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一切的开端

  • 人间禁忌
  • 缺悦
  • 4263字
  • 2022-02-25 14:42:14

那都行医院外,是一条步行街,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两边也都是各种各样的商铺。

一间奶茶店里,穿着短裙的年轻女人手里捧着一杯奶茶,坐在窗边,微弱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身上,微风撩起她的长发,岁月静好。

微微喝了一口奶茶,

一抹口红印留在了吸管上,粉红色的,

那女人正是洛城的实习阴差张滋滋。

她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手机,在一个微信群里聊着天。

张滋滋:顾陌已经进了那都行医院。

富西:这小年轻是一点戒备心都没有还是艺高人胆大啊,就这么贸贸然的进去了?

温绛:正常了,我们当初刚当实习阴差的时候不也一样,要是谁敢动我的业绩,我不去拼命才怪呢?

卞文:要行动了吗?我还有作业没做完啊,今天做不完,明天上课肯定又要被老师教训。

张滋滋:@卞文,小学生不配说话。

卞文:……

富西:别开玩笑了,说正事吧,那都行医院是癞子道人的道场,他这几天在故意做局,费心思就是为了引顾陌进入他的道场,看来,顾陌的实力是真的有点强。

温绛: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们混了这么多年,还比不了一个新人。

张滋滋:人家还长得帅呢!

卞文:@你还想老牛吃嫩草啊!

张滋滋:滚,人家是小仙女

富西:目前的情况,和我们预料的差不多,顾陌或许是艺高人胆大,也或许是没有太大的戒备心,反正不管什么原因,他已经进入了医院。

@张滋滋,张大妹子,你的任务就是协助顾陌,尽量让他多消耗癞子道人的力量,最好是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

张滋滋:明白,一个小萌新,很好骗的。

富西:叶游,也上钩了,不论有没有参王,癞子道人对于叶游来说,都是一个不可控的因素,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想办法杀了癞子道人。

顾陌、癞子道人、叶游,

他们三方,今天必定会有一场死斗,张大妹子,你注意把握分寸,我们需要的是保持作壁上观的优势,伺机而动。

卞文:@张滋滋,老女人可别犯花痴,顾陌必须死,他的实力比我们都强,他如果不死,等这个机会错过,我们没机会出头的,而且,参王在他手里,这个东西,我们必须拿下。

张滋滋:@卞文,小学生闭嘴吧,姑奶奶没那么蠢。

温绛:好了,我们这边实时注意着叶游的动向。

……

收了手机,

张滋滋扭头看了看窗外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感受了一下阳光温度,

细嫩的皮肤,精致的面孔,

好一个青春芳华的年纪,

“年轻真好啊!”

张滋滋缓缓起身,喝着奶茶,走出了奶茶店,

门口,有一个青年偷偷的打量着张滋滋,似乎想要上来搭讪,

可这十八九岁的年纪,

总是有心却不敢付出行动的年纪,犹犹豫豫的样子,真是一个美好的年龄段,

“小哥哥,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电影院吗?”

面对张滋滋的主动询问,那青年惊喜的同时又走着羞涩,轻声道:“有的,就在那边左转!”

“谢谢啊,小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张滋滋甜甜一笑,少年陶醉了。

“能……能加个微信吗?”

“当然可以了!”

张滋滋的笑容很甜,很单纯,也很天真,

毕竟,

高级的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不论男女,

突然从中年回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年纪时,内心不是躁动的呢?

谁不想多邂逅几段美好的爱情呢?

……

一辆货拉拉的大卡车停靠在了路边,

一个戴着帽子的青年从车上下来,掏出一支烟,点燃,长长的吐了一口烟,

看了看手掌上的老茧,

那青年吐槽道:“特么的,人间的钱真难赚啊,附身的时候真该找一个有钱人,嗯……顾陌那小子运气就不错啊,也不知道他死了,那身体还能不能二次利用了!”

青年缓缓摘掉帽子,露出了一张年轻的面孔,

是洛城唯一的正式阴差叶游。

微微扭了扭头,

叶游望向远方,嘀咕道:“顾陌这小子倒是没让我失望啊,成长得真快,僵尸,嘿嘿,还真有点意思,好好搞,我等了你这么久,就为了今天!”

