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半仙出手,神鬼莫测

  • 人间禁忌
  • 缺悦
  • 4345字
  • 2022-02-25 14:42:14

顾陌的咖啡店,一向很冷清,今晚来得来了两个客人,

是客人,不是鬼。

顾陌倒是觉得有些新鲜,很热情的冲了两杯奶茶,

难得来客人,还是两个年轻女孩子,他还挺愿意秀一秀他的技术,

然而,

当对方付了款提出想加个微信的时候,

顾陌就知道了,

这一单生意,对方是有所图谋的,

“呵呵,馋我的身子,想屁吃呢,我顾陌是那种人吗?”

顾陌很不屑的同意添加了微信。

别问为什么不屑他还同意,

毕竟,对颜值的认可,也是一种认可,

人家俩小姑娘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要个微信,作为一个男人有必要给人家一点鼓励,

绝对与对方那一双大长腿没有关系。

两个小姑娘心满意足的拿着奶茶离开了,

就在这时,

门外又进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去很有气势,非富即贵的那种。

顾陌仔细看了一眼,

是人。

他心里倒是有些诧异,今儿个不容易啊,

居然连续来了三个客人。

“喝点什么?”顾陌问道。

对方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缕笑容,说道:“秦贤侄,今儿个怎么如此生分?”

顾陌微微一愣,

熟人?

准确来说,是秦泽的熟人?

来的人,正是简朋。

可是,顾陌不认识!

看着顾陌疑惑的表情,简朋微笑道:“我是你简叔叔啊,这才多久没见面,就不记得我了?”

顾陌挑了挑眉,

多久没见面他不知道,至少有大半年没见了,反正他重生过来就一直没见过这个人。

“哦,你是……”

“想起来了,就是我。”

“不好意思,想不起来。”

简朋:“……”

“我是简朋,你简叔叔啊,不记得了,我……”

“你小时候抱过我?”

“呃……”简朋愣住了。

顾陌撇了撇嘴,道:“这种套近乎的话就不能有点新意?”

简朋:“……”

顾陌笑了笑,

听到简朋这个名字,他就知道对方是谁了,之前和秦悦闲聊的时候听到过这人,是秦家的一个死对头,

所以,顾陌就一点不客气了。

简朋被顾陌连续噎了两下,脸上有些尴尬,说道:“秦贤侄这是有些生分了啊,我和你父亲当年……”

“喝什么?”顾陌问道。

简朋嘴角一抽,心里都想骂娘了,

这丫的也太没礼貌了,

虽然两家是对头,但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表面功夫还是得做一下吧,这样搞,天都被聊死了。

“一杯龙井吧!”

简朋无奈的点了一杯茶,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很快,

顾陌就端着一杯茶放到桌上。

简朋又开始套近乎说道:“秦贤侄这煮茶的手艺不错啊,专门……”

“诚惠一千八,谢谢惠顾。”

简朋:“……”

“贤侄这茶,有点贵啊!”

“我煮的,不配?”

简朋:“……”

忍住,忍住,别误了大事儿,

以后一并把账算了,

这小子,太特么气人了。

“值,”简朋强忍住心里的怒意,说道:“秦贤侄煮的茶,自然值得起这个价,不过……”

顾陌直接递过去一个收款码。

简朋一脸懵逼的扫码付款了,说道:“贤侄,既然我这钱也付了,咱们可以坐下……”

“您是要走了吗?欢迎下次光临啊!”

简朋:“……”

他算是看出来了,

这小子就是在故意耍他。

“秦贤侄,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情找你商量。”

“没兴趣。”

简朋:“mm“p……”

不过,

良好的修养,让简朋忍住了想要骂娘的冲动,缓缓说道:“秦贤侄,对入主秦氏也没有兴趣吗?”

这话一说出来,

他脸上露出了一缕微笑,

他有绝对把握,这是顾陌的软肋,自己已经抓住了他的痛点,

他不相信顾陌不想回秦氏,毕竟,当初秦氏姐弟争权闹得人尽皆知,顾陌会输,就是因为背后没人支持。

果不其然,

顾陌愣住了,

简朋微微一笑,

他可不信外界传闻的那一套,说寝室姐弟重归于好,秦泽主动退出秦氏。

然而,

下一秒,顾陌开口了:“没兴趣。”

简朋:“……”

他还是忍住了怒意,笑呵呵的说道:“看来,外界传闻,你和秦悦侄女,姐弟情深,感情深厚是果真如此啊,想来你父母泉下有知也很欣慰……”

“你好假,”顾陌直截了当的说道:“你心里巴不得我和秦悦大打出手,还一副老怀欣慰的样子,啧啧啧,太假了!”

