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特殊职业—收割者

众所周知,动物的内脏有毒素残留。

尤其是肝脏具有排毒的功效,在长久的排毒过程中,毒素也会不自觉的在内脏里堆积,特别是一些重金属,难以排出体外,最后只能累积到了内脏中。

凶兽更甚!

是以,在如今灵气复苏的时代,凶兽的内脏基本上属于鸡肋,使之无用弃之可惜!

内脏下水根本卖不出价钱,顶多只有一些联邦底层,手里没钱的居民,会选择购买下水。

施烈坦然道:“对,买点下水,什么下水都可以。”

女服务员,上下打量着施烈,嘴角轻蔑的笑着:

“不好意思,本店是高端品牌,不卖那些下贱货色!”

说着,她状若无人的开始打扫起卫生,根本不把施烈放在眼里。

见状,施烈耸了耸肩,离开店铺,抬头看了眼商标——【王氏肉铺】!

果然上行下效,王氏财阀,真是威风啊!

“地板都被踩脏了,又要打扫卫生,真是晦气,接待的第一个客人,竟然找我买下水?”

“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倒霉到家了!”

店里,女服务员撇了眼店外的施烈,故意放大声调,刻薄的话语,传入施烈的耳朵。

他摇头笑了笑,这就是现实!

施烈扭头坐上地铁,朝着城市边缘走去。

那里坐落着灵山区唯一一家凶兽屠宰场。

灵气复苏,凶兽的新陈代谢加快,细胞活跃,基因不稳定,在和人类的对抗中,十分容易诞生出全新的器官。

而死后也更容易腐败变质,各种细菌急速繁衍,甚至成为尸体炸弹,是极度危险的生化武器。

但凶兽是人类发展的宝贵财富。

所以为了尽可能多的获得凶兽资源,每当城外的自由佣兵团或者是武者军队满载而归,都会第一时间来到凶兽屠宰场,交由专门的屠宰人员负责切割收集资源。

久而久之,收割者这个职业也应运而生。

面对同一头凶兽,经验老到的收割者比初出茅庐的收割者,收割的资源甚至可以多出三成!

越驶向城市边缘,地铁上的乘客就越少,车窗外的景色也越发荒凉,但别看荒凉,这个范围,还在城市防护罩的保护之内,所以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傍晚五点。

施烈在终点站下车,又步行一刻钟,赶到了凶兽屠宰场。

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的腐朽气味,其中还夹杂着些许血液的铁锈味。

占地面积足足五百亩的屠宰场,大门口往来车辆络绎不绝,在这里,切割好的凶兽血肉将作为养分,滋养着这座庞大的城市!

施烈等车队远去,迈步走到门卫处。

“干嘛的?过来登记!”

“大叔你好,我想买一些下水……”

门卫大叔原本公事公办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神色,他上下打量着施烈的穿着,语气和蔼了几分,问道:“看你还是个学生吧?”

“是的,开学就高三了!”

“从城里特意跑来的?”

“……对。”

门卫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来买内脏的下苦人,施烈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小刘,你守着,我带他进去。”

门卫扭头说完,推开门一瘸一拐的走出来。

此刻,施烈才发现,门卫大叔左腿膝关节以下截肢,穿着五分裤,他的金属义肢暴露无疑。

瞧见施烈盯着自己的腿,门卫大叔带着他边走边笑道:

“我年轻时候也是个武者,只是膝盖中了毒刺……”

“你叫我谭叔就成……想买下水干嘛?”

看的出来,谭叔很健谈,施烈挠头笑道:

“买来吃……”

此言一出,气氛沉默,谭叔回过头看了眼施烈,长叹一口气。

内脏有毒,这是妇孺皆知的事实!

但作为凶兽的内脏,自然也不乏灵气……那些买不起辅助药剂和营养液的人,为了修炼也只能买点便宜的下水来吃!

谭叔眉头紧皱,拿出包烟,自己默默的抽了起来。

下苦人最见不得下苦人受苦!

“谭头!”

“谭头好!”

“谭师傅!”

一路走来,不少人看到谭叔都点头哈腰的问好。

谭叔微微颔首,对施烈解释道:“在这屠宰场干了一辈子,认识的人多了,辈分也就大了。”

随着两人的深入,空气里的血腥味愈发浓重,谭叔带着施烈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一处屠宰加工间。

施烈抬头看去——【第一加工间】

谭叔若无其事的推开门!

一股刺鼻的气味直往脑海里钻,车间内,冰镇好的庞大凶兽,栩栩如生。

而收割者们正有条不紊的切割着凶兽,尽可能利益最大化。

“山子!”谭叔嚷了一声。

角落里,一位膀大腰圆,满脸鲜血,手持屠刀的收割者,正在处理边角料,这也是他们的福利之一。

庞火山闻声抬头:“师傅?”

“噌!”

他赶忙抹了把脸,一刀剁在案板上,快步走来,问道:“师傅,您怎么来了?”

“我还想着待会下班,找您喝两盅呢。”

山子环顾四周,悄声笑道:“我今天宰了只白额虎,虎鞭我留下了,大补啊!”

谭叔侧身,指着施烈说道:“先忙正事,我带他来买下水!”

“啊……”

“没听懂?买下水!”

“是,是!”山子满脸横肉,凶兽血液混杂着汗水,挤出一张笑脸道:“小兄弟,买什么下水?”

施烈道:“都可以,如果有一副牛内脏就最好了!”

“有!”山子拍着胸脯笑道:“肉类我不敢说,内脏你想买多少就有多少!”

不一会,他去而复返,手里领着大袋子,笑道:“刚收割好的,绝对新鲜!”

施烈打开袋子,看了眼品相,满意的点头:“谢谢,多少钱,我给您?”

不等山子回话,谭叔摆手道:“不要钱,一点下水而已,拿着吃吧!肝脏不要多吃,牛心无所谓!”

“钱必须要给的!”施烈拒绝道。

“给什么给,都是下苦人,活着不容易,你还年轻,高三好好学习,日后喝酒吃肉,别吃内脏……有毒的!”

谭叔神色惆怅陷入了回忆。

就在此刻。

车间深处传来一声大喊:“山子,不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