一边抽着烟,

叶游缓缓转身往十三巷的方向走去。

一座酒店里,

实习阴差卞文正在埋头做着小学作业,

做得他头疼,

一个灵魂四五十岁的大叔,天天顶着一个七八岁小屁孩儿身体坐在教室上课,回家还要撒娇卖萌也就罢了,偏偏还有做不完的作业等着他,

“卧槽啊,现在的小学题都这么难了吗?”

卞文气的捏断了笔,走到窗户边,拿出一副望远镜,

“嗯,人呢?”

他发现自己关注的目标消失了,

然后急忙拿出手机,打字:

叶游呢,我这边跟丢了,不知道他

字,打到这里,

卞文的手顿住了,

他猛然抬起头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房间里多出来了一个人,

正是叶游。

“发呀!”

叶游坐在桌子上,嘴里含着一根烟,似笑非笑道:“发消息啊,快点发!”

卞文浑身一阵冰凉,悄然的收了手机,脸上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结结巴巴道:“老……老大,您……您怎么来了?我……”

叶游吐了一口烟,走到卞文身边,轻声道:“是不是很疑惑,你们的谋划为什么败露了?”

卞文急忙道:“老……老大,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叶游瞥了一眼卞文藏手机的小动作,走到窗边,轻声道:“放心,你们四个,没有叛徒,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从来就没信过你们。”

“哦,不防告诉你,你们之前的领头人,秦戚氏,其实是被我算计死的,嗯,你明白了吗?”

卞文脸色大变,后退了一步,说道:“你……从一开始就没那算用我们?”

“那倒不是,”叶游说道:“我手里本来就缺人,如果你们老实的替我做事,我也无所谓,可你们都是闲不住的主啊,我也没办法了。”

叶游又抽了一口烟,目光望向远方,说道:“时间还早,我不介意多跟你聊聊,说实话,这段时间来,也没个人能够说说话,挺无聊的。”

“其实,我来洛城的时间比你们知道得要早得多,所以,秦戚氏啊,你们的那个老大,真的是个很不稳定的因素,所以,她必须死。”

“恰好,她为了挣业绩,杀了顾陌,这个顾陌,嘿嘿,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主,是一头变异的僵尸啊,秦戚氏杀谁不好,偏偏杀了他,我就只好顺势而为,给了顾陌一点刺激。”

卞文听懂了,说道:“所以,秦姐的死,并不是阴沟里翻船?”

“那可不,”叶游说道:“秦戚氏实力不弱,我也担心出意外,才迟迟没对她动手,可她偏偏自己作死,钓鱼执法,受到阴司规则影响,实力被限制了一大半,然后,我就暗中给了顾陌一点鬼气刺激,然后,那小子就狂化了,咬死了秦戚氏。”

卞文吞了吞口水,诧异道:“原来是这样……所以,所以,顾陌一早就是你安排来对付我们几个的棋子?”

“那你想多了,”叶游说道:“你们几个,除了秦戚氏之外,还没资格让我费心神,我培养顾陌,是为了对付癞子道人的。”

“唉,”叶游叹了口气,道:“为了这,我也是煞费苦心啊,赶鸭子上架让他掌控秦戚氏的阴差证,又怕他撑不住,还把秦戚氏养的厉鬼都给他吃,最后,更是主动把阴差证都给他送去,啧啧啧,这小子,卡住了一个好时机啊!”

卞文狐疑道:“所以,我们算计顾陌的时候,其实,你是知情的?”

“你说的是参王吧,”叶游笑了笑,说道:“我本来也是那么打算的,只不过,发现你们在做,就任由你们做了,反正都是给他送经验嘛,谁送都一样。”

卞文苦笑了一下,颓然道:“原来,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我们还以为是……难怪那么巧,我们想利用顾陌的时候他就正好与癞子道人发生了冲突,原来,你并不是跟癞子道人合作而卖了顾陌,只是为了加大他们两人的矛盾!”

“正解。”叶游说道:“毕竟,矛盾如果来得太突然,不论是顾陌还是癞子道人都可能发现异常嘛!”

说完,

叶游扔掉手里的烟头,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唠嗑也唠得差不多了,该做正事了!”

