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幕后黑手

  • 人间禁忌
  • 缺悦
  • 3077字
  • 2022-02-25 14:42:14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路上的行人匆匆,本就比较冷清的南大街显得更为落寞,泛黄的树叶被大雨打落,顺着雨水飘零,

朦朦胧胧的雨雾弥漫着,

颇有几分诗情画意。

咖啡店里,

顾陌和徐半仙三人正在吃饭,白豆豆在看电视,也不知道看得什么电视剧,沉迷得不行,饭都不吃,

顾陌有些无奈,

一种老父亲心态上来,走过去关掉电脑,苦口婆心的说道:“豆豆啊,不能总是沉迷于电视,对眼睛不好,不吃饭更不行了,人是铁,饭是钢……”

“老板!”白豆豆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疑惑,说道:“我是僵尸哦,我是一头萌萌哒的小可爱僵尸咧,我的眼睛不会近视,我也不需要吃饭咧!”

顾陌:“……”

该死的老父亲心态,崩了。

白豆豆趴在吧台上,又说道:“如果非要我吃饭,严格来说,我应该跑出去咬人的咯!”

顾陌默默的打开电脑,

“来,看电视哈,乖,以后别想其他的,就老老实实的吃饭,听话!”

“好嘞!”

白豆豆头上的帽子有两个兔耳朵,轻轻一捏,竖了起来,手机也恰好在这时候响了一下,

“咦,老板,小叶子找我帮忙嘞!”

顾陌愣了一下,疑惑道:“小叶子是谁?”

“叶游啊!”白豆豆帽子上的耳朵一翘一翘的,说道:“老板,你不知道叶游的小名叫小叶子吗?”

“他跟你说的?”

“是啊,”白豆豆点头道:“他说他从小就是拜白衣娘娘的,所以,喜欢我叫他小名,听起来亲切!”

顾陌:“……”

叶游为了抱大腿这也是拼了,

脸都不要了。

“老板,小叶子说他查到了一个钦犯,不过,他打不赢,请我去帮忙!”

顾陌点了点头,道:“去吧,注意分寸,听叶游的。”

“我知道嘞!”

白豆豆似乎很激动,两个耳朵竖起来,乐呵呵的就走了。

看着白豆豆走远,

徐半仙凑过来,轻声道:“老板咧,您真放心让白娘娘去啊,她可没个轻重啊!”

顾陌摇了摇头,道:“没关系,有叶游在,他有分寸的。”

一边说着,

顾陌取了一支烟点燃,坐到沙发上,问道:“对了,半仙儿,前两天让你给秦悦送的符,你送去了没?”

“送了送了,是一个吊坠玉佩,符篆藏在里面,不用担心会被水打湿。”徐半仙说道。

顾陌点了点头,

上次处理完林枫的事情之后,

顾陌又重新让徐半仙准备了几张符送给秦悦,都是附身符。

不管怎么说,

用了这副身体,终归有些事情没办法抹除掉。

……

秦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林珊珊开门走了进来,说道:“秦总,城发集团的代表团到了,正在会议室等您。”

秦悦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说道:“走吧,去见一见。”

林珊珊走在后面,

看着秦悦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

自家这老板真是一个典型女强人,公司里都已经传开了,老板前段时间和几个发小出行,结果遇到意外,两个发小死亡,几个重伤,

所有人都以为老板会休息一段时间,可没想到自家老板是刚从医院出来就继续开始上班了。

当秦悦来到会议室里之后,

寒暄了几句之后,两方代表团就直接开始了谈判。

其实,

城发集团和秦氏一直以来,都是对头公司,因为两个集团同处洛城,市场定位发展也都大同小异,导致两家集团一直都是针锋相对。

城发集团的老总简朋,是一个中年男人,在很多年前就是跟秦悦的父亲是死对头,后来,秦悦接手秦氏之后,又跟秦悦斗了很多年,矛盾可谓是传承了两代人。

在一年前,

简朋和秦悦就为了争夺度假村那块地,几乎是都快亲自撸袖子动手打架了,两方公司针尖对麦芒,最后秦氏棋高一着,赢了那块地。

如今,度假村已经快要修好,

城发集团还是不死心,想来分一杯羹,

商场上嘛,没有永远的敌人,

秦悦也不介意有人来帮忙分担风险,即便是对头公司,

但是,两方依旧为投资金额的事情争执不下。

今天这一场谈判,

即便是两方老总都亲自下场了,

最后的结果,依旧是不欢而散,双方都不得已提出下一次再找时间商量。

虽然心底都在骂娘,

但表面上还是笑脸相送。

出了会议室,

简朋和秦悦握手,夸赞道:“秦悦侄女,如今是越来越高明,不比你父亲当年的风采差多少,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潜力无限!”

