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城寨钱爷

江东病房外,大门紧闭。

不时能听到几声压抑到极致的惨嚎。

江百里扶着眼巴巴望着病房的王春花,嘴里还在不停安慰道:

“没事的,东子会好起来的。”

施烈在一旁左右踱步,直到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江百里和王春花赶忙围拢上前:

“医生,我孩子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医生摘下口罩,说道:“你们放心,治疗药剂注射过程中,带来的细胞撕裂痛感,导致病人哀嚎,这一切都是正常现象。”

“何况你们带来的月华系列治疗药剂,药效温和,疗效绝佳,所以不用但心。”

“根据病人身体恢复情况,大概五到七天就可以出院了。”

王春花双手合掌:“谢谢医生,谢谢……”

等医生走后,王春花泪眼婆娑的看着施烈,腿一软就要跪倒在地。

施烈眼疾手快一把扶起她:

“王姨你这是干嘛!”

“小烈,治疗药剂,一支几十万啊。”王春花嘴皮子哆嗦: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伱了。”

“这有什么?那我小时候吃百家饭,要没你照顾?我能活这么大?”施烈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一家人,别说两家话!”

王春花止不住点头,

江百里苦笑着叹息。

他家底不厚,施烈家底更薄,以他的见识,真的不敢相信,施烈哪来的本事获得治疗药剂。

一刻钟后,护士推门而出,对江百里说道:

“病人已经苏醒,你们可以进去了。”

“诶,谢谢护士。”

王春花点头道谢,三人进入病房。

发现江东虽然还是包裹成木乃伊,但脸色不再苍白无力,明显多了几丝血色。

“爸,妈……”江东扭头嘴角微微上扬:

“施烈!”

王春花:“都在,你饿了吧?想吃点什么?”

“我想吃西红柿炒鸡蛋。”

“诶,我现在就去买。”

王春花抹去眼泪,起身便拉着江百里离去。

病床前,只剩下施烈和江东。

“哪来的钱?”江东问道。

“你别管,好好养伤。”

“我问你哪来的钱?”

施烈脑海里回忆起昨天下午在武馆二楼包厢的对话……

“得加钱!”

“加多少?”

“一支月华系列治疗药剂!”

熊山海:“小子,你知道治疗药剂多少钱吗?五十万啊!”

“我不值这个价吗?”施烈反问。

王无忧颔首道:“行,就一支月华治疗药剂。”

对他而言,

五万,

五十万,

五百万,

差别不是很大。

王无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修补因为实力提升过快导致的武道根基不稳的问题。

施烈小小年纪,十二路谭腿便修炼到圆满无缺。

五十万?

他值这个价!

“施烈说实话,是不是借高利贷了?”江东强撑着就要起身。

施烈回过神,赶忙往他身后垫了个枕头,解释道:

“我在凶兽屠宰场认识一个大哥,脾气对味,住在他家,你猜怎么着?”

仿佛是为了驱散阴霾,又好似想让江东觉得这一切,都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

施烈笑道:“他竟然是凶兽屠宰场的老板,他还给了我一个月五万的助学补助,这次你出事,我找他借了五十万。”

“呐!先说好啊!”

施烈怕江东心理负担太大,解释道:

“这五十万是要还的,所以你抓紧恢复身体,考上武道大学,争取连本带利还给我。”

江东哪里听不出这是安慰他的话,但是做兄弟,在心中,他只是重重点头。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精英区,富豪坐拥别墅,花园,私人泳池,武者二十四小时巡守!

贫民窟,贱民住在城寨,棺房,污水横流,暴乱冲突拳头是王道!

这里,是华鼎市的三不管地带!

这里,是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

赌场内,烟雾弥漫,一众赌徒压上身家性命,梦想着一夜暴富。

“买定离手!”

“开,开啊!”

二楼一处处包厢,响起的靡靡之音,光是听声,便让赌徒热血沸腾,垂涎欲滴。

三楼豪华包厢内,床铺边缘,药剂瓶四散在地。

致幻剂的迷离作用下,他们飘飘欲仙。

这里不再是贫民窟,而是精英区的天堂。

他们不在是贱民,而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城寨——地下擂台,鸡挡,粉挡,赌挡。

而这些都掌握在城寨协会高层手中。

贫民窟亦是销金窟!

大厅,案台旁。

身穿唐装的钱百万对着关二爷拜了拜,插上三炷香,坐在金丝楠木的座椅上,手中佛珠串珠圆玉润。

“木子和人打擂,伤成这样?”

声音不大不小,但跪在大厅下的胖子和瘦猴,却满头大汗:

“是……是的。”

瘦猴哆哆嗦嗦的将事情解释完毕。

恰在此时,钱多多从内门走出,摘下手套。

“爸!”

“嗯,怎么样了?”

“给木子服用了蛇胆精华,但精神力倒退至中级武道学徒的地步……”

“没有补救的方法?”

“也有。”

“说。”

“移植蛇瞳。”

“保险吗?”

“您知道的,连张教授出手都只有三成把握。”钱多多顿了顿:

“可不移植,他观想者这条路……”

“那就去请张老板吧。”钱百万停止把玩手中的佛珠,沉声道:

“这个月的流水不错,给张老板的孝敬多加五百万。”

“好的。”钱多多点头,接着说道:

“对了,张老师最近手头缺钱,想在您这搞个黑作坊。”

“哦?”钱百万扭头道:

“说来听听?”

“盗版营养液!”

钱百万神色生疑:“他不是和王家?”

“互取所需罢了,咱们才是自己人。”

“好,不过你问问看,能不能加大致幻剂的产量,城寨的蛋散多,不愁卖。”

“好,我回去就问。”

胖子和瘦猴头不敢抬,恨不得把耳朵捂上,这种事情,是他们能随便听的吗?

“那他们呢?”钱多多随意一指。

“你不是说张老板那里素材紧缺吗?那废物利用吧!”

钱多多舔着嘴唇:“明白!”

胖子和瘦猴面面相觑,刚想起身,却感觉脑海突遭尖刺,而后灵识尽失。

待到他们完全起身时,早已神情木讷,变成行尸走肉。

“谁干的?”

“听他们两个说是我的好学弟——施烈!”

“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