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滴,好人卡!

清水小区,贤合庄火锅总店。

刚装修好的店面,还没有打出名气,加之地段位于廉租房小区,即便刚开张依旧是门可罗雀。

火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浓绿色的草药汁在锅中沸腾,特有的中草药香气,弥漫在包厢。

王无忧满头大汗,吃的畅快淋漓,放下碗筷,他笑道:

“你从哪找的这家小店?”

“味道不错吧?”

施烈喝着茶水,笑眯眯的问道。

“味道不错,而且这股灵气比月华系列的营养液还要温和!”

要知道,武馆联合体售卖的月华系列营养液是公认的药效温和,而王无忧这番言论,对营养液火锅的赞誉,不可谓不高。

“我和朋友一起开的,赚点小钱。”施烈解释道:

“这不,刚开店,还没有什么名气,你多多帮忙宣传宣传。”

话音未落,施烈从兜里掏出一碟贵宾卡,递给王无忧:

“你升官发财,我也没什么送你的,这些贵宾卡,你上任后送给下属做福利吧。”

“每张卡里面都有一千星元的额度,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王无忧没有拒绝,看着两指厚的卡片,他笑道:

“放心,我肯定会为你宣传的,别的不说,熊哥肯定喜欢这种吃法。”

两人吃饱喝足,闲聊间,关系也渐渐熟络开来。

施烈问道:“王哥,听说你曾在赤水河畔刀斩蛟龙?”

“对,干过这事!”

“什么时候啊?”

“半年前吧,我还在长城守备军的时候。”王无忧陷入回忆:

“前线战斗,袍泽兄弟,可惜啊,回不去了!”

那段岁月,仿佛就在昨天,真是让人怀念啊!

“前线部队?你怎么调回到我们华鼎市呢?”

“那是因为……”王无忧停住嘴,看向施烈笑道:

“你这是套我话啊?”

“哪有,我只是对你这种高手的生活比较好奇……”

“高手?”王无忧神色惆怅:

“要真是高手,我就不用回来!”

“好了,今天这顿饭,我算是领你心意,下次有空再聚!”王无忧起身道。

施烈陪同,一路将他送到小区外,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黑暗。

回过头,望着灯火通明的小区,心生感慨:

“长城守备军?前线?”

强者好像也有苦衷,看起来一点都不潇洒。

回到火锅店,王春花正在收拾包厢,江百里关上店门,走到施烈跟前问道:

“小烈,店开在这里,是不是白瞎了?都开业几天了,才一桌客人,还是你带来的?”

江百里忧心忡忡,生意不好,他们整天守在店里也着急。

“放心吧,等过段时间名气打出去就好了。”

帮着江百里收拾好卫生,他打着哈欠,准备回家睡觉。

穿过广场,朝着花园小道走去。

突然……施烈停下脚步,四下无人的小道,有人等候已久,李木子扯下帽子狞笑道:

“好久不见!”

施烈上下打量,啧啧称奇:

“哟?玩起cosplay了?玩的有点变态!”

“嘶……那还不是拜你所赐?”

李木子蛇信吞吐,不知何时,两把飞刀浮空而立,气机锁定施烈。

施烈双手环胸,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

“咻!”

两把飞刀破空飞来,施烈脚步腾挪,险之又险的避开两把飞刀。

“轰!”

一脚踏地,溅起砖块,纷纷踢向对面。

“生命力和精神力都达到武者级别了?”

有点意思!

观想者,精神力外放控制飞刀?

观想图中炉鼎下方的熊熊烈焰受到感召,施烈手一摊,虚无之火浮现在自己手上。

“咻!”

“砰!”

凝聚的烈焰,在施烈的精神力控制下,和飞刀来了个硬碰硬!

还没完!

破碎的虚无之火撞击飞刀后,膨胀扩散将飞刀包裹其中。

“当啷!”

“当啷!”

飞刀与李木子的精神链接给斩断,成为废铁。

李木子瞳孔间的竖形条纹,瞬间扩大,双眼被血色浸染。

他的身后出现黑漆漆的迷雾,一条又一条毒蛇爬出,张着血盆大口,蛇涎滴落在地,发出嗤嗤的腐蚀声。

密密麻麻的毒蛇,将施烈困住,缩减他的腾挪空间。

“轰!”

施烈一跺脚,周遭出现火海,但对附近的树木和长椅没有任何影响,只针对李木子召唤出来的毒蛇。

“嘶……嘶!”

毒蛇化为虚无,但烈焰也逐渐稀薄。

无论是毒蛇还是火焰,都是他们精神力的外放。

观想者学徒只能影响人的精神,但观想者可不同,他们可以精神影响物质。

虽然火焰和毒蛇只是精神力的凝聚,但被毒蛇咬,被火烧,人体一样会受到伤害。

“哼!”

李木子袖中滑出一把匕首,趁着烈焰消弭之际,猛地冲向施烈。

“噌!”

“铿锵!”

施烈捡起两把飞刀,火焰附着其上,眨眼间两者便在这方寸之地,交手几百回合。

“噌!”

“咻!”

两人站定,对视间,李木子眼中充斥着恨意,杀意,释怀,以及留恋。

风呼啸而过。

“哐当……”

李木子仰面倒地,胸膛前后贯穿,心脏不翼而飞,伤口周围散发阵阵烧焦的烤肉气味。

施烈丢掉手中的心脏,低头望去,胸膛从左到右三寸长的刀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李木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施烈走到尸体前,蹲下身子若无其事的开始摸尸。

结果除却两把飞刀和匕首以外,再无其他。

施烈起身,嫌弃道:“真是个穷鬼!”

“谁?!”

施烈视线紧盯着道路旁的大树。

“是我!”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人,王无忧跳下树梢,环顾战场,最后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问道:

“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不是走了吗?”

“这人身上的兽味我隔着半里地都能闻见!”王无忧扒拉着尸体,扭头问:

“武馆和你比武的李木子?”

“对。”

“怎么成这鬼样子了?”

“我也不知道。”施烈耸肩道:

“回家的路上我吃着火锅还唱着歌,他突然就出现了。”

“你还是个学生,这事交给我来处理!”

人体兽化……

黑鸦之翼?

难不成盯上这小小的华鼎市了?

打完电话,让二队派人过来,王无忧扭头发现施烈还待在这儿。

“怎么不回去?”

施烈直勾勾盯着王无忧,半晌说道:

“王哥,你是个好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