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墓地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068字
  • 2022-06-26 20:00:18

我循着自己的记忆,走到之前幻觉中那个女人消失的那面墙壁。

“有发现!”我在那个女人消失的一侧墙壁上,发现一个几不可见的按钮,连忙召唤王峰过来。

王峰凑近那个按钮仔细看了看,发现那是一个木制的按钮,因为按钮表面涂了一层石灰,光线昏暗的情况下,确实不容易发现,寻常的敲击也是不易发现的。我们两个互相对视一眼,很默契地点了点头,王峰便伸手按下了那个按钮。

“吱吱呀呀”的声音在我们按下按钮的同时响了起来,房间的那五口棺材随着声音缓缓转动起来,我们紧贴着墙壁看着这五口棺材似乎按照某种设定的轨迹开始移动。

“咔嗒”最终,棺材停止了移动,房间内重新回归寂静。

我和王峰走上前去查看,发现五口棺材呈现五角星的形状排列,再一次,我们推开棺材盖一一看过去,终于在其中一口棺材内发现了一个通道入口,那个通道路口,之前被棺材挡住,现在棺材的摆放位置调整了,那个通道路口正好与棺材底盖重合,所以露了出来。

那个通道是通往地下的,洞口比较小,只能容一人通过,通道口往里看去,下面阴沉黑暗,不知道延伸多远,也不知道通往的到底是什么地方。王峰将探寻的目光看向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决定。

王峰的意思我明白,他在咨询我,是要跟他下去看看还是留在房间里等待救援。既然对方一直处心积虑地要引我过来,我自然是要跟过去看看的,况且,一个人留在房间里的安全系数也不一定比跟王峰下去高,至少,下面有王峰陪着我,所以我几乎是没有多加思考就对着王峰点了点头。

王峰似乎也早就料到了我的回答,他一个纵身跳进了棺材,然后站在通道的入口处,将我小心地扶进了棺材里。

通道很黑,几乎没有什么光线,王峰试探地牵起了我的手,看我没有反对,他便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摸索着周边的一切,开始沿着通道下的木制楼梯缓缓往下走。

两个人还没有走几步,我们的身后便突然传来一阵咯哒声,随后,原先从棺材外传来的一点亮光也全部消失,很显然,棺材里的通道口被关闭了。

我们两个人陷在深深的黑暗之中,王峰不敢轻易行动,他站定在那里,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要沿着来时的路回去,可是还没有等他决定,我们的面前,突然闪现了点点绿色的幽光,幽光在我们两侧,上上下下漂浮,一点点延伸往前,就像夜半在坟茔闪现的磷光。

磷光的光芒很微弱,但是借着这点微弱的光,我们能依稀看到我们脚下的木制阶梯正在一片影影绰绰中往里透去。就像一幅阴晦不明的画卷,期待我们慢慢去研究。

既然有了亮光,那我们还有什么可以退却的,王峰抓着我的手微微紧了紧,随后小心翼翼往前走去。

沿着两侧忽明忽暗的亮光,我们两个一直往前走着,周围很安静,我们看不到前路有多长,也不知道我们身后的路已经走过多少,两个人只是一直往前走着,我们都有一个念头,在这长长的甬道后面,有我们希望寻找的答案。

两侧的亮光在前方戛然而止,我努力凝神看去,亮光消失的地方,似乎是一扇木门。王峰牵着我在木门面前站定,侧头过来看向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决定,我当然是没有犹豫了,已经到了这里,就算门后面有危险,我也定然是要去的。王峰见我眼神坚定,他的嘴角微微抿了抿,然后回转身对着那扇门,深深吸了口气,伸出双手去推那扇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

木门没有上锁,倒是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想想也是,既然对方是有意引我们到这里来,必然也不会关上门让我们浪费时间去想办法开门。怀揣着所有的谜团可以在这个木门后解开的激动心情,我几乎和王峰并排着挤进了门里去。

推开门,面前所出现的一切让我们异常的惊讶,我们竟然身处在一处坟茔之中。那扇木门,躲在坟茔的背面,木门后面,布满了泥土和杂草,当门合上的时候,从外面完全看不出这里还隐藏着一扇门。可是---

我看着面前那几乎没有痕迹的隐形门,打算去重新打开,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那扇门似乎都已经打不开了。

王峰走过来一起帮忙,他甚至去周围找了根树枝去撬门,结果那扇门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也就是说,这门只能从里往外开,从外面是打不开的。

我们两个站在那里,放弃了开门,目光朝着外头看去。天色已经很暗了,更不巧的是,今晚天上浓云密布,见不到任何的星光,看着周围那密密麻麻的树木,我愣住了。

王峰嘱咐我站在原地,自己则去周边察看情况,我站在坟圈里,目光在周围的环境中来回逡巡。

这是一片不大的墓地,坟墓好像也就六七座,周边都是密林,这六七座坟茔看起来格外的孤独,每座坟茔,似乎都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人来祭拜了,不但杂草丛生,墓碑上的字都已经有些许看不清楚了。我看着王峰在四处寻找着什么,也不在原地呆着,走到我身处的这座坟茔的墓碑处细细看了起来。墓碑上的字不是很清晰,但是依稀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张姓人的墓碑,立碑时间好像是---十年前。因为之前给我手机发送消息的张晓霞,而张晓霞又让我去张家老宅的缘故,我对张姓人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下意识地,我走到了另外的坟茔前去看墓碑。这一看,让我的心,又开始莫名狂跳起来。

这里的几座坟茔,幕主竟然全都姓张,而且,墓碑所立的时间,都是十年前,甚至连日期都是一模一样的。

看着面前的这些坟茔,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之前在那个小区的电视里所看到的画面,那六七座坟茔,还有坟茔中伸出来的求救的双手。难道,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