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曾经的往事

  • 人间禁忌
  • 缺悦
  • 4030字
  • 2022-02-25 14:42:14

“您让我调查的那个叫做林枫的人,是来自于一个叫太乙门的玄修门派,这个门派比较神秘,颇有一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意思。”

警车里,顾陌微微皱了皱眉头,拿着手机说道:“其他的呢?”

手机对面传来叶游的声音:

“这个太乙门,在洛城这一带的玄修界中颇有一些名声,每一代都是单传,所以,与其说是一个门派,倒不如说是散修,不过,这个门派主要是修行符道,倒是没听说过擅长蛊虫。”

“另外,那个林枫来到洛城也有一段时间了,在洛城玄修界中也算小有名气,的的确确是一个符道高手,查不出任何与蛊虫有关的,所以,基本可以断定,您前两天遭遇的蛊虫与他无关。”

顾陌缓缓问道:“确定吗?”

“基本确定,老板,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那梦魇蛊虫不是一般蛊道大师能够弄出来的,起码也得是大师级别,且不说太乙门不修蛊道,即便是修蛊道,林枫也不可能在蛊道上能够有如此成就,毕竟,他的符道已经很不错了。”叶游说道。

顾陌想了想,说道:“那行,你继续查,既然知道这梦魇蛊虫不是一般用蛊高手能够修成的,那范围就缩小了很多。”

“我明白。”

顾陌挂了电话,缓缓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烟,习惯性的准备点燃,刚打燃打火机时,

突然瞥到车窗外的街道上,白豆豆正气势汹汹的朝着警车冲了过来,一旁跟着徐半仙在阻拦,但是是怎么都拉不住,都差不多快被白豆豆给带着飞了起来。

顾陌嘴角一抽,

这白豆豆该不会准备犯浑来攻击警车吧?

他还真不愿意赌这一把,当即就对前座的警员说道:“警官,麻烦停一下车,我要跟我店里的员工交代一点事情。”

顾陌不是嫌疑人,只是去警局做笔录,

所以,那警员也不会有什么为难的,直接就停了车。

“老板……”

顾陌刚一下车,白豆豆就冲了过来,直接撞进顾陌怀里,

这一幅画面,

若是被拍视频的的人拍到,立马会联想出一大段唯美的爱情故事。

比如,男友深陷牢狱之灾,小女友追车百里,感动警员,放男友与小女友匆匆相拥……

但,

作为当事人的顾陌,

觉得这幅画面一点都不浪漫,也不唯美,

只觉得有点……痛!

白豆豆是什么人啊,一头几百年的僵尸啊,

力大无穷,

她这一个满怀,放眼天下真没几个人接得住,

毕竟,

这就相当于接了一辆疾驰而来的大卡车!

顾陌感觉浑身骨头架子都快散了,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卡车”,说道:“你干嘛?”

“老板,”白豆豆指着警车说道:“我来救你,那些官差肯定是来抓你的,我去弄死他们!”

顾陌:“……”

他缓缓将目光望向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徐半仙,问道:“你,就是这么跟她解释的?”

“哎哟,我的老板咧,”徐半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委屈道:“你可冤枉我了嘞,白娘娘她压根就不听我解释了咧,我怎么说都不听的嘞!”

顾陌看着白豆豆,说道:“你怎么不听?”

白豆豆低着头,说道:“老板……我以为他们是来抓你的……以前……以前遇到官差,你都是直接让我揍的……所以我……”

顾陌无奈的叹了口气,

又是前世的自己作的孽啊,

“那如果我真的是被抓走了,你准备怎么做?”

“杀进官府!”白豆豆气质高昂的说道。

顾陌:“……”

他现在很忧伤,

前世的自己,都是怎么教导白豆豆的啊,

这对主仆,真是奇葩。

“好了,”顾陌摸了摸白豆豆的脑袋,说道:“我就是跟他们去做点事情,不是抓我的。”

白豆豆想了想,问道:“那,那老板你啥时候回来嘞,我在咖啡店里等你。”

“很快。”

顾陌说完转身就走,

刚一走,

手就被白豆豆抓住了,

“嗯?”顾陌疑惑。

白豆豆泪眼汪汪的说道:“老板,你……你一定要回来哦!”

