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过江龙vs地头蛇!

严晶晶瞟了言施烈,“李哥,那人我认识。”

“啊?”

李木子扭头问道:“这人来头很大?”

“他也是灵山区第三中学高二年级的,学习成绩很好,常年霸占年级第一的宝座。”

“那实力呢?”李木子追问道。

“实力?”严晶晶撇嘴道:

“听说放暑假的时候,生命力才0.6。”

李木子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是只肥羊确凿无疑。

“比……比武干嘛。”

施烈扭头指向工作台:“服务员知道,我刚刚就在那领取的。”

工作人员面无表情的摇头:

“不好意思,武馆一概不知。”

武馆有规矩,新人受点磨炼也好,武馆人员是不能插手的。

这时候吃亏,总比在战场上吃亏好。

施烈面露死灰。

“按照规矩,我有权利向你发起挑战。”

瘦猴得意洋洋的说道:“你要是拒绝,就把营养液留下。”

在场众人面带笑意,都到这一步了,傻子都知道这是个局。

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戏就好了。

“比不比?”

瘦猴上前一步怒吼道。

“比……比就比。”

施烈耿着脖子吼道。

脖颈青筋暴起,看起来一副气急败坏的架势。

一听有擂台比武,武馆众人闻风而动,都聚拢在擂台四周。

擂台上,瘦猴仿佛觉得胜券在握,根本不拿正眼瞧他。

而反观施烈,只是默默的摘下眼镜,放到擂台角落。

比武是规矩!

他是个守规矩的人!

听说只要喊不出投降,就不算认输?

这规矩好啊!

武馆二楼,一处包厢内。

一位身材健硕的武者看着这局面,兴致勃勃的嗑着瓜子。

对面一位身材瘦削,背负长刀的青年无奈道:

“熊哥,这么明显的局,你都能忍?”

“切!”熊山海不屑道:

“这么明显的局,偏偏还有人上套呢!”

“武道不是过家家,在这里跌一跤也好。”

没有裁判!

只有胜负!

当众人息声,瘦猴使出全身气力,抬腿向前猛踢过去。

“砰!”

腿未抬起,施烈一脚戳下,反身一脚命中瘦猴胸口。

“哇!”

瘦猴倒飞几米,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头一歪,昏了过去……

一战,

耗时三秒!

全场见状,鸦雀无声。

施烈拍了拍裤腿,看向众人:“这营养液是谁的?”

“伱的,你的!”

“好家伙,这腿法有点东西?”

“有意思!”

众人一阵叫嚷,神色愈发激动。

这不比单方面被打有意思?

“是我的,但是……”施烈耸肩道:

“我也丢了一支。”

二楼包厢内。

熊山海眼前一亮:“妈拉个巴子,这点子趟的不行啊,是个扎手货色,嘿嘿我喜欢!”

背刀青年,闻言扶额无语。

丢了一支?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只见施烈手指缓缓移动,最终指向胖子说道:

“我那支被你捡走了。”

“谁捡你的营养液了?”胖子怒吼道:

“你别血口喷人!”

“哦?”施烈歪头,咧嘴笑道:

“我血口喷人又如何?”

“我营养液丢了,申请擂台比武。”施烈高声喊道:

“按照规矩,胜者为王,我有挑战权。”

“要么上场,要么赔我一支营养液。”

一支营养液动辄上万,胖子哪里出得起,别看他其貌不扬,但胖子的生命力达到6点,只差一步就能认证高级武道学徒。

见状,他也不惧,一个小跑,踩着木桩飞身上台。

“你要找死,我成全你。”

施烈:“哦?那就试试!”

胖子攻击力不行,但是练就一门外家横练《铁布衫》,单论防御力甚至能和李木子旗鼓相当。

胖子脱去上衣,肥硕的肌肉高高隆起。

“让路!”

台下,李木子低声吼道。

人群见状如水流般让开一条道,高级学徒在武馆里也算是有一号的人物,更何况他行事肆无忌惮,众人更加不敢招惹。

“我看走了眼啊!”李木子抬眼沉声道:

“来给江东报仇?”

“谁说的?”

施烈矢口否认,报仇可不符合规矩。

“只是来找我丢的一支营养液。”施烈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他:

“你说有没有可能,捡走我营养液的是你?”

“我觉得有可能。”李木子竟然笑着点头:

“所以来一场?”

“不急。先打几只虾虾爬爬再说。”施烈笑道:

“我这人没什么本事,最喜欢和人比武了。”

话音落!

比武始!

胖子不主动进攻,只是游走在四方寻找机会。

施烈见状,快步冲向胖子,身形扭转间,通过腰胯借力,迅速的挥出了右臂,同时竖掌成刀。

整个右臂仿佛一柄开山巨斧,瞬间横斩切过。

呼!

手刀未到,劲风已经吹来。

“不好!”

胖子不敢大意,立即横抬双臂,想要抵挡。

蓬!

肉体碰撞间,金石之音响彻四周。

“手……手臂。”

号称横练的铁布衫,没有招架住一合之敌,手臂断裂的痛感还未袭来,施烈直接一招势大力沉的鞭腿,甩在胖子身上。

只听——哐当一声。

胖子足足两百多斤的分量,直接被一脚踹离地面,倒飞撞击台柱,而后重重摔在地上。

口鼻流出鲜血,再无起身之力。

施烈缓步走上前去,踩着胖子的头颅,手指如刀指向李木子:

“我向你挑战!”

一连三战?

武馆众人状若癫狂!

这尼玛哪来的疯子?

瘦猴实力不过中级武道学徒,被一招秒杀,还情有可原。

但……胖子生命力达到6点,更修炼了D级武学《铁布衫》,论防御力,说他是高级学徒都可以。

可竟然在这位过江龙面前,如砍瓜切菜一般的三两招便放倒了。

他的腿法,好犀利!

“踩胖子脑袋,阁下未免做的太过了。”

“哦?”

施烈踩在他那张满脸横肉的脸上,左右碾压,疑惑道:“你是说这样?”

李木子缓步走上擂台,施烈忍不住感慨道:

“其实……江东劝我忍!”

李木子沉声道:“为何不忍?”

“没道理忍!”

李木子开口道:“龙蛇门李木子。”

“谭腿门施烈。”

施烈抬脚走向擂台中央。

台下几人连忙拖着胖子下了擂台。

两人吐气开声:

“请指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