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寒门难出观想者

要知道,现在市面上流传和销售的观想之法,除却各大高中固定教授的基础观想法以外,大都逃不过动物观想法和器物观想法。

现在,谭叔却一本正经的告诉他,学习后两种观想之法,人就废了?

这是何意?

谭江海解释道:“观想者你了解多少?”

施烈一五一十的回答道:“武者修行观想法,在脑海中观想特定的动物或者器物,辅助吸收灵气,并锻炼自己的精神力。”

“精神力强悍者,甚至可以化虚为实,精神影响物质,这群人统称为观想者!”

“没错!”谭叔满意的点头:

“你功课做的还算充足。”

“可是,谭叔我不理解您之前的话,为什么学习后两种观想之法,人就废了呢?”

“哈哈哈!”谭叔笑道:

“我可能说的严重了一点,但你要知道,人的精神力除却先天强悍以外,大部分武者的精神力,都是靠后天观想增长的。”

“而高中教导的基础观想法,不过是内视自身,除了精神力增长缓慢以外,倒也没什么缺点,但另外两种观想法不同!”

“何解?”施烈追问道。

“普通的动物,普通的器物,即便观想了又如何?”谭叔敲了敲自己的脑门:

“锻炼的精神力,能完美操纵身躯便已不易,谈何突破,又谈何成为观想者?”

“当然,他们或许没天赋,这辈子都成为不了观想者,可这两种观想法却在不知不觉中彻底断送一名武者的观想道路!”

“日后,武者精神力的天花板,便是他当前的生命力!”

“可……”施烈不解道:

“连您都知道这个道理,为何联邦……”

谭叔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另起一个话题:

“现在武者和观想者的比例你知道吗?”

“不知道。”施烈十分诚实的摇头。

谭叔解释道:“一千名武者才有几率诞生一名观想者,可精神力的锻炼跟肉体完全不同,消耗巨大,一般人怎么负担的起?”

“你知道观想者中,平民区出身和精英区出身的比例吗?”

“三七开?”

施烈努力往最夸张的方向想着这个问题。

“不!”谭叔摇头道:“是95%比5%!”

“平民出身的观想者只占据5%!”说到这,谭叔喝了口酒,苦笑道:

“所以有那么句话——寒门再难出观想者!”

“你问我联邦怎么不管?”谭叔长叹道:

“拿什么管?哪有钱管?”

也对……这就是现实!

施烈苦笑不已,新联邦时代,不仅贫富差距增大,连武者的道路也被无形的堵塞。

即便有人知道又如何?

一名观想者精神力的锻炼和消耗,足以负担百名同阶武者。

现实摆在眼前,人有时候不得不低头!

哪怕他知道另一条路,或许会更加璀璨夺目!

但许多人付不起进入的门票!

他又何尝不是呢?

如果没有模拟器,他或许会死在高考前,又或者死在财阀的暗杀下吧?

“呐!”

正在施烈楞神之际,谭江海将一本手掌大小的秘籍推到他面前。

“这是?”

“炉猿炼心法!”谭叔解释道:

“你或许也猜到了,十二路谭腿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我谭家祖上也正是少林传人!”

“复苏历后,少林集合全门派之力,在主持的带领下,写出了这部炉猿炼心法!”

施烈问道:“有何特别之处?”

“西游记看过吧?”

“看过!”

谭叔往烟枪里,塞满了烟丝,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就拿西游记举例吧!”

“为什么唐僧最开始收服的是孙悟空?又为什么在鹰愁涧让悟空收服白龙马?”

施烈两世为人,西游记绝不陌生,但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思索片刻摇头道:

“不知。”

“因为栓心猿,锁意马,任由意马游疆,则必遭劫难,而最擅驾驭意马的就是心猿,所以先收心猿,再锁意马!”

谭叔悠悠道:“世人只道西游记是小说话本,其实不然,他是一部阐发心性,修行证道之书!”

“啊?”施烈如遭雷击,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还请谭叔教我!”

谭江海目露回忆道:“以前的人把心肺比喻成一只火炼的猴子!这猴子上蹿下跳的不正应了心之相么?这就是心猿一词的由来……

那么我们该怎么锻炼这只心猿呢?过去的人认为要去游历,去经历……经历越多心智越坚!所以这心猿又被取名为行者……

而这只心猿究竟要修到什么份上才算圆满呢?要修到一个“空”字!所以心猿的目标就叫“悟空”!

心肺阳气在体内有个冤家,就是俗称的肝肾阴气,五行配干支,肝肾对应水亥,这阴气被形容为一只水浸的猪!

这猪专司人的七情六欲,馋嘴滑舌贪淫好色,若不加约束对心猿威胁极大,所以锻炼这只猪的方法和心猿不同,需要持戒,故名“八戒”!

但人之情欲并非完全一无是处,要懂得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所以这猪的目标是悟一个“能”字!

至于这脾之能量么……五行属土。为调和心阳与肾阴之物,所以叫做沙和尚,当阴阳矛盾之时,负责打圆场,所以他自己首先不能太闹腾,需要老老实实地悟个“净”字!”

说到这,谭叔盯着施烈,一字一句的解释道:

“观想外物不如观想己身,观想己身不如观想内心!”

“而内心是什么?是心猿,是意马!”

“这……”施烈听完,感觉手中的秘籍,无比烫手,他纠结道:

“这太珍贵了,我不……”

“拿着吧,少林都没了,这炉猿炼心法也不算什么稀罕货色,哪家富豪书柜里,没收藏一本呢?”

谭叔眉眼耷拉,谈及这个话题,仿佛戳到了他的伤心之处。

“吃菜,吃菜!”

庞火山眼见气氛不对,赶忙招呼两人吃菜。

不一会,施烈的碗里就堆满了山子夹的菜。

“山哥太多了。”

“多吃点,这顿饭是师傅亲自做的!”

施烈闻言,瞬间化身干饭人。

半晌,施烈察觉不对劲,感觉浑身燥热难耐,气血翻涌,开口问道:

“山哥,今天这桌都是什么菜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