“简叔叔过奖了,您也是宝刀不老,风采依旧。”秦悦笑着说道。

简朋笑呵呵的说道:“合作嘛,也不急一天两天,我们再找个时间商量,争取能够商议出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方案,我回去之后想想新方案,秦侄女你也好好考虑考虑。”

“行,那简叔叔,我送您!”

“不用不用,就几步路而已。”

“应该的。”

秦悦还是一路送着简朋出门。

“诶,秦侄女,我记得之前秦泽贤侄也在公司里,今天怎么没见到他?”简朋突然问道。

秦悦笑了笑,说道:“我弟弟前段时间负责度假村的事情,累到了,最近在休息,过段时间就会回公司来上班了。”

“哦,原来如此。”

两人一路闲谈着,出了公司。

秦悦送着简朋上了车,都是笑吟吟的,

当一转身,

两人脸上的笑容都瞬间消失。

林珊珊跟在秦悦身边,说道:“秦总,我担心这简朋是想从秦少那边下手,毕竟,你和秦少当初……”

下面的话,林珊珊没有多说,

其实,也就是当初秦氏姐弟俩为了争夺公司的控制权闹得满城风雨,这算是公开的秘密,

幸运的是秦泽后来主动退出,

秦氏才算稳定,可如果现在在这个紧要关头里,秦泽再一次出手,那秦氏的麻烦可就大了,很有可能就让城发集团钻了空子。

秦悦笑了笑,说道:“那他真的是想多了,如果他真能劝动我弟弟回来,我到要感谢他了。”

两人就这样一边走一边聊着,

却都没有注意到,

秦悦的背上,出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虫子,缓缓的爬着,

突然,

秦悦脖子上戴着的一个小玉佩突然发出一阵普通人无法看到的光泽,微微荡漾开,一缕一缕的符文笼罩着秦悦全身,

符文缠绕住那个小虫子,

下一瞬间,

那小虫子直接化成了一团黑雾。

……

大雨滂沱着,

简朋坐在车里,旁边坐着的是有些不修边幅的老人,抽着一支烟,烟灰到处撒着,

简朋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突然,那不修边幅的老人愣住了,眉头一皱,

“居然死了!”

简朋疑惑道:“季老先生,什么死了?”

季老先生脸色阴沉道:“我在秦悦身上下的蛊虫又死了。”

“又死了?”简朋眉头一挑,道:“怎么会这样?”

季老先生皱着眉头,说道:“看来,这秦悦身边有高人,上次给她下的情”蛊也是直接被弄死,这次的蛊又是一样。”

“那怎么办?”简朋问道。

“恐怕得按照你的计划,从秦泽身上下手了。”季老先生说道。

“秦泽……”

简朋犹豫道:“您上次不是给他下蛊失败了吗?”

季老先生摇了摇头,道:“上次给他那个蛊虫,是一种很特殊高级的蛊虫,虽然是我下的,但我根本无法控制,所以,到底有没有下到秦泽身上我都不知道。”

“那,现在,您是打算直接出手?”

季老先生点了点头,道:“若是秦泽现在又回秦氏去跟秦悦争权,你说秦氏上下会不会出现动荡,到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当然,若是这时候秦氏动荡,那我们吞并秦氏的计划都可以提前实施了。”简朋说道。

季老先生点了点头。

简朋又说道:“到时候,一定要给那小子一个狠狠的教训,要不是他三番五次捣乱,我们早就已经开始吞并秦氏了。”

“嗯?”季老先生有些诧异,道:“什么意思?”

简朋叹了口气,说道:“季老先生,您有所不知,去年,您给秦悦下了情“蛊,已经起了很大效果,特别是在度假村那块地竞标的时候,我们城发集团本来是稳赢的,毕竟,那时候的秦悦对那个小白脸儿是言听计从。”

“可是,最后关头,秦泽那小子突然召开董事会,直接强行把秦氏的底价抬高,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才竞标失败的,今年,您在度假村那边做了点手段,让度假村迟迟无法动工,也是那小子去了,居然找到了您埋在那里的那个牌位。”

“原来如此,”季老先生点了点头,道:“这小子真是个祸害啊,是得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了!”

夜色降临,路灯昏黄下,细雨绵绵。

简朋开着车载着季老先生坐着车来到了南大街一处巷口里停下。

“想办法取一根头发。”季老先生说道:“注意,别让他发现了,秦家背后应该是有高人相助,他们如果发现异常就不好处理了。”

简朋点了点头,下了车,撑着一把伞走向了街角的咖啡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