简朋:“!!”

听听,这特么是人话吗?

他突然间感觉,这个任务很困难,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任务,

这特么小子太膈应人了。

他原本计划中,不论两家关系怎么样,顾陌总得维系一下面子工程,坐下来聊两句,然后自己随便找个机会从他身上取一根头发就行了,

可现在,特么的,

头发没拿到,人倒是膈应得想死。

顾陌没兴趣搭理简朋,

不是为人处世的问题,是他真没兴趣,他也没必要跟一些肯定会来他这里报道的人维系关系,没意义。

顾陌直接转身走向吧台。

简朋无语了好半晌,

感觉这个任务可能是完成不了了,

就在这时,

他突然瞥到刚刚顾陌站的地方有两根头发,

眼睛一亮,急忙就捡起了头发,然后准备离开,

刚一起身,

突然想起这杯价值一千八的茶,

不能便宜了这小子,茶得带走,

他端起茶杯就准备离开,

“茶杯一万啊!”顾陌突然喊道。

简朋:“我特么……”

看着简朋离开,

顾陌嗤笑了一声,从知道这人就是简朋之后,他就没兴趣跟这人多聊,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不安好心,

无非就是想怂恿自己跟秦悦内斗,

如果是之前的秦泽,难保不会意动,毕竟,商场之中,永远没有绝对的敌人,

只是可惜,

现在的秦泽,是顾陌。

将简朋还没喝掉的茶端回吧台,顾陌突然瞥到地上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头发,吐槽道:“这徐半仙,让他别留长头发非不信,等会儿让他来扫了!”

之所以断定是徐半仙的头发,理由很简单,他和白豆豆都是僵尸,压根不会掉头发,

至于其他人,

今天店里就来了两个妹子,都是染了黄头发的。

……

小巷里,

简朋拿着两根头发来到车里,递给季老先生,说道:“季先生,一定得好好整一整这小子,实在是太过分了!”

简朋是真的快要气吐血了,

说话实在太膈应人了。

季老先生接过头发,点了点头。

他从一个袋子里取出一个用稻草缠绕而成的一个人偶,点了一点朱砂在上面,嘴里念念有词,手指不断地画着符文。

然后将人偶递给简朋。

简朋急忙拿在手里端着。

季老先生将那两根头发贴在了人偶额头上,

双手结印,掐出一个法诀,

那一瞬间,

一道巴掌大的法印浮现来,瞬间融进了人偶之中。

季老先生脸上缓缓浮现出一缕笑容,说道:“这小子死定……”

然而,

就在一瞬间,

他的笑容凝固了。

简朋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了,季老先生?”

季老先生脸色涨红,头上冒出了白烟,缓缓伸出手,指着简朋,

“卧槽尼玛,你特么到底取的谁的头发?”

简朋愣住了,说道:“就是秦泽那小子的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季老先生憋着一口气,手指都在哆嗦了,

“卧槽尼玛,你特么坑我……”

“噗”

季老先生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然后整个人变得特别的萎靡不振,直接瘫倒在椅子上,浑身都在抽搐着,嘴里不断地冒出血水,

这一幕,可把简朋给吓坏了,

“季老先生,你怎么了,季老先生……”

他急忙扶住季老先生,

感觉到季老先生浑身都在哆嗦,嘴里似乎还在嘀嘀咕咕着,

他慌忙凑过去仔细听,

“卧槽……尼玛,曹尼玛……尼玛币……老子被你坑死……”

……

“老板,老板!”

徐半仙突然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咖啡店,大喊道:“老板,老板,出事了,老板,快救我啊……”

顾陌正坐在沙发上喝咖啡,听到徐半仙慌慌张张的声音,偏过头,问道:“怎么了?”

“出事了咧,”徐半仙哭丧着脸,说道:“老板咧,您是不是勾我魂了嘞!”

顾陌:“??”

徐半仙急忙走到顾陌面前,手舞足蹈的喊道:“老板,老板,这是不是你们阴差勾魂用的咧?”

顾陌一脸狐疑的看着徐半仙,疑惑道:“你在说什么?”

徐半仙也疑惑了,说道:“老板,我手上拉着的一条线,你看不到吗?”

