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长春谷

  • 人间禁忌
  • 缺悦
  • 4134字
  • 2022-02-25 14:42:14

洛城有一座不是很出名的古镇,叫做十三寨。

名字叫十三寨,并不是有十三个寨子,很有民族特色,前些年,官方一直在大力扶持,到了如今,很有起色,名气打出去了,人流量很大,甚至还有不少拍古装剧的剧主在这里拍戏。

古镇外的一条公路边,停着一辆大卡车。

叶游坐在副驾驶抽着烟,

驾驶室里负责开车的是一个青年,是他最近刚收的小弟,也就是实习阴差,叫焦北。

上一批实习阴差全都被他坑死了,他现在手里很缺人,所以就动了心思招小弟,不过,他没有招那些老油条,因为老油条都心思深沉不好掌控,

所以,这一次他花了很大心思,专门挑了一个年轻人,是真的如同那副身体所表现出来的年纪,也就二十岁的一个小年轻。

本来还在读大学,因为路见不平英雄救美,然后美女是救下来了,自己被凶手给捅死了,懵懵懂懂之间被叶游碰到,看这小子身手也还不错,头也够铁,就花了点手段让他还阳当了实习阴差。

也不求这小子能够帮什么忙,就跑跑腿开开车就行了。

“老大,咱们不进去抓人吗?”

焦北手里拿着一个望远镜,虽然不知道他这个望远镜到底能够望到什么,但他趴在车里,一直都在打望。

叶游轻轻抖了抖烟灰,说道:“不急。”

“可是,老大,对方会不会跑了啊!”

焦北有些着急,也有些躁动,

传说中的阴差啊,

他这段时间感觉世界观都被刷新了,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阴差,自己还得到了阴差的赏识成为了实习阴差,前途无量啊!

第一次跟着老大出任务,

一定得好好表现啊!

只是,老大怎么一点不着急?

“跑不了。”

叶游作为阴差,控制着整个落地的地下世界,是真正的地下世界,自然有着眼线和手段,整个洛城的魑魅魍魉山精野怪哪个敢不听他的话?

所以,他之前碰到那个钦犯之后也没有硬碰硬,就等着对方跑,

反正,一路上都有他的眼线盯着。

焦北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作为一个还没被社会毒打就死了的大学生,突然有一天成为了传说中的人物,他是真的很迫不及待的想展示一波,

虽然对方是一个阴司钦犯,

但,

我,焦北,

死了就能当阴差,

妥妥的气运之子好不好,怎么可能怕一个小小的逃犯!

“老大,你是在等人吗?”焦北问道。

“嗯。”叶游点了点头。

“是我们的同事吗,男的女的?”焦北问道。

“女的。”叶游说道。

“妹子啊,”焦北惊喜道:“漂不漂亮?”

叶游翻了个白眼,

不过,他倒是能够理解,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都是这样,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二十来岁,正是火气最旺盛的时期,

也是最喜欢展示雄性激素的阶段,

不然,也不至于路见不平一声吼,然后把自己玩死了。

“漂亮。”叶游说道。

焦北心里充满了期待,

谁不喜欢一起做事的是个漂亮妹子呢?即便是长得一般都好,总比跟着一个大老爷们儿强多了。

“单身否?”

叶游嘴角一抽,道:“你在想屁吃,小子,我警告你,等会儿自觉一点,别给我惹事,不然我弄死你!”

焦北笑呵呵的说道:“放心,老大,我很自觉的!”

叶游还准备说点什么,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瞥到不远处的路边出现了一道白影,撑着一把伞。

正是白豆豆。

“人来了,下车!”

叶游喊了一声,打开车门走过去。

“白娘娘。”叶游喊道。

白豆豆低着头,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小叶子,搞快点了,天都黑了,我还要回去给老板捏脚呢!”

叶游笑了笑,说道:“那人叫王炳生,三年前因为杀人被枪毙,下了地狱,也不知道花了什么手段,居然从地狱跑回来了。”

“回来之后也不知道哪根筋打错了,好好的一个鬼,居然去骗人间的古董?骗不到的就抢,又已经背了好几条人命。”

白豆豆愣了一下,问道:“骗古董,是不是用冥币骗的?”