卞文脸色苍白,

满头冒出大汗,内心充满了恐惧,不断的后退着,一身鬼气澎湃四溢而出,

“你……如此做,就不怕养寇自重吗?你也知道顾陌的成长很快的!”

叶游冷笑了一下,望着卞文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同情和鄙夷,说道:“不知者无畏啊,其实,你们真的挺可悲的,虽然,你们一直想着扳倒我,可……事实上,你们连什么是正式阴差都不知道,甚至,你们连地狱都没去过,你们永远无法理解阴司权柄的力量!”

卞文突然大吼了一声,

小孩儿的身体里猛然冲出来一团黑雾,化作人形,涛涛鬼气汹涌澎湃,

“我不信我们差距真能那么大!”

阴风咆哮,黑如夜晚,恐怖的鬼哭像是从大海里流淌而来,通体犹如黑墨浇铸,鬼气滚滚,压向叶游。

叶游却只是微微一笑,

一只手迅速探出,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直接穿破黑雾,一把掐住了卞文的脖子,

霎时间,

那恐怖的鬼气就像是被大风吹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厉鬼卞文被叶游掐住脖子,

轻轻一捏,

瞬间四分五裂,魂飞魄散。

“说了你根本不明白阴司权柄的力量你还不信,养寇自重,呵呵,不过就一个变异的僵尸而已,连一个完整体僵尸都算不上,还养寇自重?”

轻轻拍了拍手,

叶游又掏出一支烟点燃,望了望窗外,嘀咕道:“有一个去了医院,外面还剩两个,一并解决了吧,留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

那都行医院里,

顾陌正坐在一间办公室里,面前是一个姓黄的医生正在给他介绍着医院的最新科技手段,有多么多么牛逼,他们医院的技术有多么多么的强大,

反正,这一套流程下来,

顾陌感觉,

一般人已经心动了,

便宜实惠而且保证零失误,还不会留下整容后遗症,并且提出,还可以先尝试一点,

非常人性化的方式,

并且,费用是真的很低,甚至还有免费套餐可以选择。

“冒昧的问一下,”顾陌说道:“贵医院这么做,收益在哪呢?这是搞慈善的吧!”

“可以这么说,”医生说道:“我们医院的宗旨就是让美丽,照耀世间,可以不计成本,不计收入。”

“牛逼!”

顾陌竖起大拇指,缓缓起身道:“这样吧,医生,留个电话,我回去考虑一下。”

“好的,随时欢迎上门。”

医院递过来一张名片。

顾陌接过名片,突然问道:“对了,医生,我听说你们医院整容,不管怎么整,不论面积多大,都只需要一两个小时?”

“是的,非常节省时间。”医生说道。

“那我能够看看你们的流程吗?”顾陌问道。

“这是机密,不可以的。”医生说道。

“那行吧!”

顾陌打开门离开了。

来到走廊上,顾陌皱了皱眉头,

是真的一点鬼气都没感受到啊!

就在这时,

旁边突然有人喊道:“哈喽,顾陌。”

听到顾陌这个名字,

顾陌急忙转过头,

“张滋滋,你怎么在这?”

来的人是同为实习阴差的张滋滋。

“你来这里干嘛,我就是来干嘛的。”张滋滋端起奶茶喝了一口,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没有。”顾陌摇了摇头,道:“一点鬼气都没发现。”

张滋滋轻笑了一声,说道:“你当然发现不了了,本来就不是鬼。”

“什么意思?”顾陌疑惑道。

张滋滋笑了笑,突然伸手拦住了一个护士。

“小姐,您好,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那护士很礼貌的问道。

“没什么?”张滋滋将奶茶丢进垃圾桶里,走到护士面前,微微一笑,说道:“就是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情呢,小姐您说!”

“你的脸借我用用!”

话音刚落,张滋滋直接伸出手,

捏住护士的脸,用力一拉,

一道口子出现,

越来越大,直接分裂开,

女护士的脸和脖子就像一支香蕉被剥了皮,散在了肩膀上,

一股剧烈的恶臭传了出来,

一缕缕恶心的红褐色液体从女护士的脸一直流到她脱了皮的脖子。

顾陌楞楞的看着这一幕,

强忍住恶心,嘴角一抽,

“画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