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外来阴差(三)

  • 人间禁忌
  • 缺悦
  • 4154字
  • 2022-02-25 14:42:14

“老……老板……娘娘,救命啊!”

“你们别看热闹啊!”

徐半仙被长发覆盖着,一张嘴就是头发不断地灌进去,不张嘴呢,那头大就像是绳子一样死死的缠住他的脖子,憋得他面红耳赤,呼吸困难。

不过,

顾陌和白豆豆都颇为无语,

特别是顾陌,

他是深知徐半仙的底蕴的,

这糟老头子就是自我认知不到位,

不可否认,以他那半吊子玄修的修为,随便对上一个厉鬼都是被吊打的那种,

可,他是氪金大佬啊,

身上牛逼的法器一抓一大把,

偏偏他每次遇到麻烦都想不起用他的法器,随随便便丢两张符都能够直接搞死一大片,偏偏他就是不用。

顾陌摇了摇头,

他也没办法,正如同有一句话说得好,

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

他也永远无法让徐半仙明白他自己的牛逼。

不过,他没动手,给白豆豆使了一个眼色,

白豆豆心领神会,

探出手,抓住那女人的头发,轻轻一扯就断了。

“妈耶!”

劫后余生的徐半仙挣脱了头发,慌忙打开车门,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

那长发女人看着自己的头发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被白豆豆扯断,很是诧异,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顾陌没有搭理他,缓缓解开安全带,说道:“把她丢下去,别把我的车弄脏了!”

“好嘞!”

白豆豆得令,乐呵呵的抓向那女人。

见自己被无视,那女人十分恼怒,鬼气弥漫出来,誓要给面前这对不知死活的小年轻一个深刻的教训,

然而,下一秒,

她错愕了,

她的鬼气,在白豆豆面前形同虚设,直接就被洞穿,

“你……”

声音戛然而止,

白豆豆的手已经掐住了那女人的脖子,用力一扔,直接将那女人丢到了车外。

这女人正是是方婕手下的实习阴差樊艺,

也是方婕的心腹,

自然不是傻子,而且,作为实习阴差,能够跟阴差处好关系的,都是很有见识的人物,

所以,这短暂的交手之间,

她就已经很明确的认知到,她绝对不是车里那个小姑娘的对手,

所以,一被丢出车外,

她根本没想做停留,撒开脚丫子就准备跑。

只是,

她刚一跑,就发现自己被顾陌拦住了。

顾陌静静地挡在她面前,

也没有动,只是缓缓的掏出一支烟点燃,

樊艺吃不准顾陌的实力,

她无法从顾陌身上感知到丝毫的鬼气,看上去就像个普通人,

可越是如此,她才越是恐惧,

遇到这种人,要么真的就是个普通人,要么就是她完全惹不起的存在,毕竟,即便是她的老大,堂堂正式阴差,她也多多少少能够感知到一些能量波动,

也就是说,

眼前这个风轻云淡的年轻人,

很有可能是比她老大还要恐怖的一个存在。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白豆豆已经从车上下来了,跑到顾陌身旁,说道:“老板,她是实习阴差咧!”

顾陌点了点头,他也看出来了。

实习阴差虽然比不得正式阴差,但毕竟算是阴司体制的编外人员,身上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阴司的气息,

这种气息,他很熟悉,

毕竟,他自己就是实习阴差。

被白豆豆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樊艺反而不是那么慌了,她打量了一下顾陌,说道:“你们……是洛城阴差?”

“在地来的?”顾陌问道。

顾陌没有回答,但等同于变相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樊艺悄然的松了一口气,

同是阴司体制的人,她反而不害怕了,说道:“桐城实习阴差,特来洛城公干。”

“哦,”顾陌抽了一口烟,说道:“你所谓的公干,就是来洛城杀人?”

樊艺皱了皱眉,说道:“你是洛城阴差?”

“不是,我是实习阴差。”顾陌说道。

樊艺心里的大石头彻底落下了,说道:“不好意思,公干任务属于机密,你只是实习阴差,无权过问!”

顾陌缓缓抬起头,平淡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嗯?”樊艺疑惑。

顾陌缓缓道:“你以为我是在询问你?”

