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不必多言

  • 人间禁忌
  • 缺悦
  • 5067字
  • 2022-02-25 14:42:14

新的一天到来,满城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浓雾,总有些驱散不开,带着沉重的凉意。

洛城的天气进入了深秋,树叶大片大片的开始泛黄,街道上零零散散的飘落了很多树叶。

已经有很多人开始穿羽绒服了,

小时候,

觉得这是一个很美也很有诗意的季节,毕竟,漫天枯叶,飘飘洒洒,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但是,长大之后才明白,

狗屁诗意,

能有夏天时那满大街白花花的大长腿好看吗,能有那欲拒还迎的低胸装有滋味吗?

顾陌也穿了一件羽绒服,

当然,他并不是怕冷,而是单纯的为了能够合群,毕竟,不论春夏秋冬,季节,对于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白豆豆也穿了一件毛绒绒的羽绒服,看上去,格外的可爱,萌萌哒,

只是,

顾陌突然想起一句话,

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

唉,

还是大长腿的白衣娘娘更养眼啊!

“啊,好厉害好厉害,我要学我要学!”

突然,

吧台后面传来白豆豆激动的声音。

顾陌疑惑的走过去看了一眼,

白豆豆正在看直播,

顾陌有些纳闷,什么直播能够让白豆豆这么一头几百年的僵尸这么激动,

他疑惑的凑了过去,

“三句话,

我让男人为花了十八万,

我是一个精通人性的女讲师,

……”

顾陌顿时满脑子黑线,

“豆豆,你看这玩意儿干嘛?”

白豆豆抬起头,满眼的星星,说道:“老板,这人好厉害啊,我要跟她学!”

顾陌:“……”

“等我学会了,我就能够随时随地知道老板你需要什么了,到时候,我就不是一头傻僵尸了,是一个精通人性的好丫鬟!”

顾陌翻了个白眼,说道:“别信这网上的东西。”

白豆豆很不舍的关掉直播,委屈说道:“可是,可是人家很想能够帮老板嘛,我太笨了,以前就是因为太笨了,才不讨老板喜欢的……”

“呃……”顾陌摸了摸白豆豆的脑袋,说道:“听话就行了。”

就在这时,

叶游出现在店门口,身后还带着一群灵魂。

顾陌走过去,打开地狱之门,

取出一支烟递给叶游,问道:“好几天没见你了。”

叶游接过烟,说道:“去了一趟翼城,到巡检司那边报名竞争捕头的事情。”

“如何?”顾陌问道。

阴司体系的地域划分是比较严格的,

根据人间的行省划分一域,设立巡检司,由一位巡检坐镇,辖下又划分出几块区域,没一区域安排一位捕头管辖几座城,每一城一个正式阴差。

叶游点了点头,道:“和之前预料的差不多,巡检司那边并没有直接空降捕头,而是由之前捕头麾下的几个阴差竞争,最迟在今年年底的时候就会选出一个捕头。”

顾陌点燃烟,说道:“那你多注意一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来找我。”

“有老板您压阵我就放心了,”叶游说道:“不然,我还真不敢参与竞争,这次参与竞争的,有几个背景很深的阴差,普通阴差跟他们竞争,完全不公平。”

顾陌笑了笑,

不论是哪个地方,不论阴阳,都一样的,

基本上,只要有竞争,

就会有不公平的事情。

两人坐到沙发上,

顾陌问道:“对了,林枫那边处理得如何了?”

“前几天就放他走了,”叶游说道:“不过,虽然老板您给了他三天时间,他也承受了很大因果业力,不好受,麻烦很大,他的寿命也减少了很多。”

顾陌心里没有什么感触,

正所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普通人杀人放火,有律法制裁,厉鬼杀人有阴司制裁,玄修,自然也有相应的惩罚。

“对了,老板,今天来,我还有一个事情想请你帮忙。”叶游说道。

“说。”

叶游抽了一口烟,说道:“前几天我跟你说的那个事情,洛城最近来了几个阴司的钦犯,我这边已经追查到了不少线索,随时可能需要援助。”

顾陌点了点头,道:“需要帮忙的时候你叫白豆豆就行,我已经跟她说过了。”

“有白娘娘相助,肯定就没问题了。”叶游望向吧台,突然诧异道:“咦,白娘娘呢?”

顾陌看了一眼,也没看到白豆豆的身影,说道:“刚刚还在这儿,应该是去找半仙了吧。”

叶游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一张身份证,说道:“你上次嘱咐我给白娘娘弄的人间身份,已经弄好了。”

……

冥店里,

徐半仙正盯着手机那翘臀大长腿看着,

顶着一口老黄牙,笑得很是猥琐。

突然,

一只白嫩的手挡住了屏幕,

徐半仙顿时眉头一皱,心情顿时就非常不好了,

不过,当看到来人时,脸上立马堆出一朵菊花一般的笑容,讨好道:“白娘娘咧,您怎么来了嘞?”