叶游疑惑道:“您知道?”

白豆豆将手机放进包包里,气呼呼的说道:“居然是这个狗东西,好气哦,我就被他骗了,走,现在就去找他,我要锤爆他!”

叶游嘴角一抽,

“您……也被骗了?”

“哼,”白豆豆傲娇道:“都怪徐半仙,不然,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被骗!”

叶游:“……”

就是因为是你,才更有可能被骗吧!

“真是气死我了!”

白豆豆拧着小拳头,咬牙切齿,道:“走,小叶子,打人去!”

“好!”叶游点头。

就在这时,

焦北乐呵呵的跑了过来,

看清楚白豆豆的容貌,顿时惊为天人,

“小姐姐你好,我叫焦北,是老大手里的实习阴差,咱们以后算是同事了,多多指教……”

叶游:“麻溜的——gun……”

焦北:“好嘞!”

白豆豆微微抬起伞檐,入目之中,烟雨朦胧里,一座很高大的牌坊屹立着,

龙飞凤舞着几个大字——十三寨。

随后三人一起走进了古镇。

……

古镇的雨夜里,不是很热闹,但也还是有着不少的人,那些商铺里,来旅游卖纪念品的游客还不少。

三人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中,

突然,街道上起了一场大雾,这雾来得特别的突然,非常的大,大到连雨似乎都被掩盖了,没有一点声音,周围那些人的声音也都消失了。

似乎整个古镇都被蒙入了这场大雾之中。

白豆豆三人站在雾中没有动,

这个雾,明显不对劲,

别说白豆豆和叶游,即便是小萌新焦北都能够意识到不对劲。

大雾朦胧的时间并不长,

也就一分钟左右便散去了,

明明还挺热闹的古镇,这时候却变成了空无一人,雨也没有下了,甚至连街道都变得干净了,积水消失了。

突然,

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夹杂着唢呐声响起,

空无一人的街道那里,有三个红色的八抬大轿正在向这里行进。

非常的复古,每一个轿子都是四个人抬着,全都穿着古代的衣服,轿夫腰间扎着红色的绳子,头上顶着红礼冠,轿夫们动作整齐划一;

行进时,九浅一深,

很喜庆的样子。

但在寂静的地区,若是普通人恐怕要吓死,特别是那些轿夫,全都是白脸顶着腮红,就像那些冥店里卖的纸扎人一样。

队伍就在三人面前停了下来。

两个轿夫伸手掀开了轿帘,里面空无一人。

一个吹唢呐的老人躬身弯腰:“我家老爷听闻上差驾临,特令小的前来迎接!”

……

古镇本来是不大的,

但是,当白豆豆三人坐上轿子之后,陡然就发现这古镇似乎变得大了许多,特别是面前这条道路,一眼望不到头。

轿夫抬着轿子跑得飞快,非常的稳,有一种坐高铁的感觉,两边的景色飞快的后退。

不过,白豆豆和叶游都属于艺高人胆大的主,心里没一点感觉,而那个实习阴差焦北,可能就真的是头铁吧,大马金刀的坐在轿子里,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

轿子停了下来,

几人走下轿子,入眼就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大院,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十分的气派。

院子里张灯结彩,前方,有二十多桌露天席面摆放着,每张桌子上都有十盘冷菜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

人头攒动,胭脂粉堆,笑语晏晏。

门口更是站着两排身姿婀娜的婢女,齐齐欠身行礼:

“恭迎上差!”

白豆豆和叶游倒还好,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不过,焦北一个小年轻,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特别是那十几个恭恭敬敬的婢女,每一个都是顶尖颜值,大长腿细柳腰,穿着汉服,却又暴露得隐隐约约。

“老……老大……阴差的生活,这么爽的吗?”焦北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的问道。

叶游笑了一下,说道:“喜欢啊?”