顾陌皱了皱眉,

下一瞬间,他眼睛里冒出了浑浊的血雾,

血光缭绕间,

果然看到徐半仙手里拉着一条黑线,

准确来说,不是线,而是一缕黑雾,凝聚成的一根绳索一样的东西,连接的是徐半仙的灵魂。

“老板,这啥咧,是不是传说中的勾魂索嘞,老板,是不是我寿命到了,其他的阴差来勾我了,你打个招呼放我多活几年嘞!”

徐半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吓得脸色苍白。

顾陌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徐半仙倒是没猜错,这玩意儿还真是在勾魂,

但是,看这样子,

明显是对方要勾魂,结果被徐半仙给拉住了,

现在,该担心的不是徐半仙,

毕竟,勾魂的手段,说起来神秘,其实本质就是灵魂与灵魂的对碰,也就是两个灵魂之间比力气大。

玄修对上普通人,那自然是勾勾手指的事情,

可关键是,

徐半仙真特么不是普通人啊,

虽然表面上他是个半吊子玄修,可实际上,他是一个功德如山的牛逼人物啊,

勾他的魂,

不就相当于拉一座山吗,还是一座会活动的山!

徐半仙哭丧道:“老板……”

顾陌起身,拍了拍徐半仙说道:“放心了,勾不了你的魂,顺着这黑线走,去看看。”

徐半仙吞了吞口水,道:“老板,真没事吗?”

“我在这儿你怕什么?”

“那……那走吧!”

徐半仙像是裹毛线团一样,不断地拉扯着,跟着黑线就走了出去。

顺着黑线,

两人很快就来到街尾的一个巷口,

远远的,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还是一件大奔。

“拉,用力拉,使劲拉!”顾陌沉声道。

“啊?”

徐半仙愣了一下,就开始疯狂的拉扯着黑线,刚缠绕了半米左右,就说道:“老板,好像卡住了!”

“用力!”

“好嘞!”

徐半仙使出吃奶的劲头,使劲拉着。

就在这时,

一个虚影从练车里了被拉了出来,是一道灵魂。

那个灵魂看到徐半仙和顾陌,顿时大惊失色,想要反抗,

可是,面对着徐半仙的庞大功德,他那点力量根本无济于事,反而是被徐半仙拖着过来。

这灵魂,正是季老先生的灵魂。

季老先生眼里充满了惶恐,特别是看着徐半仙那咬牙切齿的样子,

他心里都在骂娘了,

这特么简朋就是个傻逼啊!

不过,这季老先生也是个狠人,居然抬起一只手做手刀将另一只手直接砍断,扭头就跑。

瞬间,黑雾如同水蒸气一般弥漫。

那条黑线也直接消散了。

“老板,他跑了!”徐半仙大喊道。

“好一个断尾求生!”

顾陌不急不缓的点了一支烟,缓缓朝着那轿车走了过去,直接用力一拉,将车门拉坏打开。

车门一打开,顾陌就看到了里面慌乱的简朋,笑呵呵的说说道:“哟,这不是简总吗?”

简朋惊慌道:“你……你,秦泽,你……怎么,你……”

顾陌又瞥了一眼副驾驶上已经死了的那个老头子,说道:“简总,玩得挺大啊,都把人弄死了啊!”

“你别胡说!”简朋惊慌道。

顾陌没搭理简朋,大喊道:“半仙儿,报警!”

“别别别,秦泽,你不能报警!”

简朋惊慌失措,这特么人死在了他车里,虽然这季老先生的身份特殊,可只要一报警,到时候就算给他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乖乖待着吧!”顾陌笑了一下。

“你……”

简朋心里很是惊恐,突然一脚油门踩下,开着车就冲了出去,速度还是非常快。

“老板,他跑了!”徐半仙急忙大喊。

顾陌抽了一口烟,说道:“没事儿,跑了就跑了呗,他就算不跑,我们又能拿他怎么样,我可不能对活人出手,报警吧,给他加点麻烦。”

徐半仙一边拨打报警电话,一边愤愤道:“他和那个老东西肯定不是好人,居然想要害我,居然跑了,哼,开这么快的车,方向盘失灵撞死你丫的!”

“轰”

就在这时,

街道上传来一声巨响,

简朋的车,直接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顾陌脸皮狠狠地抽搐着,

“半仙儿,你这嘴,是开过光的吧?”

徐半仙:“要不我再试试,电线杆要断,砸死他丫……”

这时候,

简朋正艰难的从车里爬了出来,浑身是血。

“哐当”

电线杆真断了,直接砸在了他身上。

顾陌:“半仙儿,你牛逼……”

徐半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