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他,活了

  • 人间禁忌
  • 缺悦
  • 2888字
  • 2022-02-25 14:42:14

一把火,缓缓烧了起来。

那个牌位很快就成了一堆灰。

顾陌点了一支烟,慢悠悠掏出手机,给秦悦打了过去。

“喂,秦少。”

接电话的是林珊珊。

顾陌吐了一口烟,说道:“度假村这个项目,是不是得罪人了?”

“嗯?”林珊珊疑惑道:“秦少,您是知道了什么吗?”

顾陌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那些施工队的人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了,我不知道是谁使的绊子,但我可以确定背后有人在捣鬼!”

“啊,秦少,您是说,那些施工队的人好了?”林珊珊诧异。

“嗯。”

“背后有人在捣鬼?”

“嗯,你让秦悦多注意一下。”

说完,顾陌就挂了电话,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

这个捣鬼,是真的鬼。

只是,这种事情,他也不知道怎么说,而且,且先不论秦悦信不信,就说让他解释起来,也是一个麻烦事。

他本来也不想插手秦氏集团的事情,

顺手处理那些不干净的动手,顺便再提醒一下秦悦,已经是他能做的极限,

毕竟,他又不是侦探,

去查背后捣鬼的人,有些为难他了。

而且,秦悦能够撑起那么大的秦氏集团,肯定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自己提醒了她,应该就已经能够给她挺大帮助了。

“诶,上差诶,”

徐半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说道:“您现在要去哪,我送你啊!”

“你有车?”顾陌问道。

“嘿嘿,”徐半仙笑呵呵的说道:“有。”

“那行,我去临江花园。”顾陌点头。

“好嘞!”

徐半仙乐呵呵的小跑着出去。

很快,

徐半仙就骑着一个小电驴停在顾陌身旁,用力一拍后座说道:“上来,上来!”

顾陌嘴角狠狠一抽,

倒不是他嫌弃电瓶车,主要是这电瓶车太小了,徐半仙一个人坐在上面都感觉摇摇欲坠,

现在再加一个人,

实在是有些可怜,

这小电驴承受了它这个体格不该承受的压力!

果不其然,

小电驴闹意见了,

一路上死命的载着顾陌和徐半仙勉强到了城区时,就直接罢工了,

电瓶直接闪了一串火花,

然后,坏了!

此时,已经是挺晚了,

而且这地方又很偏僻,路边几乎看不到车,偶尔路过一辆私家车也不敢在这大半夜停下载人。

“哎呀,没关系没关系,”徐半仙捣鼓了半晌,实在修不好小电驴,站起来,说道:“上差啊,我家就在前面不远,我家里还有一个电瓶车。”

“走吧!”

顾陌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跟着徐半仙一起推着电频车前行。

终于,在推了十几分钟后,

两人来到了一栋老式的筒子楼里。

徐半仙非常热情的邀请顾陌进了一个小单间房里。

这小单间是真的很小,里面对猫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家伙什,什么桃木剑啊,道袍啊之类的东西,满满当当。

“来来来,上差,您先坐喝杯茶,挺晚了,您肯定也饿了吧,我去炒两碗炒饭!”

徐半仙格外的热情,

顾陌是心理专家,他能够看得出来,徐半仙是因为太孤独了,难得家里来一个客人,所以显得异常的开心。

空巢老人,孤寡老人,

在这个社会,是个挺严峻的问题。

“你没有子女吗?”顾陌问道。

徐半仙敲着鸡蛋,说道:“没咧,年轻时家里穷,差点饿死,就死皮赖脸的缠着师父要修道想混口饭吃,当时师父也是再三嘱咐我,说约了他的道,就注定孤寡一辈子,那时候,哪里想那么多哦,就只想着饿不死,混口饭吃。”

顾陌抽着烟,没说话。

“后来,后来就真的孤寡一辈子咯!”徐半仙有些唏嘘。

顾陌点了点头,

小时候在孤儿院,他听院里的一些老人讲过,

说人这一生,有着三弊五缺,

是注定的,

如果要改命,那就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有点佛家所讲的因果的意思,

听徐半仙的意思,

他似乎就是如此。

很快,

徐半仙就端着两碗炒饭出来,

但他却没有第一时间递给顾陌,

而是摆在一个香案上,

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个什么,然后又取来三炷香点燃,在手指在空中比划了半晌,

又拿着香,在饭上晃悠了几下,

做完这一切,

他才将饭端过来,递给顾陌。

“您是上差,”徐半仙笑呵呵的坐在顾陌对面,说道:“虽说和传说中的阴差有些不一样,但是,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有,请您吃饭,那就必须得以上供的形式来,不然,就是对您的不敬。”

顾陌笑了笑,

虽然很不想吃,但是,又不想扶了徐半仙这么一位快八十的老人的好意,就闷着头,微微扒了一点点在嘴里,

只是,饭一入口,

他突然愣住了,

居然,没有反胃!