“嗯,很快就回来了。”

白豆豆依旧紧紧的抓着顾陌的手,

“老板,你不要在骗我了,豆豆真的很听话的,你一定要回来哦!”

顾陌愣了一下,

有些纳闷自己什么时候骗过白豆豆了,

突然,

他反应过来,白豆豆说的应该是他的前世,

前世的自己,带着白豆豆重回洛城,

那一走,

就是几十年,

白豆豆一直都在原地等着,

这一等,

等回来的是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为了等自己,又等了几十年,

就因为离开时的一句话,

她就等了一百多年,

恍惚间,

顾陌心头有些悸动,

微微一笑,摸了摸白豆豆的脑袋,说道:“放心吧,我不骗你。”

“那我等你,你要早点回来哦!”

顾陌点了点头,便上了车,

警车缓缓离开,快速消失在黑夜中,

白豆豆回到咖啡店里,

就坐在门口静静地望着,

来来往往的车辆,匆匆忙忙的行人,斑驳交错的影子在不断变迁,

白豆豆就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托住下巴,瞪着大眼睛,傻愣愣的看着街道。

“白娘娘诶,”徐半仙端着一杯咖啡来到门口,说道:“您进来等呗,老板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

白豆豆摇了摇头,轻声道:

“半仙儿,你知道吗,在那一百多年里,我曾无数次的后悔,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当初不偷懒睡觉,一直站在白衣庙门口等着,”

“会不会曾有过某个时刻,他其实也从门前路过的呢?我是不是就见到他了呀?”

徐半仙笑呵呵的说道:“你都说了是可能嘛,那就也有不可能。”

白豆豆嘟囔道:“但是我怕,我怕老板又走了就不回来了嘞!”

……

文珍珍的家里,

秦悦正拿着文珍珍的手机,看到里面的照片,心里一阵阵的发凉。

那个小男孩儿,

就是她梦里的那个小男孩儿!

“他就是皮猴!”文珍珍说道。

秦悦沉默了一下,说道:“珍珍,你仔细跟我说说,关于当年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只是有听到过,但并没有太大的印象。”

文珍珍抱着水杯,神情恍惚,缓缓说道:“那是十多年前了,我们都还小,一群孩子住在同一个小区里,有你弟弟秦泽,有丁言心,我,还有张亮、程栋。

那时候我们几家家庭条件都是比较好的,所以,各种各样的玩具什么的都很多,所以,大家都能够玩到一起。

后来,小区里有一户人家招了一个保姆,那个保姆是个单亲妈妈,带来了一个小孩儿,就是皮猴,说真的,皮猴叫什么名字我现在都不知道。

皮猴他没有什么玩具,就只有一个脏兮兮的足球,明显是别人丢在垃圾桶里他去捡来的。

小孩子嘛,很单纯,他看我们有很多玩具,就抱着一个足球来跟我们玩,但是,却被我们嫌弃了,各种排斥他,但是,皮猴也找不到其他玩伴,虽然我们嫌弃他,但他还是乐此不疲的来找我们玩。

我们就经常作弄他,欺负他,每次被我们欺负,他就爬到树上去,因为他爬树很快,所以我们都叫他皮猴。

但是,

后来有一天,

我们几个小伙伴商量了一下,决定故意整蛊一下皮猴。

就带着他玩鬼抓人的游戏,嗯,也就是捉迷藏,是在一个很偏僻郊区玩的。

那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我们等皮猴藏好之后,全都偷偷跑出来一起溜了,丢下皮猴一个人在那郊外。”

听到这里,

秦悦愣了一下,说道:“我好像有点印象,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弟弟突然嚷着要出去找一个小伙伴,说是什么玩笑开过了,他要去道歉啥的,但是,当时我看天已经快黑了,所以就没同意他出门,为这事儿,我俩还闹了很久的别扭。”

听到秦悦的话,文珍珍突然沉默了,

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开口,说道:“如果……当天,你让秦泽出去了,或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

“什么意思?”秦悦疑惑。

文珍珍缓缓说道:“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那天,皮猴一直没回家,当她妈妈发现之后就报了警,可是,一直没能够找到,皮猴,失踪了!”

