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孽火焚身
  • 人间禁忌
  • 缺悦
  • 2256字
  • 2022-02-25 14:42:14

“啪”

突然,寂静的楼道里响起了一道非常不合时宜的声音,

是一道点打火机的声音,

石宗和吴御史的笑声瞬间戛然而止,

他们转过身,

就看到顾陌正在慢悠悠的点着烟,

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紧接着,他们更诧异了,

叶游、方婕、焦北、樊艺四人居然也都陆陆续续的清醒了过来,

三个男人都点上了烟。

焦北轻轻指了指吴御史和石宗,说道:“老大,大哥大,真特么奇葩啊,石宗被贪欲控制了,这还算正常对吧,可那个老东西,他的欲望居然奴性,这特么是当狗都有瘾子啊!”

叶游点了点头,道:“挺膈应人的!”

“你们居然能够醒过来,”吴御史很是诧异,不过,也在一瞬间就平复了下来,说道:“不过,你们哪来得狗胆敢在我面前这么放肆的?”

吴御史缓缓往前走来,说道:“想来你们应该有什么克制欲望的手段,倒是运气不错,既然你们都醒了,本御史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交出魂血,誓死效忠我家少主子,本御史可以留你们一条命!”

顾陌嘴角一抽,

他是真的很难想象,一个人的奴性能够大到这样的地步。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阴司御史,也算一个小有脸面的人物,那个石宗,才死没几年,放在阴司也就算是个孤魂野鬼,你堂堂御史,何必去给他当狗?”

“黄口小儿,你懂什么,”吴御史呵斥道:“你这种低贱的奴才贱种,如何能够明白我家主子的血脉是有多高贵,能够让你效忠他,是你的荣幸,别不识好歹!”

顾陌还没说话,

热血少年焦北就怒气冲冲的说道:“老东西,我看你是当狗当上瘾了,他妈的,不是只有动物才论血统的吗?而且,那石宗死了,也就是个孤魂野鬼,哪来的血统?”

“另外,你特么要论血统,谁家祖上还没出过几个牛逼人物?那个石宗,他的祖上,曾经是给汉人当狗都嫌丑的那种,你特么哪来得优越感?”

“狂妄,黄口小儿,当诛!”

吴御史大怒,往前一步踏出,双手结印,霎时间,鬼气弥漫,垂落下成千成万道纹路汇聚在一起,出现一道道神秘纹络,浮现出道的印记,直接朝着焦北镇压而来。

面对着吴御史含怒一击,

焦北一个小小的实习阴差,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还能眼睁睁看着那一个大手印镇杀过来。

就在这时,

顾陌轻轻吐了一口烟,

一只手里出现一条血雾凝聚的长鞭,轻轻一甩,击打在大手印上,两者间一碰撞,发出密密麻麻恐怖的光芒。这种波动震撼人的灵魂,叶游等人直接瘫软在地上,内心惶恐,近乎窒息。

“咔嚓”

大手印被一鞭子抽破,

长鞭在空中蔓延,轻轻一弹,

“啪”的一鞭子,

抽打在吴御史的脸上,

直接就在吴御史的脸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鬼气缭绕出来,就像是被铁烙在他脸上烙出了一条长长的伤口。

吴御史摸着脸上的伤口,眼里充满了震惊,他看着顾陌,诧异道:“你是……”

“别问我是谁,”顾陌很无语道:“每次出手,都要问我这么一个问题!”

“啪”

顾陌又狠狠抽出一鞭子。

吴御史急忙抬手,凝聚着鬼气以及法器想要抵挡,可不论是他那涛涛鬼气还是法器都显得不堪一击,

与顾陌的血鞭一触碰到就直接粉碎,

“呲!”

血鞭直接洞穿了吴御史的胸膛,更是穿入了地底,直接将吴御史整个人腾空悬挂,鲜血如花开,四处迸溅,落到地上都化作一缕缕鬼气缭绕,身体开始出现一条条裂口,

在裂开的刹那,一道道黑雾冲出,无尽的死亡气息弥漫,像是打开了冥界的大门。

一个鬼影出现,

是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阴阳头辫子老头子,

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疯狂,心头无比骇然,心神欲裂,不断的倒退。

“快走,少主子!”

吴御史拼命的拉住石宗,想要带着石宗离开,

他已经看出来了,

顾陌没有丝毫顾忌,是铁了心要直接弄死他们,而顾陌的实力,他根本看不透,即便是他已经借了神力,在阴神当中算是最顶尖的那一批,他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所以,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然而,让他更诧异的是,

石宗却拍掉他的手,质问道:“我为什么要跑?我现在跑,我们做的计划不就全都挥之一空了?”

吴御史大急:“少主子,保命要紧,我们根本来不及了……”

“不,”石宗突然转过身,望着吴御史,说道:“来得及,怎么来不及,你现在快去杀了他们呀,这些人越强,不就越合我们心意吗?他们修为越高深,就能把灵婴喂养得越肥,我获得得功勋也就越大,”

“另外,不是还有你吗,你先杀了他们,然后你在自己把自己喂养给灵婴,让灵婴变得更强更肥,我获得得功勋也就更大了,到时候,我要直接入主御史台,我要掌控巡检司,我要入主阴司,我要成为阎罗,我迟早有一天能够掌控三界……”

吴御史懵了,

他惊恐的看着已经似乎陷入了疯癫的石宗,

突然发现,

石宗的额头上,居然有一个明晃晃的“贪”字,

“少主子……”

吴御史大惊失色,

这已经不是催发了一点半点的欲望了,这已经是濒临业火焚身的境地了,已经是没救了。

“还有救,还有救……”

吴御史突然将目光放到了顾陌几人身上,

“你们一定有办法对不对,你们不是有手段可以克制欲望的吗,拿出来啊,拿出来救我少主子啊……”

顾陌轻轻甩了甩血鞭,没有说话。

“噗通”

吴御史直接跪在了地上,疯狂的磕头,

“我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当牛做马,我给你们为奴为婢,只求你们救一救我家少主子,只要你们肯救我少主子,我以后就当牛做马来还你们的大恩大德啊……”

“我求求你们了,我求求你们了啊,可怜可怜我,救救我家少主子吧,求求你们了,可怜可怜我,救救我少主子吧!”

“……”

吴御史疯狂在跪在地上磕头,歇斯底里的祈求着。

只是,他根本不知道,

他额头上的奴字,已经慢慢变成了一缕火焰,开始焚烧,开始蔓延,他的灵魂在被焚烧殆尽,

另外一边,

石宗依旧在疯狂大笑,

他似乎已经站在了三界之巅,

万物生灵都臣服在了他的脚下,

他就算至高无上的主宰。

欲望的业火熊熊焚烧着,

一个奴性到了极致,

一个贪欲到了极致,

在欲望孽火焚烧中,

缓缓失去了痕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