金冠光映映。手举金箍棒一根,足踏云鞋皆相称。一双怪眼似明星,两耳过肩查又硬。挺挺身才变化多,声音响亮如钟磬。猴嘴咨牙弼马温,心高要做齐天圣。

只见齐天大圣挥舞手中金箍棒,将周遭搅得天翻地覆,九头虫和牛魔的武道异象摇摇欲坠,齐天大圣的武道异象占据半边苍穹!

“齐天大圣?这条路不好走啊!”同为观想者,何苦自然知道其中隐晦,齐天大圣的名号,便注定他观想者路途,要一路高歌猛进,不然道心尽毁!

只是……这世上,高手云集,谁又能保证不尝一败呢?

连武道异象都要争个输赢,可想这条路的霸道!

施烈紧闭双目,识海中,他孤身一人朝远方走去,入眼处一片荒凉,黄沙漫天,不知过了多久,前方出现空气墙,仿佛施烈走到识海的尽头。

抬眼望去,一行古朴的大字,精神力的冲击扑面而来——

【第一难】:火血交织成苦难,万千众生皆知返!

“信马由缰,终至劫难?”

施烈猛然惊醒,精神力虽然得到长足的进步,可他明白,在没解决这第一难前,他的精神力不会得到增长!

观想者的修炼关隘凶险异常,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施烈收定心神,全力运转呼吸法,气血急速沸腾!

高天之上,原本耀武扬威的九头虫与牛魔王,此刻被挤在角落,瑟瑟发抖,阵法内的灵气近乎九成九都被施烈包揽!

“不好!”

李观棋眉头微皱,白日星辰之力本就微弱,三人不仅成为观想者,他们的武道异象更不是凡品,再这样下去,这个千载难逢提升实力的机会就要浪费了!

李观棋双手掐诀,双目绽放精光,一道棋盘虚影浮现在半空中,随着黑白双子逐渐落下,太阴之力,太阳之力,再度牵引,汇聚在阵法之内。

灵气瞬间恢复充足!

终于,历时一个月,灵气汲取到极限的三大异象缓缓消失,后山轰然爆炸,土石飞溅,幸得阵法防护,这才避免了一出事故!

五十三名同学,经过一个月的闭关,实力得到长足的进步,每个人呼吸之间,如雷在耳,动人心魄!

“我的气血强悍了不少啊?”

“谁说不是呢!现在感觉可以打之前三个我!”

“爽啊!”

众人兴奋无比,可即便实力提升巨大,他们在看到施烈,荆三思,成大器时,依旧是满眼羡慕!

武道异象!

天生不凡!

他们只是武者,可人家是观想者!

“呼……”李观棋抬手一指,棋盘落下,每个人的头顶都浮现出一个数字。

少的是个位数也有五,多的足足有三十,最令人吃惊的是施烈,他头顶的数字是五十!

“这什么意思?”

“是啊,施烈头顶的数字好高啊!”

“我才只有个位数……”

众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李观棋长出一口气解释道:“武者一境又谓之淬骨境,此境界重点在于淬炼全身206根筋骨,你们头顶的数字便是此次淬炼筋骨的数量!你们的排名高低也根据淬骨数量多寡来划分!”

他大手一挥,衣袖里飞出一张张金卡,漂浮在众人的身前,施烈当之无愧获得第一名将百万星元收入囊中。

惹得在场众人一阵艳羡。

李观棋解释道:“你们可以凭借卡号登入武者论坛,查阅到伱们想要了解的各项信息。”

“尖子班的各项公告也会在论坛小组里告知大家!”李观棋笑道:

“大家这段时间也辛苦,给你们放一个星期的假,七天之后再度返校,正式开始学习!”

持续一个月的闭关结束,人群散去。

成大器近乎全力的朝贫民窟跑去,他狠狠握拳,“娘,你的病有希望了!”

大医院,专业的医疗团队,高昂的治疗费用,本是压在成大器心间的巨石,可是九十万的巨款,让一切都有了转机。

成大器前所未有的兴奋,一路疾驰,跑进弄堂,却发现领居见到他,流露出怜悯的神色!

什么情况?

成大器心一揪,快步朝家跑去,入眼处却只见被烈焰焚烧殆尽的残垣断壁!

家……没了!

他的呼吸瞬间急促,嗓子发干,身形踉跄,勉强扶墙才不至于跌坐在地。

“大器?你回来了?”隔壁肉铺的张屠夫见状喊道。

“张……张叔,我爹妈呢?”

成大器不死心,抱着最后一点幻想问道。

“你进来坐。”张屠夫拉着他进屋,将苦力成写的信交给他,抽着烟将一切原原本本的解释清楚。

最后说道:“你妈病死在诊所,你爸带着雷管炸了四方赌坊,黑心华放火烧了你家房子……这世道就是这样,咱老百姓没个活法。”

一根烟抽完,张屠夫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爸走之前,让我叮嘱你,别报仇,考武道大学,离开贫民窟,换个活法!”

“苦力的孩子,不该还是苦力!”

成大器一阵恍神,家里欠高利贷,他当然知道,可他不明白,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为什么会再次变成孤儿。

他明明有钱了啊!

明明一切都要好起来了啊!

这狗日的世道!

成大器缓过神来,只听到张屠夫的最后一句话:“别去报仇!”

焯!

这世道好不公平,杀父之仇哪有不报的道理?

“孩子,你爸收拾了个包裹在我这里,带着它抓紧回学校吧,小心有人将你回来的消息,告诉黑心华……他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张屠夫说完便起身走到卧室,拿包裹给成大器。

成大器双目猩红,拿起案板上的剁骨刀,朝外走去。

此刻,残阳如血,杀机难掩!

一位少年,决定违背父亲的遗愿,向这个万恶的世道发起挑战。

夕阳拖拽着他的身影,只听得他嘴里不断念叨着:“血债血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