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这不是凶兽,是人!

“说人话!”

工作人员环顾四周,偷偷比划道:“一单生意,五万星元!”

庞火山和施烈对视一眼,目露震惊。

什么样的凶兽尸体,能让客户出五万星元的高价?

要知道,施烈手艺这么高超,他上个月也不过才五万七的收入。

这一单的钱都快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资了。

庞火山扭头看向施烈,好似在说去不去?

这活,肯定不好干。

但是……他缺钱啊!

“带路!”施烈摆手道。

冲着五万星元,今天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也要闯一闯!

“好嘞!”

工作人员当即在前面带路。

“我也跟去看看。”

庞火山走在后面,偷偷拉了拉施烈的衣角嘱咐道:

“别逞能,小心有命赚,没命花!”

“我懂!”

施烈郑重的点头。

一刻钟后,三人来到了办公楼,一楼会议室。

门外,负责对外公关的李多福部长,走到跟前拦下庞火山,对施烈说道:“你蝴蝶刀的名号,连我都知道,但是……这笔钱不好赚,小心点。”

“李叔到底什么事儿啊?”

庞火山直接搂着李多福的肩膀,低声问道。

却不料,李多福陷入回忆,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一幕,竟然捂着嘴,快步跑到楼梯口俯身呕吐。

却只能吐出清水混杂着胃液,一股腐烂的气味,让庞火山莫名不舒服。

李叔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今天……

半晌,李多福擦拭完嘴角的胃液,强撑着走到两人面前。

“施烈,要不……”

庞火山察觉到不对劲,下意识的想要带李想离开。

就在此时。

“吱……”房门打开。

“人呢,怎么人还没来?”

身材瘦削,长着一张国字脸,蒜头鼻,脸部左侧有个痦子的人走了出来,颐气指使的说道。

施烈瞳孔紧缩,开口道:“师兄?”

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张鼎天生物科研小组的成员,名叫钱多多。

平常仗着自己资历老,没少让施烈干活。

他怎么会来?

难道……

“咦?施烈你也在啊?买凶兽肉吗?”

钱多多把玩着痦子上的弯曲长毛,对他说道:“等等啊,我现在有急事,忙完再说。”

他看向李多福,皱眉不悦道:“人呢?你们这手艺最好的收割者呢?”

“还要我去请不成?”

李多福的呕吐,钱多多的到来……

让施烈敏锐的察觉到这事不简单,他忙举手道:

“师兄,我就是伱要找的人!”

“???”钱多多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走上前几步,拍着施烈的脸笑道:

“你这次的笑话讲的最出色!不过我要找的是蝴蝶刀。”

“我就是!”施烈侧身避开手掌,解释道:

“我暑假就在凶兽屠宰场上班,外号蝴蝶刀!”

“他说的?”钱多多看向李多福,面带疑惑。

李多福忙不迭的点头:“没错,我们灵山区凶兽屠宰场,现在公认的第一人,就是施烈!”

“……”钱多多闻言,神色变得犹豫,仿佛是这突如其来在意料之外的状况,让他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施烈见状插话道:“师兄,我也是张鼎天教授的学生,有事你直说,我肯定义不容辞!”

钱多多此次前来,事关重大,施烈或许比其他收割者更好哄骗。

想到这,钱多多没有多嘴,拉着他走进会议室,反手关上门。

桌上,明晃晃的摆放着五万星元,施烈暗自点头,看来他距离真相又近一步了!

“事情是这样的……”钱多多解释道。

随着他的解释,施烈的神色逐渐变得玩味。

半晌,施烈了然的点头,拍着胸脯说道:

“如果我都做不到,这灵山区师兄你也找不到别的收割者了!”

“好!这事,教授催的紧,你抓紧吧!”

“诶!”

随后,钱多多带着施烈前往他存放凶兽的车间。

楼下,庞火山看着两人远去,忍不住问道:“李叔,和我透个底吧?”

李多福嘴角抽搐,半晌只说了一个字:“人!”

路上,施烈在心中盘算,钱多多的话,究竟有那些可以相信。

暑假科研小组不是对外声称休息吗?

“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解刨一具上面送来的尸体,用来研究。”

这句话,钱多多说的风淡云轻,但是……

上面?

哪个上面?

研究?

怎么研究?

一具人尸……

施烈脑海中,思绪万千,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了第十车间。

这车间是原本的废弃车间,今天凌晨李多福带着钱多多将尸袋送入车间的。也正是这原因,李多福才看到了那恐怖的一幕。

钱多多推开门,等施烈进入,他探出头左右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任何人跟踪,这才反锁大门。

刚进车间,施烈就闻到一股尸体腐烂的气味,而且……特别浓烈!

定睛一看,一具完全没有人样的尸体,头朝右,俯身赤裸躺在工作台上,腐烂程度堪比巨人观!

面目全非不说,身上还爬满了伤口,没有任何血色,仿佛尸体被长时间浸泡过,头颅处,双眼不翼而飞,密密麻麻的蛆虫从七窍爬进爬出……

最为恐怖的是,他的背部,脊柱骨两侧的肋骨仿佛有生命一般,正如同八爪鱼的触手,正不停舞动!

肋骨变异生长,带着残余的皮肉,宛如海草般,缓慢摇曳,肋骨尽头是锋利的尖刺……

“别对外说,这具尸体也是昨天才送到教授这儿的,尸体具备一定的攻击性,而且解刨难度极高,所以张教授才派我来凶兽屠宰场。”

“毕竟这种脏活累活你们才是专业的嘛。”

钱多多看着尸体,仿佛在看一件艺术品,但神色转瞬即逝,施烈回过头时,只看到钱多多眉头微皱的问道:

“这活你能干嘛?”

“能干!”

话语言简意赅,但不知为何,施烈看到这具尸体,本能的感觉不舒服。

“师兄,你出去吧,这里不安全,免得沾染到某些稀奇古怪的细菌病毒。”

听到这话,钱多多当即点头,快步走向大门,说道:

“我就在门外候着,你干完活,出来就行,特制的容器就在尸袋旁边。”

“吱……”

随着大门紧闭,阳光稍纵即逝。

“砰!”

白炽灯打开,车间光亮一片,施烈盯着车间大门,嘴角微微上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