樊艺眉头一皱,不悦道:“阁下,你我同为实习阴差,级别一样,你没资格管我,即便是要插手,也得是你的上级才能过问,此次公干,是奉巡检司的命令来的,我的上级一同前来,机密任务,希望你不要自误,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担待不起!”

顾陌微微叹了口气,道:“机会给你了,但你没认清自己,豆豆,打,打到她实话实说为止!”

说罢,顾陌就转过身。

“阁下,你不能这样做,出了事情,你负不起责……”

“嘭”

樊艺话没说完,就被白豆豆一拳头砸在脸上,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砸在墙上。

从墙上掉落下来,

樊艺单膝跪地,脸上变得十分狰狞,恶狠狠的说道:“你只是实习阴差,我一定会告你,你……”

“啪嗒”

白豆豆一跃而起,从天而降,一脚踩在樊艺头上,直接将她从头到肩膀都给直接踩进了地下。

然后像拔萝卜一样从地下拔起来,

那一瞬间,

樊艺的头发仿佛一汪黑水汹涌出来,

不过,

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就被白豆豆直接握在手里,反手就拧成一股绳缠绕在樊艺的脖子上。

“嘭嘭嘭”

白豆豆作为一个僵尸,一个自称很蠢,只剩下蛮力的僵尸,打架也是异常的粗暴,

抡着樊艺就不停的往地板上砸,

鬼气控制着,

不会把地板砸碎,

但是,樊艺却是实实在在的被砸着,肉体受折磨也就罢了,灵魂都感觉快要被砸碎了,异常的痛苦。

“我……我说……我说……”

樊艺断断续续的哭喊着,

是真的被打哭了。

白豆豆将樊艺丢在地上,一蹦一跳的跑到顾陌身边,喊道:“老板,她肯说了咧!”

顾陌转过身,看着趴在地上疼哭的樊艺,缓缓走过去,蹲下,说道:“说吧!”

樊艺吞了吞口水,咬着牙,倔强的抬起头看着顾陌,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

顾陌直接扭头,喊道:“豆豆,继续打!”

“不要,我说!”

樊艺吓了一哆嗦,急忙说道:“我说我说,我是桐城的实习阴差,我的上级是桐城阴差叫方婕,她参与了这次捕头竞选,所以,最近到处抓捕阴司的逃犯,她查到一个逃犯来到了洛城,所以,就追来了洛城,我是跟着她一起来的。”

顾陌吐了一口烟,说道:“按照阴司的规矩,阴差只能待在自己的地界吧,除非特殊情况,但,即便是特殊情况,也需要通知当地阴差,得到允许才能跨界。”

樊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因为洛城的阴差也参与了捕头竞选,所以,大姐不想泄露消息,是偷偷来的。

至于余泰鸿,他是大姐生前的男人,不过,这人是个烂人,当初就是他把大姐逼死的,所以,大姐这次回来,就想顺带着报仇,所以,才让我抓那个鬼去害余泰鸿。”

顾陌将烟头丢在地上,轻轻踩熄,问道:“就这样吗?”

“就这样了!”樊艺说道:“我们就是这样才来的洛城。”

顾陌嘴角微微上扬,平淡道:“我这个人,没有多少耐心,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别来挑战我的耐心!”

白豆豆走了过来,捏着拳头跃跃欲试。

樊艺吓得脸色苍白,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我说实话,说了你可以放我走吗?”

“你跟我讨价还价?”顾陌缓缓说道。

樊艺急忙说道:“我说实话,是洛城最近出了一个灵婴,大姐想要夺取这个灵婴。”

顾陌皱了皱眉,道:“她一个阴差,要这个灵婴有什么用?”

“灵婴对阴差是没什么用,但是,对人间玄修却有很大吸引力,大姐想得到灵婴之后跟人间玄修门派做交易,换取他们支持她竞选捕头!”樊艺解释道。

顾陌笑了笑,

这女人的想法可以啊,

灵婴对玄修的作用很大,得到一个灵婴,就相当于得到了一大堆玄修门派的帮助。

“我已经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吗?”樊艺问道。

顾陌微微摇了摇头,道:“那不行。”

樊艺还想说什么,

却被白豆豆凶狠的瞪了一眼,没敢再说话,老老实实的从地上爬起来站在一边。

顾陌看向另一边躲得远远的徐半仙,招了招手,喊道:“半仙儿,你和豆豆进去处理一下那个鬼,洛城地界,鬼随便杀人,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好嘞好嘞!”徐半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白豆豆努了努嘴,说道:“老板,那个余泰鸿不是个好人,居然把他媳妇儿都逼死了!”

