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此方人间不值得啊(一)

  • 人间禁忌
  • 缺悦
  • 2366字
  • 2022-02-25 14:42:14

“你特么还真失忆了啊!”

过了好一阵子,顾陌终于接受了叶游已经失忆的事实,无可奈何的说道:“算了,失忆就失忆吧!”

叶游坐在床上,一脸疑惑的打量着顾陌,说道:“那什么,兄弟啊,我能问问咱们俩是啥关系吗?”

顾陌拍了拍叶游的肩膀,说道:“你猜猜看呗,我这么跟你形容吧,不论你成什么样子了,我都不会抛弃你的。”

叶游眉头一挑,惊喜道:“你是我亲哥吗?”

“不是,”顾陌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是你爸爸!”

叶游:“我***……”

就在这时候,

顾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白豆豆打来的。

“喂,老板,小叶子咋样了,我听猴砸说已经找到了!”

“是的,”顾陌说道:“不过情况有些复杂,我等会儿就带他回来,让半仙儿给他炖点鸡汤吧!”

“好嘞。”

顾陌挂了电话,说道:“你先在这等一会儿,我去找医生问问,如果没什么大问题,我就带你回去。”

叶游笑吟吟的问道:“刚刚是谁在打电话问我呀?”

“你妈!”

叶游:“……”

……

“半仙儿!”

客厅里,白豆豆放下手机大喊道:“老板说,让你炖点鸡汤给小叶子补补身体!”

“行,没得问题,我先去扔个垃圾。”

徐半仙从厨房提着一袋垃圾,慢悠悠的出门,来到院子外。

随手将垃圾丢进了垃圾桶里,徐半仙突然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正站着一个人影,也不知道是不是光线问题,总觉得那人有些朦朦胧胧的,似乎看得不太清楚。

不过,徐半仙也没有太在意,

转身就离开,

突然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后面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无常!”

徐半仙突然浑身一震,急忙转过身,

那一瞬间,

他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人,

一身青色的道袍,一头白色长发的老者,飘然如仙,有些清瘦,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里充满了慈怜,

徐半仙瞪大的眼睛,抄的通红,

眼泪汪汪的掉下来,

“师……师父……”

那白发老者微微颔首道:“功课做完了吗?”

徐半仙微微一愣神,

下一瞬间,他周围的环境变了,他正在一个木屋小院里,有一颗巨大的枣树,阳光洒落,微风袭来,一粒粒果子随风而动,

一个少年正靠着枣树睡觉,突然间睁开眼睛,就看到师父站在面前,手里还握着一根树枝,他吓了一跳,咧开嘴尴尬一笑,说道:“师父,那什么,我功课做得差不多了呢,就是……太累了,我休息一会儿咧!”

“呵呵,”师父微微一笑,扬起手中的树枝,说道:“是吗,既然做得差不多了,那为师就来考教考教你!”

“师父手下留情!”

少年吓得像一只猴子一样,三两下就爬到了树上,急忙大喊道:“师父,您听我说咧,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师父依旧握着树枝,走到树下,笑吟吟的说道:“梦到啥了?”

少年想了想,说道:“梦到你死了!”

师父:“……孽徒!”

手中树枝轻轻一挥,一道法力抽打出去,缠绕着少年,直接将少年从树上拉了炸开,怒声道:“你这孽徒,居然还盼着为师早点死是吧!”

“师父,冤枉啊!”

少年乐呵呵的一拍屁股爬起来就跑,大吼道:“师父,我梦见我老了,但是呢,又没有学会啥手艺,就去给人算命,大家都叫我徐半仙,后来,我遇到了一个阴差,我叫他老板……

梦里梦见太多了,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我记得还有一只猴子,还有一条大黑狗,哦哦哦,对了,我还想起来了,还有白娘娘咧!”

师父背着手,说道:“我看你是想挨打了,算了,今天正好要去做一场法事,路过白衣庙,既然你提到了白娘娘,那就去庙里上点香吧!”

师父转身,丢掉了树枝。

少年一乐,急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说道:“师父,那等会儿能不能给我买点桂花糕啊?”

“当然可以,”师父微微笑着,突然抓住少年,咧嘴一笑,道:“不过,终归得要先抽你这皮猴子一顿,看你小子还给我跑!”

说罢,师父居然又抽出来了一根树枝。

少年:“……”

“师父,你不地道咧,连徒弟都骗!”

……

别墅里,

猴砸和大黑正趴在一起看电视,

白豆豆和方婕靠在一起看购物视频。

“咦,半仙儿去倒个垃圾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咧?”白豆豆疑惑道。

方婕抬起头,看了看院子,说道:“我出去看看吧,徐前辈年纪大了,要是不小心摔着了可就不好了!”

方婕缓缓起身,走了出去,

来到院子外面,

她就看到徐半仙低着头正在路上往小区外面走,她急忙喊道:“徐前辈?”

但是,徐半仙并没有回应,依旧自顾自的往前走。

方婕有些疑惑,急忙跑了过去,轻轻拍了拍徐半仙的肩膀,问道:“徐前辈,您去哪呢?”

就在这时,

徐半仙转过了身,

那一瞬间,

方婕愣住了,

“余泰鸿!”

……

上了一天的班,方婕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打开门,

刚一进门,就看到老公余泰鸿坐在沙发上,闷着头一声不坑,脸色十分阴沉,桌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方婕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心里有些疑惑,

虽然老公平日里也抽点烟,但一直都没什么烟瘾,而且,平日里也都是笑呵呵,总给人感觉是如沐春风,非常有书生气,结婚多年,也从未见过老公这种神态。

即便是外面一直都传他是个小白脸软饭男,他也从未生过气,还笑呵呵的说,自己老婆有本事,能找到她,也是自己有本事。

“老公,怎么了呀?”方婕轻声道。

余泰鸿缓缓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看上去像是要吃了人一样,他缓缓从沙发上取出一沓文件,扔在桌上,沉声道:“你不打算给我解释解释这打胎是怎么回事儿?”

方婕看到桌上的那些文件,顿时就惊住了,急忙道:“老公,你听我解释,我……我……”

支支吾吾了好半晌,方婕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余泰鸿沉声道:“你一直都跟我说你怀不了孩子,为了不伤你的心,我从来不提生孩子的事情,想着生不了孩子也无所谓,毕竟,我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

可是,你居然一直都在骗我,你明明能够怀孕,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就算不愿意生孩子,我也不会强迫你,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件事情,我爸妈都快跟我决裂了!”

方婕委屈道:“对不起,老公,我想着先工作,生孩子太影响我的前程了……”

余泰鸿冷声道:“我们都已经快四十岁了,你还要奔什么前程?我还要求什么,在你眼里,永远只有工作,你冷落我,冷落我父母,我都忍了,可为什么这个事情你都要骗我,既然你觉得工作最重要,那就离婚吧,我觉得家庭更重要,我们总归不是一路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