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这小子哪冒出来的?

同学们齐声应答。

路雪儿点头笑道:“希望咱们班也出几个好苗子,进入尖子班。”

“尖子班和其他班级有什么区别吗?”同学举手问道。

“那区别可大了。”路雪儿解释道:

“不提其他福利,光是进了尖子班,学校直接发五万奖学金,排名越高,奖励越髙,尖子班的第一名可以获得百万星元的奖学金。”

考进尖子班有五万?

最高可以获得百万?

一百万的奖学金,甚至能改变一个家的命运!

众人窃窃私语,此时施烈脑海中回荡着班导的话。

一百万星元?

这个第一我拿定了,耶稣都夺不走它,我说的。

施烈撸起袖子,战意十足。

“高二(10)班,开始测试。”

拳力测试机面前,众人全力以赴,只是结果有喜有悲,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武道这条路。

拳力没达标三百公斤的学员,连速度都不用测试,便被遣返回教室,拳力考核通过后,才有资格继续测试。

是的!

命运的分水岭在这一刻,便已经开启。

有人鱼跃龙门,

自然有人粉身碎骨,

至此之后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刘强西——力量:308公斤!】

“啊,我过了,我过了。”

刘强西看到结果,肆意宣泄着内心的狂喜。

虽然是压线,但也是过了啊!

不少人投来艳羡的目光,等等,刘强西身后的人是……施烈?

好家伙,连他也来了?

众人饶有兴致的瞧着施烈走上测试台,不乏有人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这里依旧是胜者为王,只不过依靠的不是学习而是拳头。

很显然不少人认识施烈,也自然知道施烈的拳头……软趴趴的!

施烈站在拳力测试机面前,脚部猛然发力,腿带胯,胯带肩,肩带肘,力量瞬间节节贯串,传入手臂。

只见施烈的拳头好似急速舞动的重锤,带着一抹残影,“蓬”的一声,拳头就已经砸在了测试标靶上。

那破风声……

不对劲!

众人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测试标靶。

【施烈——拳力:5090公斤!】

随着拳力测试机播报出结果,“轰!”全场哗然。

“什么情况,这力量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那是施烈?不可能,我不相信!”

荆三思双手环胸,撇了眼成大器笑道:

“啧啧,你赖以自傲的力量,被人轻轻松松碾压了。”

“关你屁事!”成大器反唇相讥道。

施烈的家庭背景并不好,住在廉租房小区的事情众所皆知,真要论,他成大器和施烈才是一路人。

高台上。

何苦瞳孔一缩:“这个孩子,力量竟然比成大器还要强?真人不露相啊。”

李观棋点点头:“而且施烈不是蛮力施展,他的战斗技巧很高……有天赋。”

熊山海摸着下巴感慨道:“力量确实又有长进。”

施烈的同班同学看到结果,一时之间都呆愣当场。

路雪儿回想起施烈对他说的话,不经露出一丝苦笑:

“这哪是进步很大?这是脱胎换骨啊!”

在全场哗然中,施烈神色自若的走到临近的速度测试仪。

此刻。

全场的目光都汇聚在施烈身上,他便是全场的焦点!

连高台上的各位领导都不由得期待,期待施烈会不会创造另一个奇迹。

施烈进入速度测试仪的跑道,调整好呼吸,原地蹦跳活动筋骨后。

嗖!

一发力,施烈好似一头敏捷的猎豹猛地窜出,速度快到带起一阵劲风直接掠过跑道检测区域。

未等众人回过神来,速度测试仪播报结果。

【施烈——速度:31.2m/s!】

嘶!

施烈不仅力量超过成大器,连速度都超过荆三思……

高台之上,何局长望着施烈,拍着李观棋笑道:

“你有福气咯!”

李观棋微微颔首,露出一丝笑意,看向施烈宛如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

施烈测试完毕,缓缓走下测试台。

回到班级里,瞬间被人海包围,都在追问施烈为何两个月时间里,实力提升这么大。

施烈摸着下巴,沉思道:“可能……”

众人眼神越发期盼。

“可能因为我是个天才吧?!”

考核测试,依旧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仅仅只是武道学徒的门槛,便淘汰了一大半的人,体育馆空荡不少,不再拥挤。

而考核通过的学员,再根据生命力的强弱,分成低中高三个档次分批被带走,前往各自的武道班级。

未来的一年,他们便要为了武道大学而头悬梁锥刺股。

一批又一批的人陆续离去,最后,路雪儿望着施烈,自家班级唯一的尖子班成员,不经感慨万千,她语重心长的说道:

“施烈,别丢咱十班的人,好好努力。”

“嗯!班导您放心。”

路雪儿洒脱的摆摆手,朝外走去。

此刻,偌大的体育馆,原本三万多人的规模,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五十多人。

成大器,荆三思赫然在列!

而江东也因为治疗药剂因祸得福生命力突破至四点,成为中级班成员,早施烈一步跟随带队老师去往新的班级。

熊山海双脚发力,猛地从高台跳下,何苦局长神色飘逸的虚空飘下,各自有各自的风采,引得在场众人一阵艳羡。

再看自家校长……李观棋竟然选择从高台楼梯处,一步一步往下走,甚至一步只跨一个台阶。

众人对视一眼,想起关于校长的传说,感叹道:

“不愧是伱!”

三人站定,李观棋没有废话,大手一挥:“你们很不错,跟我走吧。”

三万多人选出他们五十多名尖子生,既然是尖子生自然有更适合他们的学习方法。

众人亦步亦趋朝着学校后山走去。

与此同时,四方赌坊门前。

王瞎子撑着导盲杖,涕泗横流的跪倒在地:“华哥,大佬,再给我一瓶吧,就一瓶!”

“砰!”

“砰!”

“砰!”

即便磕的头破血流,王瞎子依旧不管不顾,只是抱着黑心华的大腿,求他让自己再爽一爽。

黑心华扣着鼻孔,矮下身子,笑道:

“我黑心华做生意向来诚信,货我有的是。钱呢?”

就在这时,小弟快步跑来气喘吁吁道:

“大佬,学校那边有消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