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百兽呼吸法

初中高三个分段的武道班级,统统教授的是基础观想法。

基础观想法胜在百搭,而且日后学生可以无缝衔接进阶版本的观想法。

自然有钱有门路的武道学徒,早已学会了进阶版的观想法。

不过对于大部分同学而言,修炼观想法只是将其当成辅助修炼法门,帮助他们快速汲取灵气成为武者,至于观想者很少有人奢望。

三万多学生里,挑选出来的这五十多名武者级别的尖子生则不同。

一步快,步步快。

他们现在的生命力和身体素质,已经能够承受运转呼吸法带来的灵气灌体和经脉洗刷的痛苦。

二十四小时不停运转的呼吸法,也正是武者实力能够飞速的原因。

观想法虽然汲取灵气存储体内,但淬炼灵气化为气血只能依靠武学来苦熬。

而呼吸法可以加速淬炼的进度,好的呼吸法更是有着各种神妙。

现阶段,最容易获取的顶级呼吸法,便是由教育部专门研发并下放到各个院校的百兽呼吸法。

可再容易,也不是说没有门槛,只有高三期间达成武者实力的学员才有资格学习。

百兽呼吸法,顾名思义,便是模拟各种动物的呼吸方法,淬炼气血,开辟丹田,大大加快修炼进度。

也正是因为呼吸法和丹田的存在,武者的持久力和战斗力才能远超武道学徒。

可以说——

观想法和呼吸法才是整个人类社会的武道根基。

夜晚,繁星如水,银河当空。

李观棋滔滔不绝的讲解着百兽呼吸法的各种奥妙,最后他大手一挥,每个人的耳畔都响起一阵呢喃,仔细听是百兽呼吸法的口诀。

李观棋,何苦,熊山海对视一眼。

熊山海一马当先,双手插入地下,“轰隆隆”地动山摇间,大地蠕动好似流水,五十余名同学脚下的土地变为小舟,带着他们冲进后山。

在一众同学的诧异中,山体也如流水一般,掠过众人身体,进入后山,每个人竟然都有一间小小的修炼石室。

周遭地形改变,小山快速生长,不一会便突破百米的高度。

“呼……”

熊山海面色煞白的起身,长出一口气:

“我任务完成了。”

李观棋颔首,双手掐诀,顷刻间,天空乌云变幻,狂风大作,李观棋引动周天星辰之力灌注而下,直入大阵之内,每一颗星辰的流光都浇筑在一名学生的密室中。

何苦微微一笑,踏足虚空,身后浮现一百零八杆旗帜,在何苦的精神力驱动下,目标精准的插入周遭地下。

待到一百零八杆旗帜全部归位,一阵耀眼的金光闪过,一切好似改变,一切又好似没有改变。

“大周天灵气大阵已布置好。”

何苦飘荡而下,对李观棋说道:

“加上山海的地脉梳理,从现在开始,这座后山的灵气浓度可以称得上洞天福地的级别。不过只能维持一个月。”

三人分成天,地,人三个方位盘膝而坐,静静等待,一众学生破茧化蝶之日。

山体内部的密室呈正方形,只容得下一人端坐,在密室正前方,刻有一行文字。

【百兽呼吸法淬炼气血,开辟丹田,限时一个月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结束后,根据大家的表现,开始排名,第一名奖励一百万星元。】

荆三思一阵狂喜,费劲千辛万苦终于获得百兽呼吸法,不枉他千辛万苦的修炼,荆三思赶忙闭目细细聆听耳畔的呢喃。

另一间密室里,成大器看着一百万奖励,不自觉的双手握拳。

作为码头苦力的儿子,他的未来本该是子承父业,亦或者加入城寨,成为灰色地带中的走狗。

天知道,父母为他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而今,一百万星元近在咫尺。

这笔钱对于荆三思来说,不过是一块手表罢了。

但对他来说,这将是改变他一家三口的救命钱。

“娘,撑住,你的病有希望了。”

成大器调整呼吸,细细感悟着百兽决的奥秘。

施烈盘膝而坐,伴随耳畔的呢喃,脑海炉鼎一阵晃动,无数文字实体化后又投入炉鼎,大火熊熊燃烧。

“一百万,及时雨啊!”

施烈微微一笑,双腿盘膝,根据口诀运转浑身气血,准备开辟丹田。

周天星光垂落,灵气激荡。

江东因为身体重伤得到治疗药剂的修复,生命力得以增强,现在更是学会了基础观想法,他汲取灵气的速度大大提高。

即便入夜后,他依旧进入武馆,不停的苦熬肉体。

男孩要走多少路才能成长?

也许是一生,也可能是一夜。

暑假经历感情的挫折,今天又看到施烈的成绩,江东下定决心,要头悬梁锥刺股,他不想看着兄弟走远。

地面满是水渍,江东大汗淋漓上衣早已湿透,可是他依旧一拳,又一拳,坚定的挥舞着。

少年的汗水和眼泪向来不值钱,值钱的是他此刻一往无前的信念。

……

夜深时分,码头人来人往,一艘艘船驶离港口,苦力成走到码头管事处,领取今天的工资

“苦力成,要不要这么拼?”

管事看着账本笑道:

“五百块啊,你不要命了?”

“嘿嘿,谢谢大佬。”

苦力成矮着身子接过五张红彤彤的钞票,笑道:

“没办法,家里老婆病了,急等着用钱。”

管事摇头道:“你迟早累死,赚钱?没想过进城寨种金子?”

金子是这群人对幻草的称呼。

而幻草便是制作致幻剂的主原料!

“比伱在码头扛货强多了,挺适合你这种庄稼汉的,你要去我可以帮忙说上话。”

苦力成谢过管事的好意,婉拒后,朝家走去。

有些钱太脏了,更何况自家婆娘的病,即便大家不说,可难道不是这金子惹的祸?

干干净净的五百星元,不昧良心,挺好!

等大器考上大学,就该享清福了吧?

苦力成畅想着未来,走进小巷,发现领居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他心肝一颤,小跑到家。

大门不翼而飞,家里一片狼藉,自家媳妇衣衫不整的倒在病榻之上。

“谁干的。谁干的啊!”

“郑欣,媳妇你没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