“嗯嗯嗯!”焦北疯狂点头。

“那我等会儿给主人家打个招呼,全送给你怎么样?”叶游打趣道。

“真的啊!”焦北惊喜道。

“你在想屁吃!”叶游一巴掌拍在焦北脑袋上,说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以前没听过老人家讲鬼故事?这些都是纸人,带回去干嘛,你那老二把人家捅破了都没一点快感,还不如你自己手动!”

焦北委屈道:“过过眼瘾也挺好嘛,不比vr真人小~电影更带感!”

叶游:“……”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婢女走了出来,引着三人穿过了席面,当走进一栋四五层的走到一栋四五层的高楼里时,四周杂七杂八的声音终于听不见了。

这栋楼张灯结彩,挂着大灯笼,一副热闹欢庆的景象。

楼房布局和电视机古装剧那些大户人家很像,

偌大的一个大厅,

两边摆放着整整齐齐的桌椅,最上方有一个主人家坐的椅子。

引着几人进来之后,

那黑裙婢女欠身道:“几位贵客请稍待,老爷马上就到。”

说完,那黑裙婢女就走了出去。

“好大的排场,我倒想看看是何方神圣!”

叶游吐槽了一句,就随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白豆豆也坐下,说道:“这种,我倒是见得多了。”

叶游问道:“以前跟老板一起的时候。”

“对呀。”白豆豆说道。

“老板那样的人物,走到哪里都是大场面夹道欢迎欢迎吧,没人敢让老板等吧!”叶游说道。

白豆豆摇了摇头,道:“有的。”

叶游诧异道:“还有人敢让老板等?”

天字号判官啊,

能让老板等的,

那特么不得去十殿阎罗一个级别的人物了?

“是啊,”白豆豆点头道:“让老板等的还不少咧!”

叶游难以置信道:“老板这么好说话的吗?”

白豆豆说道:“老板脾气很好的,也不会生气,就是吃点饭之后把主人家的脑袋拧下来塞进粪坑里就不计较了!”

叶游:“……”

真特么……好脾气!

就在这时候,

大厅内,响起了一点声音,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婆被两个婢女搀扶着走了出来,十分富态,满头白发却不显苍苍,反而给人感觉很有贵气。

“让几位贵客久等了,老身年纪大了,行动不便,多有担待,还请见谅!”

那老婆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搞出这么大排场的,身份自然也不见得,叶游也不愿意在不知根底的情况随便得罪人,虽然心里不爽,却也没说什么。

至于白豆豆,低着头玩手机,

她是什么都不想了,反正要打架的时候叫她就行了。

那老婆子微笑着准备坐下,

然而,就在这时,

焦北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气势汹汹道:“知道自己身体不便,就不知道早点等着,知道我老大是谁吗,洛城阴差,你这老太婆好不识趣,居然敢在我老大面前摆谱,不知道我老大什么身份吗?”

叶游:“??”

我什么身份?

很牛逼吗?

那老婆子也被焦北的操作给整懵了,脸色有些不愉,望向叶游,说道:“叶上差,行事如此霸道的吗?虽然老身没去过冥府,但是,我长春谷好歹也是冥府客卿,看来老身得找个时间去冥府问问了,如今这世道,阴差都如此高傲的吗?”

叶游眉头一皱,心里疙瘩一声,

麻烦了!

人间修行门派在阴司基本都有记录,但是,能够被封为客卿赐下的客卿牌子,至少也是相当于捕头令的级别的,真论地位,还真比阴差级别高。

就在这时,

焦北悄悄凑到叶游旁边,轻声道:“老大,这老太婆在装逼,动不动手,你一声令下,我冲上去由她丫的,倚老卖老,我看这老家伙很不爽!”

叶游:“……”

特么的,这小兄弟头也太铁了吧!

轻轻将焦北拉开,叶游拱了拱手,说道:“原来是苗疆长春谷的高人,失敬,我这小兄弟年纪小不懂事,多有冲撞,还是见谅!”

花花轿子相互抬,相互给个面子事情就揭过去了。

那老婆子缓缓坐下,说道:“叶上差,老身今日贸然请您过来,是想找您讨个方便。”

叶游眉头一皱,

看来那逃犯王炳生和这个长春谷有关系。

“恐怕,这个方便,给不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