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你终于来了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209字
  • 2022-06-22 20:00:14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小花和小美两个人的脸,她们的无故失踪,不会是----

不,不会的,她们两个与这些个案子根本没有关系,况且,张晓霞只是让我来张家老宅,没有想过小花和小美会跟过来,所以不会是她们的,肯定不是她们!我甩甩头,努力使自己摆脱这个可怕的念头。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我在厅中四处乱逛起来,看看两边的摆设,又看看正中间的那个祭坛,猛然间,我似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对了,这里的家具物品,为什么如此干净?

之前的两进房间,虽然还算整洁有序,但是家具上都是落满了不少的灰尘,而这一间房子,一应摆设竟然如此干净。我走上前,伸出手摸了摸祭坛,看着依旧干净如初的手指,我更加确定,这第三间房子定然是张晓霞特意引我过来的,甚至,她很有可能就在这里,并且是长期住在这里,所以这里的一切才会如此干净。

可是,又不对啊,如果住在这里,出入的大门应当是干净的,但是我们进来的时候大门上明明爬满了藤蔓,不像有人经常出入啊。难道,这里有另外的出口?

想到这里,我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开始在厅中仔细地寻找起来,摸摸这个,拍拍那个,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响动。

难道,我错了,出口不在这个房间?我站在房间的正中央,看着周围的一切。

外头的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本来就因为大树遮挡光线不佳的房间此刻已经变得没有了光亮,周遭的物件都渐渐沉入黑暗里,周围的一切都已经看不清楚了。

难道,就真的这样坐以待毙,等着张晓霞他们来找我?也许那个时候,小花和小美他们----

不,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我还要找,我一定要找出她们来,因为视线已经看不到东西,我像只无头苍蝇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许是入夜的关系,我感觉房间里有阵阵冷风吹过来,冻得我直打哆嗦。

冷风?

黑暗中的我,突然想起山脚下的那间房子来,对了,那间房子也有冷风在房间里吹过,难道,这里有地道?不,这风的方向不是从下面来的,难道是?

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东西,却反而让我的触觉异常的灵敏,我感受着微微的冷风吹在我身上,然后循着风吹来的地方摸索着走了过去。

这个方向似乎是祭坛,但是祭坛后是应当是数十个灵位啊,这里为什么会有风吹过来,我伸出双手,迎着风摸索过去,不对,这个灵位似乎被固定住了。下意识地,我抓住那个灵位左右摇晃了一下,果然我听见了咯哒一声。

真的有出口!

随着咯哒声,我的面前,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小门洞,我没有迟疑,沿着小门洞往里走去。

隐蔽的门在我进去之后便咯哒一声重新关上了,门洞的后面,似乎是一个小房间,我闭了闭眼,再次缓缓睁开双眼,想要看清楚房间内的东西。

睁眼的那一刻,我的心猛然抽紧。

这个房间,比之前的正厅更为亮堂,我并没有发现光源的来处,首先撞向我眼帘的,是厅中的五口棺材。

是的,棺材,这个房间内,放了五口棺材。

我的脚步无法动弹,看着面前的一切,我唯一的念头是想逃离,但是我知道,我没有办法逃,我只能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棺材,在心中祈祷着千万不要出现我曾经设想的结局。

“呜呜呜呜,呜呜呜。”耳边,突然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哭声,我抑制住自己狂跳的心,去寻找那哭声的来处。

房间内,陡然间光亮乍现,房间的一角,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披麻戴孝的女子,那女子低着头,轻轻哭着,从那头经过我的身边,又走向另一头,直接穿过了墙壁消失了----

是---幻觉?我惊讶地看着她消失在房中,心中默念。

“呜呜呜呜”那女子刚消失,哭声突然重新响了起来,我扭头看去,之前那个消失的女子又从原先出现的地方出现,再次经过我的身边,再次消失。

就这样,这名女子在我面前来来回回了三四遍,始终不见有停止的迹象,我看着这一切,一直压抑的惊慌和担忧统统爆发出来,在她第六次出现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一把拽住了她。

对,我竟然拽住了她,也就是说,她不是幻觉?

“你就是灵飞?”那女子微微抬起头,朝着我咧开嘴笑了。

麻布下面的那张脸,赫然便是之前我在小区电梯口碰见的那个女饲养员。

“你就是张晓霞?”终于见到了一直在引导我的人,我的恐惧突然间消失了。

“你来早了。”张晓霞依旧是笑嘻嘻的,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的波动。

“你引我来这里干什么!还有,她们人呢,快把她们交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伸出手死死拽住张晓霞,生怕一个不留神她就又消失了。

“你来早了!”张晓霞完全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只是重复着那句话,重复着那张笑脸。

“你要找的人是我,快把我的朋友交出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看着张晓霞一副木偶人的模样,我的情绪开始失控。

“你来早了!”依旧是同样的话,张晓霞脸上的笑容也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样没有回应的感觉让我十分不舒服,我紧紧抓着张晓霞的胳膊,正想提高了声音再次质问的时候,张晓霞的那张脸突然发生了变化,立体的五官陡然间塌陷到了一个平面上,原来有血有肉的一张脸转瞬间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纸,我眼睁睁地看着原先还有着温度对着我笑的张晓霞在我面前变成一个纸人,陡然间被一道不知名的火焚烧殆尽。

房间里重新归于平静,依旧是那黑暗中若隐若现的五口棺材,我站在原地,方才那莫名涌上来的些微勇气已经散尽,我不明白张晓霞既然约我来这里,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来吓我,如果仅仅是让我面对这些,为什么还要让我来张家老宅,难道她不是有想告诉我的东西吗?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孤立无助和对同伴的担忧击溃了我的防线,我闭上了双眼慢慢蹲了下去,在一片阴冷和黑暗中,我只想让自己缩成一团,缩到一个洞里去,让自己消失不见。

“灵飞----”在一片黑暗和冰冷中,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温暖的让我冰冷的心化了冻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