白豆豆关掉徐半仙的手机,说道:“我让你帮我办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遇到我顿时收起脸上那嬉皮笑脸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左右看了看,轻声道:“娘娘放心,老道我办事,妥妥的,事情进展十分顺利,我正准备等会儿来告诉您嘞,今天晚上就可以行动了。”

白豆豆面无表情,十分平淡道:“好好做事,成功了,会有你的好处,嗯,别泄露消息,要是让老板知道,我捶死你!”

徐半仙立马道:“您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

“今晚什么时候?”

“晚上八点,到时候您找一个借口出来。”

……

一座偏僻的小山村里。

林枫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缓缓进入村子,

短短几天的时间,

他头上已经布满了很多的白发,脸上也起了很多的皱褶,显得十分的沧桑憔悴,不像是个年轻人,反而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中年人。

他轻轻推开一个小院的门,

一条大黑狗突然窜出来,

“大黑!”

林枫大喊了一声。

熟悉的声音,让黑头愣了一下,仔仔细细的盯着林枫,似乎是在认人,可是,却又认得不是很清楚。

林枫自嘲的笑了笑,

没想到遭遇这么一劫,连朝夕相处了多年的狗都认不出自己了。

就在这时,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拿着一个烟枪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林枫那一瞬间,愣了一下,

然后就是非常诧异,龙行虎步的走出来,关心道:“阿枫,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看到老人,

看到这个将自己养大的师父,

林枫的坚强瞬间被攻破,留下了委屈的眼泪,

“师父!”

林枫抱着师父哭诉了起来。

过了一阵子,将事情的经过都讲述完了,心里压抑了许久的痛苦,终于得到了释放。

林枫缓缓恢复了心神,擦了擦眼泪,说道:“师父,以后,我就留在村子里陪您吧!”

听完林枫的讲述,

老者脸色却变得异常的难看,说道:“你现在,最后是留在村里,但是,你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啊?”林枫疑惑道:“师父,我的仇,其实已经报得差不多了,您?”

老者摆了摆手,说道:“与这个无关,是洛城那两个阴差,打狗都还要看主人面,更何况你是我徒弟,他们居然敢如此欺你,真当我没脾气吗?”

林枫愣了一下,急忙道:“别别别,师父,咱没必要动怒啊!”

老者冷声道:“我们太乙门,自古一脉单传,他们多管闲事,毁你修为,折你寿数,这个事情,绝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们欺你年轻,我老头子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大的手腕!”

林枫急道:“师父,真没必要啊,这次也怨不得他们,是我坏了规矩。”

老者沉声道:“规矩,规矩就是阴差不得插手阳间活人事,他们才是坏规矩的人,这个公道,师父必定替你讨回来,他们,必须付出代价,这口气,师父替你讨!”

“不用不用,师父啊,”林枫急忙劝道:“对方是阴差,有阴司权柄在!”

“呵,阴司权柄,”

老者甩了甩衣袖,说道:“我倒是要看看这两个阴差的权柄有多重,不过区区阴差,也敢如此欺我太乙门,即便是捕头,也得给我几分面子!”

林枫:“??”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

“师父,真没必要得罪阴司啊!”

“不用说了,”老者说道:“我太乙门虽然是人间修行门派,但也是在阴司挂了名,领了客卿牌子的名门正派,就你一个独苗苗,却被他们给毁了,这个公道,我必须讨回来!”

“客卿牌子?”林枫疑惑。

老者点了点头,道:“人间修行门派,基本都在阴司挂了名的,我太乙门虽然比不上大门大派,但也不是那种任人欺辱的,算起来,我也算是阴司的客卿捕头。”

老者拍了拍林枫,说道:“阿枫,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出出气!”

林枫急忙拉住老者,说道:“师父,那个顾陌不简单,还是别去了!”

“哼,左右也就一个阴差,为师翻手可镇。”

“断无这种可能啊,师父,您不要冲动!”

“不必多言!”

“师父……”

“不必多言!”

“师……”

“不必多言!”

“……”

……

深秋时节的白天很短,

七点钟左右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

白豆豆趴在吧台上,

不停地看手机,

终于,在七点半左右的时候,

收到了来自徐半仙的微信:

“准备就绪。”

白豆豆眼睛一亮,急忙悄悄的收好手机,蹑手蹑脚的走到顾陌身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脑海里重新过滤了一遍今天白天组织了一整天的语气,再三确认不会说错之后,才缓缓开口:

“老板,我……我想去买点东西……我……我……我要……”

顾陌抬头看了一眼结结巴巴的白豆豆,摆了摆手,道:“要去就去呗,早去早回。”

白豆豆:“……”

白准备了?

啊,

好气啊,好憋屈啊,

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跟老板说谎的啊,

我纠结了一整天,过滤了几百遍才准备好的说词啊,

啊,我那完美无缺的理由,

我……我……

好气哦,

老板都不给我机会。

白豆豆一脸委屈的走出了咖啡店,

刚一出门转角,

徐半仙偷偷摸摸的从巷子里溜出来,警惕的看了看咖啡店的方向,悄声道:“白娘娘咧,怎么样,没露馅吧,老板没怀疑吧?”