顾陌摸了摸白豆豆的脑袋,微笑道:“很多事情呢,我们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先去把鬼带来。”

“哦!”

白豆豆听话的跟着徐半仙进了余泰鸿的家。

顾陌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樊艺,缓缓取出手机给叶游打了个电话。

大概抽了两支烟的功夫,

白豆豆和徐半仙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鬼,

顾陌也没兴趣跟鬼唠唠嗑,就直接打开地狱之门把鬼送了下去。

“老板,”白豆豆拉着顾陌手的说道:“你还真猜对了,那个余泰鸿的说法不一样诶!”

顾陌其实对那些痴男怨女狗屁倒灶的事情不感兴趣,

不过,白豆豆有兴致,他也就配合的问道:“他怎么说?”

白豆豆说道:“他说他的前妻在国企单位当干部,是属于那种女强人的性格,非常的强势,为了工作,他前妻一直不肯生孩子,余泰鸿呢,也没强求。

可是,后来,他发现他前妻路走偏了,有贪赃枉法的倾向,他劝不了,又不愿意举报妻子,为了能够让前妻悬崖勒马,便想着以生孩子来逼迫对方休息几年。

可是,结果两人的矛盾却越来越大了,他又不得已以离婚来做威胁,他心里是并不想离婚,就想逼他前妻及时抽身,结果,他也没想到吵架途中,他前妻直接就跳楼了,根本没有任何征兆。”

顾陌笑了笑,不置可否,

毕竟,很多事情,每个人角度不一样,

所讲述的同一件事情,都会不一样,

不过,到底是谁对谁错,其实都不重要了,

终归有一点,

余泰鸿现在的妻子和孩子,停无辜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方婕擅自来到洛城也就罢了,还大摇大摆的杀人,就与他是必然冲突,更何况,对方还是叶游的竞争对手。

正在这时候,

叶游开着他的大货车到了,

风风火火的跑下车,目测了一下当前的情况,问道:“老板,打完了?”

“呃,早打完了!”顾陌指了指站在墙角的樊艺,说道:“喏,那就是桐城来的那个实习阴差,你今晚先把她带回去,明天让她老大来我咖啡店领人,我今天不爱动了,要回去休息了。”

“好嘞好嘞!”

叶游走过去,看了看樊艺,说道:“车里待着去,别搞小动作,要不然,你老大也救不了你!”

樊艺有些诧异,

她自然看得出叶游对顾陌态度,

也正是这个态度,让她现在完全搞不懂状况,

洛城的实习阴差,地位都这么高吗?

当然,她心里也有逼数,不敢多问,老老实实的上了叶游的货车。

叶游跟顾陌打了招呼就开着车离开。

面对着正式阴差,所有的实习阴差无一例外都很拘束和老实,虽然不是直属管辖,但是,樊艺坐在叶游旁边,是一点都不敢乱动。

她犹豫了好久,还是忍不住问道:“上差……刚刚那位,是什么人啊?”

叶游瞥了樊艺一眼,沉声道:“不该你打听的就别乱打听!”

樊艺立马闭嘴不敢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叶游突然问道:“你老大是方婕?”

“上差认识我大姐?”樊艺问道。

叶游笑了笑,说道:“你家老大的名声可不小,短短五年,就从一个实习阴差成长为顶级阴差,如今更是捕头竞选的热门人物。”

樊艺缓缓说道:“那,上差应该知道,我大姐上头有人……”

“你威胁我?”

“不敢!”樊艺急忙说道。

“哼。”

叶游冷哼了一声,心里有点暗爽,

若是以往,面对着方婕这样的关系户,他的姿态可是放得低得不得了,

可现如今,

呵,

谁还不是个关系户了?

论关系,谁能有我硬?

我,叶游,未来金牌巡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