秦悦眉头一挑,诧异道:“失踪了?”

“对,失踪了,从那天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皮猴,后来,又过了很久,才听说,皮猴死了,他母亲因为大晚上寻找皮猴,不小心摔下山崖也死了。”文珍珍说道。

“死了!”秦悦心头骤然一紧。

“对,死了,我也是听小区里的人说的,”文珍珍低着头,说道:“都死了,所以,所以他现在回来报仇了,悦悦,他回来了,皮猴他回来了!”

文珍珍的情绪突然又变得躁动了起来,絮絮叨叨道:“他变成鬼了,一定是他变成鬼了,他要来报仇,他还是那个样子,一点没变,脏兮兮的,还抱着那个足球!”

秦悦用力抱住文珍珍,安慰道:“别怕,珍珍,你别怕,有我在呢……”

文珍珍突然抬起头说道:“悦悦,你说,你说,当初又不是我一个人欺负得他,为什么他就来找我啊,为什么啊!”

秦悦想起自己的那两个噩梦,缓缓说道:“珍珍,恐怕,他报复的不止你一个人!”

“什么意思?”文珍珍疑惑道。

就在这时,

秦悦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她接通电话,

慢慢的,秦悦脸色变了,

过了一会儿,她收起手机,缓缓望向文珍珍,说道:“珍珍,可能,我真的说中了,皮猴要报复的不是你一个人,是所有人!”

“怎么了?”文珍珍问道。

秦悦吞了吞口水,说道:“刚刚我接到丁言心打来的电话,她说,张亮自杀了!”

文珍珍瞪大了眼睛,诧异道:“他怎么会自杀?他不是去年才接管他爸的公司吗?这时候不正当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吗?”

“不知道,”秦悦说道:“刚刚丁言心也不知道。”

文珍珍似乎想到了什么,惊恐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是皮猴的报复,张亮是第一个!”

“很有可能,”秦悦点了点头,道:“另外,其实,我也梦到皮猴了,所以,他找的恐怕不止你一个,或者说是有一个算一个,都躲不了!”

……

警局外,

顾陌做完笔录走了出来,站在路边点了一支烟,

今晚,天气似乎降温了,吹着一些冷风。

晚上来这边的车比较少,

顾陌等了好半天才等到一辆出租车。

刚一上车的时候,电话就响了起来,他取出来一看,居然是秦悦的。

“喂。”

手机对面传来秦悦的声音:“弟弟,张亮去世了!”

顾陌皱了皱眉头,道:“张亮是谁?”

“你不记得了?你小时候的玩伴啊!”秦悦说道。

顾陌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他是真不知道秦泽的朋友圈子都有什么人,都是什么关系。

“嗯,太长时间没联系,一时没想起。”顾陌随口胡诌道。

“你现在在哪里?在你的咖啡店里没?”秦悦问道。

“怎么了?”顾陌问道。

手机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传来秦悦的声音:“张亮是跳楼自杀的,位置就在你咖啡店对面。”

顾陌愣了一下,恍然道:“哦,原来是他啊!”

“嗯,就是在你咖啡店对面跳楼的人,你看到了?”秦悦问道。

“嗯,”顾陌说道。

手机里,又沉默了好一会儿,

秦悦才缓缓说道:“你现在来一趟平安殡仪服务中心吧,当初的小伙伴都来。”

“我就不来了吧!”

顾陌想了想,他毕竟不是真的秦泽,去见一群名义上的发小,不就是又要重新经历一遍当初见秦悦的尴尬场景嘛。

“来送送行,见见最后一面也好。”秦悦说道。

“我已经见过了。”顾陌说道。

“嗯,什么意思?”秦悦疑惑道。

顾陌说道:“他跳楼下来的时候,正好就摔在我面前,嗯,当时还没死透,跟我唠了两句嗑才死的。”

秦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