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风起,战兮

  • 人间禁忌
  • 缺悦
  • 5063字
  • 2022-02-25 14:42:14

鬼话你也信?

这是顾陌重生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鬼,也就是那个给秦悦种蛊虫的小白脸儿说的。

之后,顾陌也将这句话原数奉还,

顾陌自然会谨记这句话。

所以,之前在第一次遇到张滋滋的时候,他就没怎么相信张滋滋的话,

张滋滋的出现,

似乎一切都是合情合理,但是,对方太随和,也太好了。

当时,在分别的时候,

顾陌问了张滋滋,为什么跟他说那么多,

张滋滋的回答,

顾陌是不相信的。

他一直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如果张滋滋当时只是提点他几句,再云里雾里说一些神秘莫测的话,说不得顾陌还会细细思量,

但怪就怪在张滋滋说得太多了,

多到已经犯了忌讳,

交浅言深了,

这不是一个成年人,还是一个实习阴差,见惯了各种恐怖无下限的事情,这样的人,就更不可能那么天真,

偏偏,

张滋滋跟他说了很多。

另外,

今天,张滋滋出现得太巧了,

虽然合情合理,却总觉得有些刻意。

只不过,顾陌不知道张滋滋到底有什么图谋,

所以,他一直都在防备警惕着张滋滋。

而当叶游出现,要杀张滋滋,

顾陌就更不可能阻止了,

交浅言深都是忌讳,更何况是为陌生人出手,这已经不是忌讳而是脑残了,更何况还是面对叶游这个正式阴差,这位摸不清深浅的人。

……

叶游伸手,问道:“还有烟吗?”

顾陌递了一支烟给叶游。

叶游点燃烟,吐了一口,说道:“我第一次与你正式见面的时候就说过,你是个很有逼数的人,到目前为止,我依旧还是这么觉得。”

顾陌笑了笑,说道:“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的确是在夸你。”叶游说道:“洛城的实习阴差,如今就只剩下你一个了。”

顾陌皱了皱眉,看了看一旁张滋滋的尸体,说道:“因为,他们在谋划你?”

叶游点了点头,道:“他们,在鬼面前高高在上习惯了,都拧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你很不错。”

顾陌吐了一口烟,说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他们在谋划着什么。”

“知道,当然知道,”叶游说道:“其实,我创造你出来,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为了今天,第二就是钓鱼执法。”

顾陌眉头一挑,疑惑道:“你创造了我?”

“不错,”叶游说道:“其实,我来洛城的时间比你们想象得要早很多,只不过,一直没有现身而已,毕竟,我要上任,自然得摸清楚这里的情况。”

“秦戚氏,是唯一一个可能对我造成威胁的实习阴差,而且,另外四个实习阴差当初都是跟她混的,所以,她必须死。”

顾陌皱了皱眉,道:“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叶游深吸了一口烟,说道:“你倒是个意外,我当初是故意让秦戚氏以为她可以钓鱼执法快速晋升,实则是想让她多欠一些业障,到时候直接业火焚身而死。”

“只是,没想到中途出了你这么一个变数,在你被她杀了之后,我突然发现你身体里居然有僵尸血脉,导致你的灵魂变异了,半僵半鬼。”

“这是一个契机,于是我在暗中引导你觉醒了僵尸血脉,而恰好那时候的秦戚氏因为业障缠身,实力有很大限制,就被你咬死了。”

顾陌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道:“所以,我后面遇到的都是你的安排,包括附身这副身体以及捡到秦戚氏的阴差证。”

“嗯,”叶游说道:“你毕竟是变异的僵尸,虽然很低端,但好歹有一些天赋,能够帮到我的忙。”

“洛城有一个癞子道人,是个玄修,实力很强,前几任阴差都只能跟他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但我不喜欢,不过,他的实力很强,我没有太大把握。”

“简单点来说,这癞子道人走得神魂一道,已经修炼出了阴神,这阴神对阴差有很大的克制力量,但是,僵尸却不一样,可以硬扛阴神的力量,所以,为了培养你,我连参王这样的天材地宝都给了你。”

顾陌疑惑,道:“什么参王?”

“你在医院捡回来的那个人偶娃娃,是一颗五百年的人参精。”叶游说道。

顾陌恍然大悟,

难怪当时他喝了那锅汤之后,身体的反应会那么强烈。

叶游又说道:“你也的确没让我失望,甚至说是有些超出我的预期,今天居然直接将那老家伙的阴神给灭得这么干干净净,很不错。”

顾陌脑袋上冒出个问号,

这叶游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他今天都还没怎么动手,也没遇到叶游口中的那个什么阴神。

当然,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解释什么。

叶游笑了笑,说道:“你的出现,也不出我所料,那几个实习阴差就起了心思,想利用你来设局控制我或者是杀了我。”

顾陌笑了笑,说道:“如果他们成功了,我下场应该会很惨。”

