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大驾

  • 人间禁忌
  • 缺悦
  • 2229字
  • 2022-02-25 14:42:14

“今天的鬼市,下雨了呀!”

鬼市,是一条民国风格的老街,一踏入此地,边有一种历史穿越而来的厚重感,只不过,不像普通的民国老街,更像是当年的大上海风情街。

灯红酒绿,更胜往昔,

毕竟,风格虽然是民国街,

但外界的时代在变化,进来的人也都是当今时代的人,自然而然的将现如今的风格带了进来,只是,固定的建筑,依旧保留了当年风采。

这是结界,

在民国时候,为了躲避战乱,而直接被各大派以及阴司构造成的鬼市。

街道上下着清冷的小雨,

但是,街上的人流依旧很大,毕竟,汇聚了多座城的玄修以及……鬼!

见怪不怪了,

各种奇葩的鬼,这里都能看到。

当顾陌一行人踏入鬼市的第一瞬间,

叶游和方婕两人顿时对视了一眼,

眼神隔空碰撞出火花,那是一种针锋相对的韵味。

两人同时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伞取了出来,

叶游给顾陌打伞,

方婕给白豆豆打伞,

两人还算是默契,

各自划分了一条tian狗路线,

叶游是想清楚了,让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去绞尽脑汁跟方婕一个女人争抢白豆豆的支持,那完全是头铁,他即便再多活个百八十年,也不可能研究透女人的心思,

既然如此,那就一条路走到黑,

稳住老板者,得天下!

而方婕也想得透彻,

她是女人,天天变着法在老板身边晃来晃去,不但比不过叶游,还有可能得罪白娘娘,甚至会成为白娘娘的头号情敌,

到时候,在内部一下子就树立了两个强敌,甚至可能会此得白娘娘与叶游联手对付她,得不偿失,

虽然……

她悄悄看了一眼顾陌,吞了吞口水,

虽然老板是真的香啊,

虽然很馋老板的身子,

虽然,也有可能直接一步登天,

但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她又打量了一下白豆豆,

作为一个过来人,

她可以确定,白豆豆这头漂亮僵尸还是个女孩子……

而且,还是跟了老板两辈子的侍寝丫头,

由此说明,

老板要么是不行,要么可能……

嗯,应该不至于对男人感兴趣,

反正不管怎样,综合来说,

她攻略老板的难度太大了。

“啪”

顾陌点燃一支烟,轻轻的吐了一口,

烟雾弥漫进雨中,依旧缭绕。

叶游轻轻一招手,沉声道:“众阴差何在?”

“属下在!”

大雨中,一众阴差和实习阴差全都拱手低头,

大雨滂沱着,

气势恢宏的鬼市汹涌出来,搅乱的大雨,充满了压迫感。

叶游沉声道:“通知鬼市各派负责人,半小时之后,来十三楼拜见,迟到者,后果自负!”

“遵命!”

霎时间,

三十几个阴差,消失了二十几个,

只留下了五六个人。

“老板,咱们直接去十三楼吧!”

……

十三楼,

并不是一座楼,而是处于鬼市中心的一座娱乐城,很大几座建筑汇聚在了一起。

这里面,

才是真正的鱼龙混杂之地,

人间修行界的三教九流,冥府的钦犯或者一些有背景的二代,亦或许是一些在籍的逃犯,还有随处可见的厉鬼等等。

这里有酒吧,有迪厅,有餐厅,有茶楼……

顾陌一行人出现在这里,

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迈步进入一家群魔乱舞的酒吧里。

叶游给了一个指示,

有两个阴差直接冲上前,将那嘈杂的音响关掉,

在一众魑魅魍魉山野精怪的愣神之中,两人火力全开,直接开启鬼气碾压模式,

“阴差办事,闲人退避!”

阴司的规则力量澎湃出来,

声音很恐怖,真的是鬼哭狼嚎,穿透性极强,但是,在酒吧里那些魑魅魍魉听来,却如同普通动物被老虎够了一嗓子,心神俱裂,恨不得多长两条腿,连滚带爬的跑了。

不过几秒钟,

整个酒吧清静了。

“老板,娘娘,这边来坐。”

叶游请着顾陌和白豆豆坐到一套沙发上,方婕亲自动手,给顾陌点了一支烟,给白豆豆倒了一杯饮料。

酒吧大厅里,非常清静。

叶游和方婕两人分别坐在两边。

几个阴差严肃的站在一旁。

就在这时候,

酒吧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人,穿着一身中山装,留着小胡子,笑吟吟的走出来,拱手道:“叶捕头、方捕头以及诸位上差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海涵。”

叶游和方婕都没有说话。

那位中年人走过来,注意中c位的顾陌和白豆豆,仔细看了看两人,白豆豆像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乐滋滋的喝着饮料,所以,一眼就能确定谁主事人。

“见过这位先生。”

中年人朝着顾陌拱了拱手,说道:“听闻诸位莅临鬼市,十三楼的诸位话事人已经在茶楼等候诸位多时,还请移步茶楼。”

话音刚落,

叶游突然站了起来,“啪”的一耳刮子就甩在了那个中年人脸上,那人脸上直接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中年人明显被这一耳刮子打懵了。

叶游冷声道:“你们十三楼好大的谱子,是要让我们去拜见你们吗,怎么,要不要本捕头给你们话事人递一封拜铁啊!”

中年人捂着脸,急忙道:“是是是,是我们的疏忽,我这就去传话!”

那中年人慌慌张张的转身就离开。

在茶楼一间包厢里,

坐着五六个人,很奇怪的组合,有老有少,有鬼有玄修。

那个被叶游打了一耳刮子的中年男人正捂着脸讲着。

当他将叶游的原话一讲完,

一个七八岁小女孩儿突然一拍桌子,嘴里传出非常苍老粗糙的声音:“小人得志啊,这个叶游当年可是被称为叶跪跪,现在好大的排场,竟然在十三楼撒野,这是一朝得势就膨胀了,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另一个老年人摆了摆手,道:“这个叶游,不是那么简单,他这次带着那么多阴差来势汹汹,明显是来者不善,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去会一会吧,”又有人说道:“我十三楼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就两个捕头也想来捋一捋我们,这如意算盘打得太响了!”

就在这时,

那中年男人说道:“几位前辈,还有一个人值得注意一下,是个年轻人形象,叶游和方婕都称对方为老板,言行举止之间,对那人都非常的敬重!”

一个话事人说道:“前段时间就收到消息,叶游和方婕两人是找到了靠山才能够晋升捕头的,恐怕所谓的靠山就是那个人!”

“哼,”那个小女孩儿冷哼一声,说道:“老身倒想看看,什么样的靠山,能够无视鬼市多年的规矩,怎么,他还想学学巡检吗?真以为自己是真神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