白豆豆摸了摸脑袋,不悦道:“老板都没问我,就让我出来了,啊,老板是不是一点都不关心我啊?”

徐半仙:“??”

这不正合我你意吗?

这个结果,难道不是你最想要的吗?

呵,女人,

呵,女僵尸!

“走吧,走吧!”徐半仙催促道。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

他们都没注意,

在不远处,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走了过来,

那老者的目光落在白豆豆身上,

从白豆豆出咖啡店开始,

那老者就在盯着,

“僵尸,这阴差好大的胆子,居然赶在这种市区养一头僵尸,如今的阴差,行事都这般不懂规矩了吗?”

老者一脸正气,颇有些愤恨,

“既然要讨公道,老夫也不介意先斩妖除魔!”

老者轻轻一甩手,

一张符篆出现在手里,

大步流星的朝着白豆豆走来,挡在了白豆豆面前。

白豆豆和徐半仙都停了下来,

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仙风道骨的老人,

“大兄弟,你有事吗?”徐半仙疑惑道。

老者目光如炬,盯着白豆豆,沉声:

“老夫……尿急,麻烦问一下,这附近有厕所吗?”

“那边,前面五十米左拐。”徐半仙说道。

“哦,谢谢,谢谢!”

老者风风火火的就跑了。

徐半仙乐呵呵的说道:“嘿,这大兄弟,身体素质不错啊,这么大年纪了,还跑的这么快,嘿嘿!”

那仙风道骨的老者憋着一口气,跑到一个小巷子里,扶着老腰,气喘吁吁的,

他浑身都在冒着冷汗,

摊开手,一张符已经烧成了灰,

“额滴娘咧,这特么得是一头僵尸王了吧,现在的阴差都这么牛逼了?都能够养一头僵尸王了?”

他浑身都在颤抖着,

望着不远处的咖啡店,

他吞了吞口水,

还是不去了吧,

这特么也太危险了,

但是,就这么回去,也太丢脸了吧?

就在这时,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正是徒弟林枫打来的,

“师父,你真的不要冲动啊,我跟你说……”

“不必多言!”

老者直接打断了林枫的话。

“师父,您听我说啊,”林枫急道:“我真觉得没必要,咱们……”

“不必多言,师父听你的。”

林枫:“嗯?”

“师父,你不会是怂了吧?”

“废话,”老者沉声道:“为师是什么人,太乙门掌门人,阴司客卿捕头,我能怕了区区一个阴差?我这人体谅你,毕竟你劝了这么久,也该给你点面子。”

“那……师父,您既然去都去了,就不用给我面子了,其实,你也可以帮我出口气……”

“不必多言,为师不是那种不听劝的人!”

林枫:“……”

……

咖啡店里,

顾陌关了店门,走出来,

望了望白豆豆离开的方向,笑了笑,

白豆豆今天不对劲啊,

还有半仙儿,也鬼鬼祟祟的。

其实,

白豆豆的今天的神态,就活脱脱的像那些小孩子在父母面前说谎的时候一样,自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以为父母看不穿,

实则,

只是父母不想跟小孩儿计较而已,

否则,哪个家长会看不出自家小孩儿那点变化?

顾陌看今天的白豆豆,就是那种感觉,

不过,他也没拆穿白豆豆,

虽然演技很拙劣,

但毕竟不是三两岁的小孩儿,是一头几百岁的僵尸,还是得给她留一点面子了。

抽着烟,

顾陌缓缓离开,

就在这时,

旁边的小巷里跑出来一个老头子,看上去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唯一有些不合时宜的是,那老头子似乎穿的裤子很薄,腿都冷得瑟瑟发抖了,似乎抽筋了,站在那动不了了,

“老人家,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顾陌不是人,而且家里有矿,当个热心市民扶老人什么的,他还真不怕。

“没,没,我就找个厕所!”

那老者心里正慌得一批,

我这是败露了?

怎么办,跑吗?

腿软,怎办?在线等,挺急的!

顾陌指了指说道:“你往那边去,前行个四五十米就有公共厕所。”

“谢…谢谢!”

老者暗暗吞了吞口水,一滴冷汗从侧脸流下,直接顺着脖子流入衣服了。

不是败露了就好,没被发现就好。

他紧绷着身体,非常僵硬的从顾陌身旁离开。

顾陌看着老者的状态,有些纳闷,

这老爷子该不会是有啥病吧?

“老人家……”

“啊,我找厕所!”

老者突然一声大喊,震得顾陌一脸懵逼,

中气十足啊!

“你,慢点走。”

“好,好咧!”老者声音还是很大。

顾陌摇了摇头,走了。

待到顾陌走得远了,

老者身体一软,

脸上的汗水疯狂的落下,

他伸手进口袋里,抓出一大把黑灰,

“额滴娘咧,现在的阴差都这么牛逼了吗?老子再也不来洛城了!”

就在这时,

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师父,我觉得……”

“闭嘴,不必多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