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徐半仙的符

  • 人间禁忌
  • 缺悦
  • 2274字
  • 2022-02-25 14:42:14

顾陌的身体,就像是一团沾了水的海绵被拧干了一样,瞬间就膨胀了,仿佛被充气一样,干瘪的身体渐渐饱和起来,

他缓缓扭了扭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徐半仙拿着符篆的手,

像是得了帕金森病一样。

“祖师爷坑我咧!”

徐半仙哭丧着脸,呜呼哀哉一样直接躺在地上,

心死一样,

“咬吧,咬吧……”

他已经认命了,

闭着眼睛,躲不过去了。

只是,

过了良久,

也没见动静,有些疑惑的睁开一只眼睛,

就看到顾陌坐在书桌前,抽起了烟。

“卧槽,僵尸也与时俱进了?”

他一脸懵逼的看着吞云吐雾的顾陌。

顾陌翻了个白眼,说道:“起来,你一个死老头子,谁爱咬你?”

“嗯?”

徐半仙愣了一下,尝试着喊道:“老……老板?”

顾陌没有搭理,继续抽着烟。

那熟悉的神态,熟悉的眼神,

确认了,还是自家老板,

徐半仙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惊道:“老板,你……你……不是成僵尸了吗?”

顾陌轻轻抖了抖烟灰,指了指地上那几张紫色的符篆,问道:“治僵尸的?”

“镇……镇尸符,祖师爷传下来的。”徐半仙结结巴巴的说道。

“有用?”

“可……可能……没用吧!”

顾陌点了点头,问道:“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徐半仙吞了吞口水,说道:“妈耶,老板,你身体里……有东西啊!”

“什么东西?”

“有一个灵魂……被很多铁链捆'绑着,刚刚,崩断了一根。”徐半仙说道。

“原来是这样么?”

顾陌皱了皱眉,

他是僵尸,他是清楚的,

但他又发现,自己和传说中的僵尸有很大的区别,

最直观的,他拥有自主意识,

另外,他每次在使用僵尸的力量时,都感觉到一种被禁锢的感觉,总感觉没办法完全使用力量,

刚刚那一下暴’动,

那种被限制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但是,

在最后暴’动结束的瞬间,

他明显感觉到了浑身一阵轻松,

现在,听了徐半仙的话,

终于明白,

他的力量居然是被限制了,应该是类似于封印一样,

而刚刚,是因为误食了那个人偶娃娃熬出来的汤,那人偶娃娃化成了生死死力量打破了一点封印。

所以……

顾陌摊开手,

那一瞬间,

整天手臂都浮现出一股人鬼厌憎的血雾,浓度非常的高,

力量上,明显更加强大了,

刚开始,

血雾的力量只能够覆盖十根手指,

后来,吞噬了十三号当铺那个厉鬼的鬼气,能够明显感觉到血雾力量强了一些,却十分有限,

可现在,

随着那封信被打破一点,

血雾直接覆盖了一条手臂,形成了一个质的突破,

实力,强大了太多太多。

“那些铁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顾陌心里有些纳闷,望向徐半仙,问道:“你对僵尸了解多少?”

“不……不太了解。”

徐半仙终于恢复了平静,哆哆嗦嗦地说道:“我年轻时,和师父游历天下,遇到过几次僵尸,便专门查了一些道家典籍……只是,只是,从未听说过僵尸有灵魂的……而且,僵尸也不可能有灵魂啊,有灵魂,怎么能成为僵尸呢?”

顾陌皱了皱眉头,道:“那,如果本就是灵魂呢?”

“那不就是鬼吗?”徐半仙脱口而出。

顾陌皱了皱眉,

徐半仙说的似乎有道理啊,

灵魂,那不就是鬼吗?

“行了,你先下去休息吧!”顾陌说道。

“好咧,那,老板,你也早点休息啊,别……别把墙给拆了啊,贵这咧!”

顾陌看了看墙上那一几道通透的划痕,

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己这能力,倒是可以coss一下金刚狼。

将烟头丢进烟灰缸里,顾陌轻轻敲了敲桌子,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小时候在孤儿院的场景,

最后,

他的回忆定格了,

是那个咬了他一口的那个疯子,

因为时间间隔实在是太遥远了,他已经记不得那个疯子长什么样子了,

只记得那人披头散发,浑身都脏兮兮的。

后来,长大后,也没有想过去找那人,

当时,他一直认定自己喜欢喝血,是因为自己有心理疾病,根本没想过,自己是真的僵尸,

所以,也就从未想过再去找那个疯子。

“目前这情况看来,想要知道灵魂里隐藏的秘密,就必须去找到那个疯子了!”

……

“妈耶,额滴妈耶!”

徐半仙哆哆嗦嗦的跑下楼来,

“僵尸啊,真的是僵尸啊!”

“额滴娘诶,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本以为跟着一个阴差,以后死了还能开个后门投个好胎,咋就是僵尸咧!”

“要是这老板哪一天,一个不开心给我来那么一口,我岂不是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了,别说投胎了,这是要魂飞魄散的节奏啊!”

“祖师爷坑我啊!”

徐半仙拿着几张符篆,生无可恋道:“说好的镇尸符,说好的可以驱邪除妖,遇鬼镇鬼,遇妖除妖的,屁用都没有,祖师爷,您不’厚道啊,师父,您也不’厚道啊!”

徐半仙狠狠地吐槽了一番,

直接将那几张符从窗口丢了出去。

符篆在空中飘飘洒洒,散落出去。

……

深夜的小区,

异常的安静,路灯下,

癞子道人撑着一把红色油纸伞缓缓出现在别墅外,

对了对门牌号,

点了点头,

是这个地方了。

“怎么没有参王的气息?”

癞子道人有些疑惑,嘀咕道:“难道是藏起来了?”

“希望参王没有出纰漏,否则,贫道今日必定大开杀戒,断我前路,不死不休!”

红色油纸伞,仿佛是鲜血一样明亮,

癞子道人站在门前,

直接一步踏出,

穿过了大铁门,

如同传说中的穿墙术一般,

但是,灯光之下,

却不见癞子道人的影子,

刚踏进院子里,

癞子道人突然看到二楼的窗户里,有东西飞了出来,

“那是什么?”

癞子道人微微抬高伞檐,

似乎,是几张纸,被风一吹,四方散落,其中有一张,不偏不倚的朝着癞子道人飘了过来,

癞子道人微微一笑,

不以为意,轻轻一挥手,准备拍掉那一张纸,

突然,

变故恒生,

当他碰到那纸的时候,

那纸突然爆发出一抹紫色的光芒,

同一时间,

空中飘飞的那十来张纸全都在刹那间爆发出紫色的光泽,释放出一道道光泽,穿插在一起,仿佛一张紫色的大网,

从天而降,

笼罩而下,然后,

束缚,泯灭,

紫色汪’洋澎湃四溢,一片璀璨的能量风暴,淹没了癞子道人,

下一瞬间,

别墅里,一切恢复正常。

癞子道人不见踪影。

……

洛城,望江别墅里,

打坐的癞子道人突然睁开眼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满眼的不可置信,

“居然轻易杀了我的一尊阴神,区区一个小小的实习阴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