这不正常,

他自从附身回来之后,

就根本吃不得人吃的任何东西,最多只能喝点水抽点烟,

食物,是一口都沾不得,

甚至有时候闻着都会恶心,

但凡是吃一点,

胃都会翻江倒海,一阵痉挛,

所以,

他附身回来已经有两天了,却是一点东西没吃,纯粹是靠当时吞了那个小白脸儿的灵魂硬撑着,

但是,他的身体终归是什么都没吃,其实一直都是饿着的,

只是,他不敢吃,

宁愿饿着,也不是承受那种恶心,太难受了!

可,他没想到徐半仙这碗炒饭,他吃着,居然没有那种恶心,反而觉得很爽口,

嗯,真香!

“你这饭……很不错。”顾陌说道。

“嘿嘿,”徐半仙笑呵呵的说道:“那可不,我煮了几十年的饭了,厨艺杠杠的。”

“不是这个问题,”顾陌说道:“你这饭,和外面那些炒饭,有什么区别之处吗?”

“没有吧,”徐半仙说道:“可能因为您是阴差,所以,吃这种香火供奉的饭菜就会觉得味道不错!”

顾陌快速扒起了饭,

很快就将一碗饭吃完了,

吃得真痛快。

顾陌从桌子上取了一张卫生纸,正准备擦嘴,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巨响。

“轰隆”

一声巨大的摔门声。

紧接着,传来一个妇女骂骂咧咧的声音:“没一百万彩礼,你也想娶我女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滚!”

顾陌和徐半仙都下意识望了出去,

徐半仙的门没有关,

通过楼道的灯,可以看到隔壁那户人家门口有一个年轻人,但是,昏暗之下,看不清容貌。

那年轻人性格倒是挺好,被羞辱之后,也没有恼羞成怒,而是望向门内,说道:“王艳,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没有人回答,

倒是那个中年妇女又出来推了推那青年,说道:“还没听清楚吗,没一百万,这婚你就别想结!”

“行吧,”那青年依旧淡定,道:“那,前段时间的十万彩礼钱,你们家该退给我吧?”

“想得美啊你,”那中年妇女吼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我女儿在你身上浪费了三年青春,还没找你算青春损失费呢,你还好意思提钱?”

“我不也一样浪费了三年吗?”那青年说道。

“去你的,有多远走多远……”

……

“唉,”

正在扒饭的徐半仙叹了口气,说道:“多好的一个小伙啊,就是眼光不行。”

“你认识?”顾陌问道。

“见过几次,”徐半仙说道:“那小伙跟隔壁那家的女儿谈了三年,前段时间都在准备结婚了,可那女孩儿突然说有什么婚前恐惧症,推迟了婚期,说是要去医院做心理辅导。”

“那小伙就信以为真,还提前把十万块彩礼钱都拿出来给女孩儿看病,说实话,我们这些邻居都挺可怜那小伙子的,我们都知道,隔壁那家人是另外相了一家人,怕谈不拢才说什么婚前恐惧症吊着这个小伙子。”

“这不,肯定是跟另外那家条件好的谈妥了,又担心他们这种脚踏两只船的行为被人知道,故意要一百万,来逼这小伙呢,好不还那十万块,真是过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顾陌点了一支烟,说道:“既当又立。”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徐半仙点头道。

隔壁终于安静下来了,

那中年妇女把门给关了,

那青年微微叹了口气,缓缓离开。

顾陌皱了皱眉,

有些同情那哥们儿,

那青年缓缓从徐半仙家门前路过,身影有些萧索,

屋里的灯光,洒落在那青年的脸上,

突然,

顾陌愣住了,嘴里的烟掉了下来,

烟头落在桌子上,溅出一些火花,

“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顾陌突然浑身一阵冰凉,

他看清楚了那个青年的面容,

居然是昨天他在医院送走的那个人,

他,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