“那是自然,你的实力比他们强,而且在他们认知中,参王还在你手里,所以,他们既不可能留一个能够压制他们的人,也不可能让参王流落你手,结果嘛,你能猜到的。”

叶游说完,将手里的烟头扔了。

顾陌抽了最后一口烟,轻轻将烟头丢在地上,溅起了一点火星子,他低着头,缓缓问道:“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叶游笑了笑,说道:“你这样的变异僵尸,虽然不是什么很强大的跟脚,但是,也比一般实习阴差有潜力多了,我快要晋升捕头了,手里总得要有点人。”

“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就是免得你以后疑神疑鬼,你也放心,跟着我,我吃肉也不会少了你的骨头,等我晋升捕头的时候,许你一个阴差权柄。”

顾陌脸上不动声色,

但是,心里对叶游这种潜意识的高高在上很抵触。

也很不舒服。

“你需要我做什么?”顾陌问道。

“暂时没什么需要你做的,好好的完成你的本职工作就行,”叶游拍了拍顾陌肩膀,说道:“你在我这里,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替我干掉那老家伙的阴神,如今已经完成了。”

一边说着,

叶游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纸,说道:“这上面记载了凝聚魂血的方法,你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过段时间我会来找你。”

“魂血?是什么?”顾陌疑惑。

叶游笑了笑,说道:“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是问过我吗,会不会控制手段,这就是,当初你不配让我控制你,现在有资格了。”

“就像是养狗的人,在狗小的时候,是不会套绳子的,但,当狗大了,有爪子和獠牙了,就会拴一根绳套了。”

叶游的向外走去,

身影缓缓消失在夜幕中。

顾陌看了看手里的羊皮纸,嗤笑了一下,将羊皮纸放进兜里揣好,

“啪”

打火机点燃,火光在黑暗中缭绕,

顾陌抽着烟走出了医院,

回头看了一眼,

这医院,安静了,

一切都仿佛消失了,

没有光亮,也没有人。

一支烟抽烟,顾陌开着车离开,突然,他皱了皱眉,嘀咕道:“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

“算了,应该也没什么事了!”

医院里,

一间办公室里,

徐半仙正在哆哆嗦嗦的藏在墙角拨打着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徐半仙都快哭了,

哆哆嗦嗦地又拨打电话出去,

“额滴老板咧,你倒是接电话啊!”

“遭了,老板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

街角的咖啡店,

顾陌站在吧台后面磨着咖啡,突然,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咦,半仙呢,怎么还不煮饭……”

恍惚之间,

顾陌脑袋里一道灵光闪过,

自己好像是真的忘记了什么。

顾陌取出手机,看到满屏的未接来电,嘴角一抽,缓缓回拨了过去,

“老板咧……”

手机里传来了歇斯底里的声音。

“看来没啥事儿,回来煮饭吧!”

徐半仙:“……”

你突然就给我整得不会了。

顾陌心里倒是还真没担心过徐半仙的安危,

他很清楚,徐半仙的身份不简单,放在仙佛时代,是能够一言封神的存在,

这样的人,

除非是人间正常生死,否则,是绝对不可能会被邪祟鬼怪之类的存在带来什么危险,

反过来说,

鬼怪遇到徐半仙,

到底哪个才是遇到了危险还很难说。

也就是这个时代问题,

如果是在仙佛时代,徐半仙这样的人,就是传说中拥有仙神庇佑的人物,邪祟鬼怪只能是唯恐避之不及。

……

深夜,夜幕缭绕,

清风漫漫,一条清冷的长街上,弥漫着灰烬的气息,

一张张黄色的纸钱在天空中飘飞,

随着清风摇曳之时,化成一片片灰烬被吹散,仿佛无尽的尘埃在空气中波动一样,

街道的路灯昏黄,

很安静,没有人,

突然间,

黑幕深处,一道身影非常的狼狈的跑了出来,踩着那些灰烬逃命似的奔袭,随着他一边奔袭,不断从口袋里取出黄纸挥洒。

是癞子道人,他很狼狈,

一身道袍破破烂烂,身上出现了一天天口子,仿佛被鞭子抽打过一样。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

黑夜中,

响起了一阵阵冷淡的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

“你该入无间地狱,接受惩罚了!”

纸钱铺路,

癞子道人踩着纸钱在逃跑,

可他身后,阴差叶游却紧紧的追着,

双手不断地结印,

一道道力量不断地冲击着纸钱铺路所带来的保护力量,

“叶游,我的阴神已破,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你何必赶尽杀绝?”癞子道人怒吼道。

叶游看上去不急不缓,

但实际上却是毫不留手,

他心里有些感慨,

这癞子道人不愧是能够在阴司眼皮子底下搅风搅雨这么多年的人物,即便是被算计了,依旧是底蕴深厚,

看上去,他追得不急,

但,实际上他已经是尽最大力量了,

癞子道人的纸钱铺路,就是一种特殊力量,两人看似在同一个地方,实际上中间却间隔了很远很远,有点类似于结界一样,

他根本没办法靠近,

只能不断地攻击纸钱铺路所凝聚出来的力量。

“你私自买卖寿命,夺人魂魄,寿命早尽,却强行逗留人间,早已经触犯了我阴司律法,本差按律缉拿你下地狱接受审判!”叶游义正辞严。

“虚伪,不就是想用我换取功绩嘛!”

