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卖命契约书(二)

  • 人间禁忌
  • 缺悦
  • 2488字
  • 2022-02-25 14:42:14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窗外的雨水斜飞击打在窗户上,姚承业坐在床上抽着烟,他没有开灯,屋里漆黑一片。

烟已经被他抽了好几根了,烟灰缸中满满的都是烟蒂,屋内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道,还带着点儿呛人的烟味。

门外有人敲着门,

是房东来催房租了,

姚承业的脸色很难看,整张脸看起来就像是一块铁板似的,看起来有些狰狞,

听着门外房东骂骂咧咧的话,

一口一个穷鬼、老赖的,

他非常愤怒,

很想拿着一打钱冲出去砸在房东的脸上,

可是,他没有钱,

他只能这样躲在屋里,连灯都不敢开。

他,突然有些后悔,

前段时间他是有钱的,进账整整六十万。

“妈的,那败家娘们儿也不知道劝劝我,要不然也不至于全输了!”

他当时是准备拿那六十万买房子的,

只是,在进账当天,为了庆祝,他和他媳妇儿去了他们最喜欢去打牌的牌馆,

没想到他们两口子手气都特别好,

一直赢钱,一直赢钱,

整整赢了七天七夜,那七天七夜里,他们两口子都住在牌馆里,睡醒了就打牌,然后随便给老板一点钱,就将他们的吃住安排得妥妥当当。

那七天七夜里,

他们又赢了几十万,

只是可惜,

在第七天的时候,他一把好牌,三个Q被对手三个k给打了,

一把就输光了所有钱。

正当他准备借钱翻本的时候,接到了警方的电话,说他女儿死了!

“这死丫头,要死就死早点嘛,老子也不至于输钱了!”

姚承业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门外,那骂骂咧咧的房东终于走了,

世界都清净了,

“妈的,等老子过两天翻身了,在也不住你这破房子了!”

姚承业将烟头往地上一扔,

又点燃了一根,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床底下翻出了一张名片,拨打了上面的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

“喂,老板,您还需要买命吗?”

“诶诶诶,对对对,我这次卖我老婆的!”

“我签字是可以的吧?”

“那好那好,我马上来钱!”

“三十万?怎么这么少?”

“卖卖卖,三十万就三十万!”

……

电话挂掉,

姚承业长长的吐了一口烟,脸上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消息,

“妈的,老子这次一定会翻本,把输得所有钱都赢回来,看那臭婆娘,以后还敢不敢跟我甩脸色!”

因为没钱,这几天他媳妇儿一直在跟他吵架,今天更是直接跑出去没回来,打电话也打不通。

……

雨夜,一处小院,

姚承业撑着伞,手里提了一个袋子走了出来,那袋子里装着三十万现金。

“嘿嘿,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真有这种封建迷信的人,买命,哈哈哈,真是人傻钱多!”

看了看手里那张所谓的卖命契约书,他不屑一笑,直接就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买命,呵呵,搞笑,还买命!”

他心里疯狂的吐槽着,

不过,他也很开心,要是没有这钱多的傻子,他还真不知道去哪里弄这么多钱。

说起来,

这也是一个偶然。

大约在半个月前,他和他媳妇儿两人又在牌馆里输了个干干净净,到处打电话借钱都借不到的时候,突然碰到了一个西装革履,一看就很有钱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说家里有老人要去世了,但是,老人影响太大了,暂时不能死,所以,请高人施法,想了个买命的法子。

姚承业和他媳妇儿对这种事情都是嗤之以鼻,也没打算搭理对方,

可对方却直接开口,只要签个字,

一年一万!

姚承业自然是不信真的能借命,但对方的的确确肯给钱,而且,对方说,越年轻的,命越多,

姚承业是怎么都没想到,

这世上真有这样的傻子,

两口子一合计,就说卖女儿的命,

小孩子,寿命多,

直接卖了六十万。

拿到钱之后,姚承业两口子都快乐疯了,

果然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还真有这样的傻子,

签个字就给几十万,

这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

多希望这世上能够多一点这样的傻子啊!

后面,

女儿居然真的死了,

但,那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对,绝对的巧合,警方都已经调查出结果了,

是死于意外。

“谁信啊!”

姚承业点了一支烟,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嘛,

他掂量了一下袋子里那沉重的三十万现金,

笑了,

他笑得很开心,

买命!

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女儿只是死于意外而已,

媳妇儿,怎么可能真的死嘛!

……

“豹子豹子,又中了,哈哈哈哈!”

“今天老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今天鸿运当头照,跟跟跟!”

“要出金花了,出了,赢了赢了!”

“哈哈哈哈,又赢了,又赢了!!!!”

“请客请客,待会儿带大家去会所,随便点,业哥请客!”

“嘿,这一把,老子照样能赢!”

“三边三边……卧槽,差一点!”

“再来再来,跟啊,怎么不跟,我今晚运气这么好,怎么可能不跟,跟到底,谁先开谁孙子!”

“梅花梅花……妈的!”

……

“再玩一把?”

“五百?这么小的底,一千吧。”

“大不了把今晚赢的都输出去呗呗,反正没出本了。”

“嗯,再来一把,闷,我还不信了,把把都抓不起来好牌!”

“日,红了!”

“再来!”

“靠,又特么刚金花碰同花顺!”

“我还不信了,点子能这么邪!!”

“天灵灵地灵灵!”

“靠!完了!”

“没钱了,怎么可能?我有几十万……都……都输了??”

“老哥,借我点,我一定能翻身!”

“兄弟……”

“靠,老子赢的时候你们一个个死乞白赖凑上来!”

“妈的!”

姚承业失魂落魄地走出了牌馆,一脸地落寞。

那种坐过山车的感觉,那种金钱刺激的爽感,真的是让人迷醉,宛若毒瘾一般,让人承受不住,完全没办法控制。

手机响了,

姚承业接通电话。

“喂,姚先生吗?很不幸的通知您,您妻子刘翠芳在十分钟之前出了车祸,不治身亡……”

大雨滂沱着,

姚承业浑身无力,瘫倒在地上,

手里的雨伞飘飞出去,

雨水很快就淋湿了他全身,一缕缕雨水从他头上滚落在脸颊,然后滚落在地上,

滴滴答答的雨水,溅起水花,

“死了,真的死了……怎么会这样?”

“没了,什么都没了……”

“不,不,我还有机会!”

姚承业急忙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喂,老板,我要卖命,卖我自己的,我卖十年,我只卖十年!”

“什么,卖不了?为什么?”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清冷的声音:“很不幸的告诉您,姚先生,您的妻子,昨天签了您的卖命契约书,您……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寿命可以卖了!”

电话被挂断了。

“呵呵,吓唬谁呢!”

姚承业将手机往地上一扔,

“我没寿命了?哈哈,我信了你的邪!”

“不是说我没命了吗?那我为什么还活着?”

“搞笑,傻逼玩意儿,”

“我没命了,那我怎么还好好的……”

“咔嚓”

突然,大雨中传来一声脆响,

夜幕中,高高悬挂在空中的路灯灯头突然脱落,

“嘭”

灯头直接砸在了姚承业的脑袋上,

鲜血,顺着雨水扩散向四方,

雨水掩盖不住的血腥味飘散在了空气中,

倒在地上的人,渐渐没了声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