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得加钱!

李木子腰杆一沉,双手如蟒蛇吐信,冲向施烈。

蛇拳是古武象形拳的一种,据说象形拳大师方七娘,朝游北海幕苍穹,亲眼瞧见巨蟒吞天之势,才悟出龙蛇合击之法。

龙蛇合击比之一般的蛇拳来说,更为刁钻猛烈,让人防不胜防。

李木子腿法迷惑,在旁人眼里明明向前走动,实际却是向后退。

只见他右手五指向里半幅蜷曲,手心涵空,指节并紧,拳锋如吐信,直射施烈咽喉。

施烈反手格挡,高抬腿如巨斧砸下。

李木子灵活走位,轻巧躲过。

施烈乘胜追击。

李木子见状神色狰狞,身后仿佛开启蛇窟,无穷无尽的毒蛇爬了出来。

施烈定神,才发觉脸上,胳膊上不知不觉也爬完毒蛇。

“小子,没想到吧,你爷爷我是观想学徒!”

蛇窟倾巢出动,通过李木子强大的精神力,影响着施烈。

龙蛇合击配套观想法——蛇吞天!

台下,苏醒后的胖子和瘦猴,兴奋无比。

武道学徒精神不守,何来战力?

这是李木子最大的底牌,也是他在山海武馆站稳脚跟的原因。

此刻,一般人突遇此事,即便明知是假,也会吓一跳,注意力大幅度减弱。

可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

施烈脑中炉鼎震动,隐隐能听见顽猴嘶吼,观想图冒出汹涌无比的烈火,蔓延全身,万火护体,周身不侵。

毒蛇仿佛沾染上虚无的烈焰,蜷缩着身子,在无声的哀嚎,最后消逝。

每一条毒蛇都是李木子的精神力外放的体现。

往常,无往而不利的底牌,却在此刻,面临滑铁卢。

毒蛇的消逝,也代表他精神力的消逝。

精神修炼,千难万难,这一把火,李木子未来的观想道路将会艰涩无比。

“好胆!”

怒斥一声,李木子忙不迭收起精神力,想要凭借武学碾压。

却不料,虚无之火如附骨之疽,即便他收敛心神,依旧逃不过烈火的灼烧。

观想图中,万蛇拜月也不知不觉染上烈焰。

“啊……”

李木子刚向前几步,直接闷哼倒地,感觉颅内爆炸,左右翻滚着嘶吼,哪里还有高级武道学徒的风范?

台下众人疑惑无比……

因为在他们的眼里,两人只是对了一招,而后李木子倒退,接着便原地打滚,从始至终施烈都站在原地。

可李木子的嘶吼做不得假!

众人看向施烈的眼神,从看戏逐渐变得敬畏。

地头蛇不敌过江龙!

施烈迈步走上前,看向众人,笑道:

“我这人最重规矩,擂台赛,没喊投降就不算认输对吧?”

话音刚落,施烈便拦腰坐在李木子的胸膛,左手牢牢捂住他的口鼻,右手握拳,缓慢但坚定且拳拳到肉。

“砰!”

“砰!”

“哇!”

李木子头脑受到冲击,精神力愈发涣散,万蛇拜月,毒蛇身影摇摇欲坠。

“放手,你在干什么?”

“你赢了,快停下!”

胖子和瘦猴神色焦急。

施烈手中动作不停,歪头笑道:

“江东或许也这么喊过,也求饶过!”

“可伱们谁放过他了?!”

“砰!”

势大力沉的一拳,直接砸在李木子的太阳穴上,他眼白一翻,彻底晕倒。

炉鼎再次松动,缝隙变大。

二楼。

背刀青年王无忧,冲着熊山海无奈摇头:

“这也是个狠角色啊!”

“最后还得我来帮你擦屁股。”

只见他食指沾染茶水,甩至擂台。

一滴进入李木子的脑海,浇灭蛇窟的熊熊烈火!

一道进入施烈的观想图,径直将炉盖撞回原位!

“醒来。”

如梵音在耳,施烈大脑清冷,起身抬头朝二楼看去。

王无忧脚踏虚空缓步落地,摆手道:

“这一仗,施烈胜。”

一言出,众人如梦初醒,胖子和瘦猴拖着受伤的身躯,带着李木子快速离开。

“小兄弟,炉猿炼心法不画龙点睛可不能失控啊!”

王无忧聚音成线,嗓音温良。

施烈点头致谢:“多谢!”

“无妨,不如楼上坐坐?”

“却之不恭。”

周围人眼见没热闹瞧,纷纷离去。

施烈跟着王无忧朝二楼走去,进入包厢,施烈才发现屋里坐着喝茶的正是馆主——熊山海。

那……施烈回头望去,此人是谁?

竟能和熊山海平起平坐?

“坐吧,随意一点。”

熊山海摆手道。

擂台拐角处,李木子被人搀扶着离去,严晶晶却留在原地,眺望二楼,眼底波光流转。

包厢内,熊山海斜躺在座位上,说是馆主更像个土匪,他上下打量施烈,啧啧称奇:

“看你小子文质彬彬,还带着眼镜,怎么打起架来,这么凶残?”

“不是打架,是比武。”

施烈扶着眼镜,纠正道:

“武馆规矩,胜者为王。”

“呀喝,这小子有点意思。”熊山海看向王无忧笑道:

“无忧,他有点你当年的感觉啊!”

“咻!”

一枚暗金色徽章破空而来。施烈探手稳稳接住。

“带着它下楼,注册高级武道学徒,每月领取五支营养液。”

高级武道学徒……

施烈目前生命力虽然没有达到7点,但实力有目共睹。

加上场上局势,学员们看不懂,熊山海还能看不明白?

蛇吞天败在了眼前少年的炉中猿手中。

想必他的精神力已经远远超过李木子。

这种人才,武馆肯定要重点培养。

高级学徒每月津贴本在三支营养液,熊山海给五支也在情理之中。

“合规矩吗?”

谁知,施烈非但没有感谢,而是反问熊山海。

“嘿嘿,这犟脾气,我喜欢。”

熊山海指着自己一字一句道:“你记住了,在山海武馆,我就是规矩。”

王无忧:“小兄弟,我此次邀请你上楼,也是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请讲。”

“我想要你做陪练。”

此言一出,施烈眉头紧皱:

“谁的陪练?”

“我王无忧的陪练。”

“你一滴水浇灭我的炉鼎之火,实力深不可测,找我是不是找错人了?”

“我会压制生命力和你同等境界。”

熊山海接话道:“不白打,陪练一次一万星元。”

施烈:“馆主知道江东吗?”

“知道啊,被李木子打到住院的嘛!”

施烈抬眼,笑道:“这人是我的挚爱亲朋,手足兄弟……可现在却躺在医院!”

熊山海:“所以呢?”

“得加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