癞子道人愤怒道:“如果不是你用卑鄙手段算计我,你敢跟我正面动手吗?”

“呵呵。”叶游冷笑。

“我跟你拼了!”

“吼!”

癞子道人大吼一声,响彻了整个老街,

直接让冲过来的叶游心神一颤,在这一刻,他似乎见到了他见过的最恐怖的画面,那是无间地狱,那是无穷黑暗,

他的眼眶里有鲜血血流出来了,

缓缓流淌,仿佛是要将浑身的血流干一样。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叶游冷哼了一声,双手结印,

胸前飞出来一块巴掌大的圆镜,

“镇!”

随着他一声大喝,那面镜子里射出来一缕光束,

就像是激光一样,

直接射向了癞子道人,

纸钱焚烧成灰烬的速度更快了,加快了数十倍,甚至是百倍,

快到癞子道人根本来不及取出第二摞纸钱。

“噗呲”

光束洞穿了癞子道人的胸膛。

他嘴里流出了血迹,

颓然的倒在了地上,目光死死的盯着叶游,渐渐暗淡了下去。

纸钱灰烬消失,

空气中却依旧弥漫着灰烬的味道。

叶游踏着纸灰,走到癞子道人面前,

顿时,眉头一皱,

“居然还能凝聚出一具阴神跑了,这老东西,我到要看看,在洛城,你能躲哪去?”

……

咖啡店外,来了一个客人。

是一个撑着一把伞的怪人,之所以说是怪人,因为这人穿着道袍却是光头,头上还点了戒疤,只是,手法不太好,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块癞子。

顾陌躺在沙发上,

端着咖啡,打量了一眼那道人。

那道人径直走了过来,站在顾陌面前,说道:“老板,你拿了我的东西,该还给我了。”

顾陌抬眼看了一下,说道:“什么东西?”

道人说道:“参王。”

“吃了。”顾陌说道。

“我不信。”道人说道。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顾陌说道。

“听说你是僵尸。”道人问道。

顾陌没有说话。

道人很是后悔,道:“要早知道你是僵尸,我何苦花费那么多心思,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一边说着,

道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出一张符篆,直接贴在了顾陌额头上。

“唉,”道人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一张符就能解决的东西,却坏了我多年谋划,真是时也命也!”

一边说着,道人望向顾陌,嘀咕道:“现如今,只有将你炼制成我的傀儡才能弥补我的损失了,鬼都算不上的东西,居然坏了我的计划!”

道人很是愤怒啊,

他也很后悔啊,

就一个小小的僵尸啊,就一个人鬼都不如的天地所抛弃的邪祟,却让他精打细算,最后反而坏了自己的谋划,

凭什么啊,

一个小僵尸,算什么东西啊,

有什么资格啊!

“难怪我的两尊阴神都折在你身上啊,僵尸,僵尸,我早该想到的啊!”

道人很是愤怒,说道:“我要让你生生世世不得翻身,以泄我心头之愤!”

道人手里掐了一个法诀,

手指朝着顾陌的胸口探去,

就在那一瞬间,

顾陌突然动了,手指长了出来,一缕缕血雾缭绕而出,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根长鞭,

顾陌一鞭子抽打在道人身上,

“嘭”

道人被抽翻在地,一道血淋淋的伤痕出现,仿佛被烫伤一样,一缕缕黑丝弥漫出来。

道人很是惊恐,道:“你……怎么会,镇尸符……”

“就这……”

顾陌一把扯下额头上的符篆,丢在了地上,然后又狠狠一鞭子抽在道人身上,

鞭子仿佛在飞舞,

也仿佛在弹奏,

顾陌就像是在演出,在这深夜中,荡漾起属于自己的音符。

唯一的听众,

遍体鳞伤。

“吼”

突然,顾陌发出一道吼声,在癞子道人惊慌的目光中,直接将他拧了起来,嘴角露出两颗长长的獠牙,

这道人,一身的厌憎戾气,比顾陌见到所有灵魂加起来都还要重,

癞子道人想要挣扎,

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顾陌咬下,

就在这时,

咖啡店外,又来了一个人,是叶游,

他突然出现在门外,看着咖啡店的场景,命令道:“顾陌,放下他!”

顾陌双眼弥漫着血雾,望向了叶游,却没有动。

叶游眉头一皱,道:“没听到我说话吗,我让你放下他,记住,我给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给你的,你没资格争,懂不懂!”

顾陌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然后,

一口咬下。

叶游愣了一下,

怒火瞬间升腾起来,

这个癞子道人的业障很大,大到可以让他在晋升捕头的业绩上前进至少五年,

可现在,没了!

“今天刚夸你是个有逼数的人,才过去半天,你就拧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