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活着,兄弟死了!

大厅内,香炉烟雾缭绕,气氛却在张鼎天一句话里,变得低沉压抑。

“先说坏消息。”

钱百万摩挲着手中的佛珠。

“蛇瞳移植手术失败了!”

钱多多迫不及待的追问道:“那好消息呢?”

张鼎天说到这,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好消息是,我临时更改方案,将秘药注入他体内,李木子不但没有死,而且生命力和精神力都突破到武者级别!”

“什么!”

钱百万和钱多多对视一眼,神色讶异,皆难以置信。

钱多多吞咽着口水,紧张的问道:

“教授,意思是,您的秘药研究成功了?”

“完全成功倒也没有……”张鼎天解释道:

“他现在的兽性和人性各占一半,而且潜力耗尽,这辈子也就是个半兽人的状态,市面上不缺这种技术,和我的设想差距还很遥远。”

“好的,我明白了!”

钱百万颔首,虽然没有完全成功,但是现在这样已经比他预想的好很多。

钱多多赶忙拿着一串钥匙递给张鼎天:

“教授,您的工坊随时可以开工!”

张鼎天撇了眼钥匙,摆手道:“到时候我会把配方和技术教给你,以后黑作坊你负责!”

他哪有闲心管这些?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研发秘药!

致幻药剂,盗版营养液,都是筹措研究经费的手段。

毕竟与虎谋皮,就要学会狡兔三窟!

“你没有武者天赋,先天身体孱弱,武道不适合你!”

“抱歉,我只喜欢武者!”

“先生,精英区非武者不得擅入!”

往昔如走马灯,快速略过张鼎天的脑海!

我不想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你以为我是臭要饭的,我等了十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

我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

武者算什么?

我将会成为改变这个世界的王!

张鼎天起身说道:“开学后钱多多来别墅,我将配方和技术尽快教给你,以后这座黑作坊,咱们收益五五开!”

“老钱,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说完张鼎天转身离开。

他是研究所的高级人才,长期逗留在城寨算怎么回事?

人走,茶未凉。

“呵呵,打的一手好算盘……”钱百万手中佛珠转动间,神色不屑。

“让我当出头鸟?在王家的地盘上卖盗版,就没风险吗?搞得我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那爸,咱们学不学?”钱多多询问道。

“学啊,配方和技术都给老子学回来,有钱不赚是蛋散!”

钱百万手一挥:“别忘了,这里是城寨!”

“好!”

……

消毒水和药物的刺鼻气味,弥漫在手术室。

使用过的医用器械,杂乱无章的丢弃在地。

手术室角落矗立着一台两米多高的恢复舱,连接着十多根导管,通过透明玻璃观察窗向里面望去,可以看到在大量不明药剂的浸泡下,李木子赤身裸体,双眼紧闭,一沉一浮,周身缭绕着大量的泡沫。

“噌!”

李木子猛地睁开眼,椭圆形的黑褐色眼珠中间,多了两条红色的竖线。

“砰!”

精神力外放,恢复仓的玻璃破碎,药剂倾斜而下,李木子神色冰冷的走出恢复仓。

脑海中仿佛有人在呢喃,细听却只听见蛇类嘶鸣,他头痛欲裂,仰天长啸间,手术室的玻璃窗,药瓶,全部震碎。

李木子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看着脸上密密麻麻的鳞片:“我……”

他低头看去,脖颈,胸膛手臂都长满了鳞片。

此刻他的心是冰的,血是凉的!

“哟?师弟你醒了?”钱多多听到动静赶到此地:

“恢复的不错嘛!”

“我?我这是怎么了?”

“给你做了个小手术,你福大命大,生命力和精神力双双都突破武者了!”

“嘶……”李木子低头神色迷茫的看着满是鳞片的双手,他确实能感动一股雄浑的力量在自身萦绕。

可他分明感觉到自己失去了什么,至于到底是什么,此刻的他却不清楚。

“好好休息几天,熟悉一下这股力量,过几天等我回来,带你去个地方,以后你就住那!”钱多多打着哈欠,朝外走去。

“嘶……等等师兄!”李木子嗓音沙哑:

“瘦猴和胖子呢?”

“他们两个废物啊?”钱多多眉头一挑:

“送给教授做素材,可惜没你命大,都死了!”

说完钱多多转身离去。

素……素材?

死……死了?

血是冷的,可心为什么好痛,滴落在手中的液体又为何滚烫?

“啊啊啊!”

李木子瘫倒在地,两手捂脸,眼泪从指缝间流出!

孤儿院,饥一顿饱一顿,院长的皮鞭……

富人家,挑拣绑进房间,少年的哀怨……

狗窝里,脚铐猪食锁链,狗叫有赏钱……

“我来学,汪汪!”

“木子哥,瘦猴,快来吃,是烧鸡诶!”

“别打了,我们不跑了,放过我们吧!”

胖子跪地狗叫,

瘦猴摇尾乞怜,

一把大火!

那是一个艳阳天!

“木子哥,以后怎么办啊?”

“活着,往上爬!”

“怎么往上爬啊?”

“拳头够硬,就能爬的更高!”

“那拳头怎么变硬?”

“我也在想,放心,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们一口!”

“嗯!”

三位少年,背向光明,踏入黑暗。

伏低做小,三年,三年,又三年!

“兄弟……”

眼泪刚滑落眼角,便急速蒸发。

从此这个世上,他只有他!

蛇瞳隐去,他化为一道黑影遁入漆黑的夜晚。

月黑风高杀人夜!

李木子宛如毒蛇游走在这座城市,突然他停下脚步。

目光所及处,严晶晶挽着男人的手臂从酒吧走出来。

“谢谢潘哥的生日礼物!”

“还是你最好,不像李木子,抠死了!”

“哎呀,那里不行,回去吧!”

“好,好啦,去,我去就是了……”

严晶晶半推半就,跟着男人走进偏僻的小巷。

李木子咧嘴一笑,扭头进入小巷中。

黑夜会为自己作证,

毕竟他是孤家寡人!

一刻钟后,李木子朝清水小区走去。

小巷中,两具尸体,面对面跪坐,双手互相掐着对方脖颈,脸色铁青,俨然没了呼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